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 - 都市小说 - 闪婚后,傅少的老婆跑了在线阅读 - 第015章:大概,这就是爱吧

第015章:大概,这就是爱吧

        同一时间,西餐厅内。

        穿着一条浅绿色连衣裙的梁晴,此刻坐在傅逸轩对面。

        “阿轩,我刚回国,你似乎有些不高兴,是因为我太久没有跟你联系了吗?”她知道他结婚了,也知道傅易洋身体不好。

        说到这个傅易洋,梁晴心里就郁闷,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他,反正他就是看自己一百个不顺眼。

        一年前,傅逸轩给她打电话,说傅易洋活不久了,希望梁晴早点回国,哪怕是跟他注册结婚也行,只想傅易洋走得安心。

        那时的她,根本还没有定下来,她才二十六,真是最好的年纪,怎么可以因为傅易洋而被傅逸轩给绑死呢?再说了,她也不会为了一棵树而放弃一片森林。

        在国外的时候,什么公爵,贵族她都见过。要不是傅逸轩对她一往情深,而且傅家底子也不差。估计,这会儿她已经成什么公爵夫人了。

        只不过,那种庭院深深的规矩太多,梁晴也不喜欢。

        “只是有些意外,你居然会在这时候回国。”深不可测的双眸,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傅逸轩总觉得,这次梁晴回来,似乎变了很多,他甚至都看不懂她。

        或许,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懂她,不像苏子瑶,什么都写在脸上。

        “也是该回来了。”梁晴被他盯得害怕,低头抚摸着自己的手指:“再说了,南江市的文艺中心邀请我来举办几场演出,到时候你会来吗?”

        “作为老朋友,我总要给你捧个场。你把时间地点发给我,到时候我带我老婆一起过去。”

        在这一刻,傅逸轩才下定决心,此生要跟苏子瑶在一起。

        他喜欢她的真,喜欢她的笑,喜欢她毫无保留的对待。

        跟她在一起,自己永远不用去猜测下一步究竟要怎么样。在商场上,自己每天发愤图强已经很累,跟苏子瑶在一起就很轻松。

        大概,这就是爱吧。

        “你结婚了?”梁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说出来。

        “唔!上个月。”

        “也对!”梁晴笑了笑:“为了伯父,你也是该结婚了。到时候,你们再生一个孩子,或许伯父会更开心。”

        “你没有生气?”这点倒是出乎傅逸轩意料之外,他以为梁晴总要闹一闹。

        大学时,两个人学的都是钢琴,只是后来傅易洋病情加重,所以他改学商业。那时候梁晴知道她改专业,跟自己闹了许久,甚至连分手的话都说出来。

        “结婚是好事,作为你的朋友自然要为你开心,我为什么要生气啊?”梁晴反问,还笑着说:“改天,带你老婆出来,我们聚聚呗!”

        “好啊!”傅逸轩答应了。

        ……

        下午,傅逸轩因为一个国际视频电话,所以让郑文龙去接的苏子瑶,事先也没有通知她。

        苏子瑶站在原地,她下午给几个证人打了电话,也跟他们见了面,他们一致的说辞,都是对钱氏集团不利的。可为什么钱坤还是一意孤行呢?实在是想不通。

        因为想不通,所以当郑文龙将车子停下后许久,她都没有上车。

        “嘀嘀”两声,让她回神。

        苏子瑶现在才明白,原来,困惑她的不仅仅是钱氏集团的案子,还有眼前的这个男人。

        打开车门,没有看见傅逸轩,倒是看见了袁征和郑文龙。

        “总裁夫人,麻烦你坐后面。”袁征笑眯眯的说。

        副驾驶室的门,再度被关上,苏子瑶走到后座,然后坐下。

        袁征回头看着她,见她微微皱眉,于是调侃她:“总裁夫人,莫非今天不是总裁来接你,所以你有些失望?”

        “啊……不是。”苏子瑶心里即使有些失望,可还是不会这样说,她笑着对他们道:“只是有些意外今天会是你们两个过来,其实他要是忙的话,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回去。”

        中午傅逸轩跟梁晴一起吃午饭,估计也是约好晚上的节目了吧。

        心,有些微酸。

        中午高芷晴问她的时候,她心里也早就有了答案。可惜,嘴犟的她,什么都没有说。

        大概,这就是爱吧。

        若这是爱,那爱太辛苦,太酸涩。

        苏子瑶不喜欢这种感觉,而且浑身没劲。

        “总裁只是要开一个国际视频会议,一时之间走不开,但是他说过,晚上会回家吃饭,而且还有话要跟你说。”

        “哦!”

        一路上,三个人再也没有说话。

        郑文龙和袁征时不时互看一眼,前者还从后视镜里看看苏子瑶。

        苏子瑶起先还会跟他对视,只是时间久了,她觉得自己就跟动物园的大熊猫,有些不适宜。索性从包里拿出钱氏集团的案卷,查看着。

        这看,估计也是装模作样罢了,至少在车上,她不会太尴尬。

        来到傅家,苏子瑶正要跟他们道别的时候,郑文龙和袁征两个人也下车了,而且还跟着她一起进屋。

        “老爷,太太。”袁征进屋后,就跟坐在客厅里的傅易洋和高婉芝打招呼。

        “小征。”高婉芝起身,走过去,张开双臂抱住他:“你这孩子,怎么许久未见,倒是跟我们生分了不少。你一个人来的吗?小龙呢?”

        “高姨,傅叔。”后进来的郑文龙微笑道。

        高婉芝松开袁征,还轻声说道:“你看小龙多懂事。”走过去,也抱抱郑文龙。

        傅易洋见苏子瑶有些迷惑,于是开口说道:“这两孩子跟阿轩是好友,自小一起长大。”

        苏子瑶此刻才明白,怪不得傅逸轩跟他们感情这么好。看着像上下级,可有时候却又像是兄弟。

        “小征,小龙,我们再等几分钟,阿轩马上就到家,到时候一起吃饭。”高婉芝说。

        “高姨,必须的。”袁征拉着她的手:“我就是想念管家的饭菜。”

        “那行,我让管家再多做几个菜,晚上你们吃个够。”

        高婉芝正要去厨房,袁征拉住她:“高姨,就今晚这一顿啊?”

        “行!你们什么时候想来,就提早跟我说。”

        “其实,高姨,也不用麻烦了,以后我们每天都过来蹭饭,也免得给你打电话,发微信。”袁征看看傅易洋:“要是次数太多,我怕傅叔会说我喜欢上你了呢。”

        “你个毛孩子。”傅易洋笑着骂他:“都二十八了,还没有一个正行。”

        袁征托着下巴,似是而非道:“不是都说,不管孩子多大,在父母眼中永远都是一个孩子吗?所以我现在就是一个毛孩子。”

        傅逸轩后来是比他们晚了差不多一刻钟,管家也做好了饭菜,于是时间点上就刚刚好。

        “好了,进去吃饭吧。”傅易洋开口。

        众人由客厅往餐厅移动着。

        傅逸轩在后面拉住苏子瑶:“等一下吃完饭,我有话要对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