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 - 都市小说 - 闪婚后,傅少的老婆跑了在线阅读 - 第018章:傅易洋病逝

第018章:傅易洋病逝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都睡到了自然醒。

        “阿瑶,你究竟在怕什么?”傅逸轩支着手看她。

        昨晚,即使两个人都精疲力尽睡去,而苏子瑶晚上还是不停说着梦话,有些含糊不清,有些则是莫名其妙。

        “怕失去你。”她坦言。

        “我又不会跑。”傅逸轩失笑:“我看你是真的被梁晴给吓着了,真不知道她究竟是跟你说了什么,还是对你做了什么。既然如此,以后就不让你们见面了。果然,这初恋情人的威力,比核一一弹都要厉害。”

        “若是我跟你初恋情人一起掉河里,你会先救谁啊?”

        傅逸轩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幸亏你跟梁晴一起掉河里,要是你问的是你和我妈两个人一起掉河里,我还真的是很难回答你。”

        “就想糊弄过关,说答案。”

        “当然是救你啊!”傅逸轩说:“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游泳,但是我知道梁晴会游泳,所以她根本就不用我去救。”

        “我也会游泳,更不用你救。”

        傅逸轩看着她气呼呼下床的身影,不知道自己这个回答哪里错了。

        果然,女人心海底针,这话一点都没有错。

        更何况,他也没有说错,梁晴本来就是会游泳,而且还是游泳健将。

        关在卫生间的苏子瑶心里也很气,她气得倒不是傅逸轩的回答,而是气自己。

        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傅逸轩已经不在房间,应该是下楼了。

        “阿瑶,今天是中秋,你回家陪陪你母亲吧。”高婉芝说:“要是她肯搬过来住就好了。”

        “妈,不用了。”苏子瑶说:“你应该也知道我妈的情况,她不会过来的。”

        “明白,明白。”高婉芝不再说这个问题。

        “妈,晚上我们回家吃饭,陪陪你和爸。”苏子瑶说。

        近来,傅易洋已经下不了床,就连吃喝拉撒都是床上解决。

        高婉芝一个人忙不过来,所以傅逸轩就又找了一个看护,专门伺候傅易洋一个人。

        “好!你是一个孝顺的孩子。”

        高婉芝吃完,自然是上去陪傅易洋,毕竟陪伴的日子已经一天天减少。

        等她上去后,傅逸轩将位置移到苏子瑶身侧,“还在生气呢?”

        “我又不是火药桶。”苏子瑶白他一眼,继而两个人相视一笑,她又说:“傅逸轩,要不,你留在家里陪爸妈吧,我一个人回去可以的。”

        “昨晚我已经犯错了,今天要是再让你一个人回去,说不定这火药桶真的得炸了。”他宠溺的摸着她的头:“慢慢吃,等一下我送你回去。你刚刚不是说了嘛,就吃个午饭。”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没有安全感,但是只要自己给她信心,她总有一天会相信的。

        在超市买了一些苏婷芳喜欢吃的水果,苏子瑶和傅逸轩就前往苏婷芳的家。

        只是,苏子瑶用钥匙开门时,却发现苏婷芳和朱姐两个人都不在。

        走到卫生间,看见里面是洗护用品也都不见了。

        她有些忧心忡忡的,于是打电话给苏婷芳。

        “阿瑶。”苏婷芳很快接了电话,“你找我有事啊?”

        “妈,我不是说过,今天会来你家的嘛!”苏子瑶问:“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你这孩子……”苏婷芳笑:“就是小区搞活动,所以我和朱姐两个人跟着出来旅游了,忘记给你打电话通知,你回去吧。”

        似乎不信般,挂了苏婷芳的电话后,苏子瑶又给朱姐打了电话:“喂,朱姐。”

        “苏小姐,有事吗?”

        这语气,跟苏婷芳一模一样。怪不得人家说,住的时间久了,就会潜移默化。

        “朱姐,你和我妈去哪里了?”苏子瑶再度问。

        “我和太太去旅游了。”朱姐说:“就是周边走走,我不会让太太很累的。”

        “好,那麻烦你照顾好我妈。”苏子瑶挂了电话。

        那头是挺吵的,好像又很多人。

        “你似乎不相信你妈说的话。”傅逸轩问。

        苏子瑶瞄他一眼,一脸不明所以,然后慢悠悠的说:“我妈向来是报喜不报忧。”

        “那不是还有朱姐在吗?你担心什么?”傅逸轩笑:“我看你是杞人忧天了。”

        “或许吧!”苏子瑶不愿他,没有经历,自然不能理解她的心情。

        将水果一部分放进冰箱,一部分放在客厅通风处,苏子瑶和傅逸轩又离开。

        路上,傅逸轩给傅家去了电话,告知他们两个人要回去吃饭,让管家多做一些。

        “少爷,袁少爷和郑少爷也在。”管家笑着说。

        “他俩又来蹭饭?”傅逸轩不悦:“等一下问他们收饭钱。”

        苏子瑶不禁暗笑,“有你这样的朋友吗?”

        那次袁征和郑文龙来家里吃饭,苏子瑶才知道,原来他们两个是孤儿,是傅易洋收养了他们,并且尽力培养他们。

        按照傅易洋和高婉芝的意思,就是收他们为义子,可他们只想当傅逸轩的随从,以报答傅易洋和高婉芝对他们的养育之恩。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更何况,他们也算我半个兄弟,不收他们钱说不过去。”

        来到傅家,袁征和郑文龙坐在客厅,高婉芝陪着他们。

        高婉芝看见他们回来,自然诧异道:“怎么回来了?”

        “我妈她们去旅游了,所以我们就回来了。”苏子瑶解释。

        “以你的身体,能出去走走,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唔!”苏子瑶点头,她也想带着苏婷芳出去走走,可惜这个心愿一直没有完成。

        都说病来如山倒,就好像傅易洋,前几天还跟他们一起吃饭,可今天上午,在苏子瑶和傅逸轩去苏婷芳家的时候,高婉芝已经将医生叫到家里来。

        因为怕耽误苏子瑶和苏婷芳难得的聚会,所以高婉芝才叫了袁征和郑文龙两个人过来陪她。一来,他们两个没有家人,今天又是中秋,大家可以一起过节;二来,高婉芝也是怕万一有什么,苏子瑶和傅逸轩又不在,有人可以给她壮胆。

        当医生匆匆忙忙下楼来叫他们的时候,大家都明白了什么事。

        来到房间,看见傅易洋居然睁开双眼,还略带炯炯有神的样子。

        苏子瑶明白,这只是回光返照的一种假象。

        “阿瑶,过来。”傅易洋冲她招手。

        苏子瑶快速走过去,紧紧握着他的手,双眼不禁落泪:“爸。”

        “你是个好孩子,委屈你了。”

        “爸,妈和你对我都挺好的,我一点都不委屈啊。”

        很久以后,苏子瑶才明白傅易洋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可惜她当时没有懂得他的良苦用心。

        “爸……”

        随着傅逸轩的一声叫喊,以及众人的哭泣,苏子瑶才明白傅易洋是真的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