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 - 都市小说 - 闪婚后,傅少的老婆跑了在线阅读 - 第005章:原来是熟人

第005章:原来是熟人

        这一等,她们从九点半,一直等到十点半。

        苏子瑶已经坐不住了,她起身,站在落地窗前,从三十五楼看下去,汽车就跟蚂蚁似的。

        白开水,已经被她喝掉好几杯了,就连厕所,她也跑了一趟。

        李啸洋更夸张,她喝了不下十杯的茶,厕所也跑了三次。

        可傅逸轩的身影,就跟人间蒸发一般,始终都见不到。

        袁征倒是很尽职,一直坐在外面的桌子上,或许本来就是他的位置。

        “我说你们傅总什么时候结束会议啊?”李啸洋不耐烦的来到门口,“再不来,我们就真的走了。”

        “请便!”袁征还做了一个送客的动作。

        越是这样,李啸洋就越不会离开。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那个叫傅逸轩的人还是没有来,而她还要赶去跟他碰面。

        “还有,等一下我们总裁来了,希望你叫他‘总裁’,或者‘傅爷’,前往不要叫他‘傅总’。”袁征笑着说:“这是我给你的提议。”

        “傅总?傅爷?这有区别吗?”李啸洋不满:“再说了,他要是顾忌这个‘傅’字,完全可以改姓啊。”

        傅总?副总?

        没有哪个一把手会因为名字而成为二把手的?

        “无知。”

        苏子瑶也很好奇,在她的印象里,李啸洋不是这样冲动的人,怎么今天会像只斗鸡似的。

        往日的冷静,深沉,全都不见了。

        十一点差一刻,傅逸轩总算结束会议,来到会客室,看见昂首挺胸的李啸洋,以及背对着他的苏子瑶。

        这背影有些熟悉,只是一时之间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总裁。”袁征正在里面,打算帮李啸洋和苏子瑶再换一杯茶的时候,他就来了。

        苏子瑶也转身,却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想了许久,然后拿出手机一看。

        傅氏集团?

        傅逸轩?

        他不就是昨天跟自己相亲的那个人吗?

        原来是熟人啊!

        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两位请坐。”傅逸轩也认出了苏子瑶,“让你们久等实在是不好意思。”

        “明知道我们在等,为什么你偏要这样做?”李啸洋咄咄逼人。

        “这位小姐,你怎么说?”傅逸轩戏谑的看着苏子瑶:“难道,你也是这样认为的?”

        李啸洋见傅逸轩双眼一直盯着苏子瑶,不禁暗忖:莫非他们两个认识?

        “这位老板,你做得好像是有些不妥。”苏子瑶说。

        “这位老板?”傅逸轩挑眉,完全将李啸洋当空气:“我记得我们昨天才刚刚见过面,而且中午我们还要特意见面的,不知道你这特意疏离,是怕你同事误会吗?”

        “子瑶,你跟傅逸轩认识?”李啸洋问。

        “不认识。”苏子瑶说。

        “认识。”傅逸轩也说:“苏小姐,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昨晚我们过度晚餐,你这么快就忘记了?莫非是得了老年痴呆?要这都称不上熟人的话,真的要同床而眠才算是熟人吗?”

        “傅逸轩,你别太过分了啊?”没看见李啸洋已经快变成一只喷火恐龙了吗?

        “你哪知眼睛看见我过分了?”他轻飘飘的反问。

        “傅总裁,公司是让你上班的地方,可不是让你来打情骂俏的地方。”

        袁征一听这称呼,不禁额头冒汗。上个这样喊傅逸轩的人,已经被他丢到北冰洋去了。至于干什么,谁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警告过她们,居然还是这样不长眼,作死也不挑好日子。

        “这里是傅氏集团,我傅逸轩想要干嘛就干嘛,你管得住吗?”瞪她一眼,然后站在苏子瑶身边:“这样心胸狭窄的人,我看你还是不要跟她共事了,说不定哪天就被她给卖了。”

        “李律师不是这样的人。”苏子瑶说:“倒是你,我们今天是来跟你谈钱氏集团的事情,你能好好说话吗?”

        “看在你们即将成为一家人的份上,你们要谈什么,我都奉陪。”傅逸轩往大班椅上一坐,定睛看在他们。

        “就你一个人,不需要找你们律师团?”李啸洋轻蔑的看他一眼:“就怕你会输的很惨。”

        “对付你,我还是绰绰有余的。”傅逸轩笑,还不忘给苏子瑶抛去一个媚眼。

        “关于钱氏集团冒用你们商标一案,我觉得可以私下沟通一下。”李啸洋终于说出此次前来的目的。

        “就这么简单的案子,还要再沟通一下?”傅逸轩一本正经,跟刚才玩世不恭完全是两个人:“除非让钱坤割让百分之十的钱氏集团股票,否则的话,我就跟他死磕到底。”

        “傅总裁,据我所知,钱氏集团冒用的也只是你们傅氏集团其中一个商标,而且最终商标拥有者是一个叫‘悬疑’的人。至于我们找到这个叫‘悬疑’的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或许他就会将商标专卖给我们。”李啸洋一脸洋洋得意:“这场官司,真要打起来,也未必是你们赢。这年头,谁出的钱多,谁就是赢家。”

        “有些事情,并非是钱能解决的。”傅逸轩也说:“就好像你,目光短浅不说,还傲慢无礼,跟你这种人,我多说一个字都觉得是麻烦。”

        “袁征,帮我送客。”傅逸轩冲门外喊着。

        “傅逸轩,你欺人太甚,真以为我找不到这个叫‘悬疑’的人吗?”李啸洋可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气:“我告诉你,他就在南江市。”

        “不错。”傅逸轩冲袁征做了一个点头的动作,后者出去后,他继续说:“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袁征很快又进来,他手上拿着一张纸。

        悬疑?

        逸轩?

        这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李啸洋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双肩下垂:“我会跟钱总说明这件事情的厉害。”

        苏子瑶也要跟着走。

        “苏子瑶,你莫不是忘记答应我的事情了?”傅逸轩喊住她。

        一边是自己敬重的学姐,一边是有钱人傅逸轩,苏子瑶看看他们,最后来到李啸洋面前:“李律师,你先回去,我等一下跟你解释。”

        李啸洋看看她,又看看傅逸轩,最终独自离开,只是离开前,她拍拍苏子瑶的肩膀道:“小心点。”

        “多谢李律师的关心。”苏子瑶也握着她的手说。

        李啸洋先离开,而傅逸轩则是往苏子瑶面前走来。

        袁征倒是很有眼力劲,居然帮他们将门给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