书楼小说 - 修真小说 - 怀瑾仙途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回家

第二十章 回家

        就这样,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在飞舟的房间里研究四本书,这些书揭开了修真界的面纱,修仙不再只是传说,薛怀瑾碰到有意思的地方和哥哥讨论几句,也不觉得无聊。

        突然有一天,耳边传来仙人的声音“出来吧,你家到了”

        薛怀瑾和薛怀远同时抬头看向对方,然后立马收拾东西出门,打开门的瞬间,迎着阳光站在门口,一时眼睛有点睁不开“我们这是多少天没出门了?眼睛都受不了阳光了”

        “二十九天”周浩看飞舟上仅剩的八个人,因为长时间没见阳光,都捂着眼睛,感慨凡人的身体就是脆弱,然后施法缓解他们的症状。

        听到回答的是仙人的声音,薛怀瑾他们吓了一跳,接着就感觉眼睛暖暖的,一眨眼的功夫,眼睛就恢复了,看到前面站着的仙人,八人赶紧上前弯腰行礼。

        仙人一挥手,他们不由自主的站直身体,然后一眨眼,他们就出现在薛府的大门外。

        “这是安家费金银各百两,你们收下,你们这次回来的目的有四:

        1.道别亲属

        2.留下安家费金银各百两

        3.两个时辰后在西边的训练场,我给你们至亲服用强身健体的丹药,让其有生之年尽量避免疾病的困扰

        4.要带父母伴侣子女或者有替代关系的亲属一起走的,你们自家商量好,两个时辰后,把人带到西边的训练场。”

        仙人说完就不见了,八人各自收了漂浮在自己身前的钱袋,赶紧转身朝薛府走去,两个时辰也就四个小时,时间很紧迫啊!

        薛府门前站着几个小厮,看到自家的几位小主子,赶紧上前迎接“见过六爷、九爷、十姐儿、十二爷、大公子、二姑娘、四公子、六姑娘”

        “不必多礼,时间紧迫,我们两个时辰后就要走,回话说重点就行”薛齐轩说完,示意边走边说。

        “是,家主让我们在这等候诸位主子,大门里还有二十位小厮,总共二十八位小厮待命,随时听候主子们差遣。”八位小厮一人跟着一位小主子。

        众人走进薛府,果然见大门内还站着二十位小厮,薛齐轩旁边的小厮小跑过去,和他们交代了几句,其中十六个小厮分别站到薛怀瑾等八人身后,现在每个人身后都有三个小厮听候差遣,原地还有四位也在等吩咐。

        薛齐轩等人商量了下,时间有限,决定让所有人在前院议事厅集合。

        让剩下的四个人分别去通知曾祖父和三位祖父,每个人分到的三个小厮,由个人安排。

        薛怀瑾看着自己身前的三个小厮,让其中一个去通知自己父母,一个通知三哥,一个人去自己的院子,通知落雪和听雪收拾自己的行礼。

        并给最后一个小厮一个信封:“这是需要收拾的物品清单,你把这个给我院子的落雪或听雪就行,她们看完信就知道怎么做,另外告诉她们,收拾好后把行礼带到前院议事厅门外等着。”

        薛怀远见妹妹安排小厮通知父母和三弟,自己就不再安排了,让其中一个小厮拿着物品清单去自己院子收拾行李,一个去通知祖母,一个去通知五叔。

        很快,所有的小厮都去办事了,薛怀瑾等八人直接去前院议事厅。

        薛府各处陆续接到通知,立马动身去前院议事厅。

        薛怀瑾等人到议事厅后不久,老太爷薛林阳就到了。

        “见过叔父”

        “见过祖父!”

        “见过叔祖父!”

        ……

        “不必多礼,快起身!”薛林阳让众人跟上,前往议事厅旁边的偏厅。

        “我们都吃过了,听说你们这些天都没吃过饭,你们先去偏厅吃点垫垫,等所有人到齐还得一段时间,免得见一个人就得说一遍。”薛林阳提前阻断聊天,见饭菜已经摆上了,让他们先吃。

        “这些天吃丹药虽然不饿,但还是想念饭菜,叔父,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先吃点,估计接下来的两百年我们都吃不上了!”薛齐轩说完,得意一笑,就坐下招呼大家吃饭。

        薛林阳虽然说不急,但心里却很急,孩子们这么久没有好好吃一顿饭,自己就忍耐忍耐,待会和大家一起听,现在一听八个人都选上了,知道了最重要的信息,也不管他们吃不吃了,自己先去议事厅招呼陆续会到家人。

        这会还没人来,薛林阳坐在主位那自己一个人乐的不行,“好!好!好!八个人都选上了,一个都没落!”

        薛怀瑾等人快速吃个九分饱,然后来到议事厅,发现大家都已经到齐了,包括他们的外祖父母也到了,简单打了个招呼,由薛齐轩开始讲他们这些天的经历,其他人时不时补充几句。

        “……,仙人说两个时辰后,会在西边的训练场等我们。”薛齐轩说完等着大家询问,发现都没人说话。

        其实大家都有很多话想问,但知道孩子们时间紧迫,不好打扰。

        最后是太老太爷薛德安发话:“时间紧张,你们各自小家庭在附近找个地方,商量谁跟着去,谁不去,尽快决断,如果最后还有时间,你们一起去祠堂给祖宗上柱香再走。你们的事要紧,不是说十年通信一次吗?回头在信里尽情说。”

        “是”众人听令。

        薛弘轩和周慧云带着三个子女来到议事厅旁边的走廊。

        “我和你母亲的决定不变,我们留下,在父母祖父身边尽孝,也看着怀钧长大,还有家族责任,我可是下一任族长,家族怎么能少了我呢?”薛弘轩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只希望你们不要怪我们自私”。

        “怎么会怪父亲和母亲,是我们为人子女,却不能侍奉在身前,这一走,再无再见之期,以后也不能为父母分忧,还要劳烦父母挂念,是儿不孝!”薛怀远说完,和薛怀瑾一起跪在父母身前。

        周慧云再也绷不住情绪,扑上去抱着大儿子和小女儿,只要想到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只觉得心如刀割“我再抱抱你们,以后就没机会了”

        薛怀钧也跪在母亲身边,“大哥,小妹!”

        薛弘轩站在一旁,通红了眼眶,却不忍眨眼,现在多看一眼是一眼,以后都见不到了。

        这边薛怀瑾一家在辞别,另一边周浩却皱着眉头看着这个方向,最后下定决心般叹了口气,拿出传讯玉牌,和袁堂主请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