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 - 玄幻小说 - 造化吞天诀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众说纷纭

第四十章 众说纷纭

        天地之间飘荡着茫茫白雪。

        云仓城乃至整个北幽域,仿佛在一夜之间便入了冬。

        这不由得让人怀疑,天降大雪,是否因为秦伏天那一剑引动天象?

        还是,这天本就该下雪了?

        苍苍茫茫的雪,足足下了三日。

        三日后。

        云仓城,已是被覆盖了皑皑白雪,成为了一座冰雪城池。

        这和云仓城这个名字,倒是有些落差。

        云仓,云仓,彩云之仓。

        这是是一个很美的名字,意味着云在这里休憩,也在这里出现,是云朵的故居。

        但事实上的云仓,入冬之后,就很难再看到鲜明的云朵。

        整个天空都是铅灰色的!

        而如今的云仓,更是大雪茫茫如弥天大幕。

        整个云仓城,城墙上大雪覆盖,每一座建筑也是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雪絮,空气也是极为寒冷的。

        但是在城池内,一间间酒馆之中,却是热烘烘的。

        三五好友烧上一壶酒,围坐在一起,谈天说地,好不热闹。

        当然,所有人谈论的内容,无疑都是聚焦于三天之前的天剑门考核。

        “老关,和我们说说,三天之前那次天剑门的考核,秦伏天究竟有何惊艳表现?”

        虽然说那一次考核,到场观战的人数不少。

        但更多人却是没有亲自前往。

        听说昔日秦家的天才秦伏天逆袭打脸,更是击退元洪和裴念,要手刃姜云岚,许多人都是热血沸腾,想要一听究竟。

        这个老关,便是这云仓城内的一位文人雅士,天剑门考核那两日,他也一直在场,亲眼见证了整个过程。

        听到有人发问,老关拿起身前的酒葫芦,扒开葫芦塞子,咕咚咕咚地喝了一大口。

        这才一抹嘴巴,咂吧咂吧嘴,缓缓说道:“那一日,只听得天剑门元洪长老刚要宣布傀儡谷考核结束,秦伏天带着他的婢女秦青瑶徐徐而来……”

        “昔日云仓城第一天才,如今已是沦为废物,所有人都怀疑秦伏天能否通过傀儡谷考核,只见那秦伏天闪身入了傀儡山谷……”

        老关娓娓道来,讲得那叫一个绘声绘色。

        众人也是听的津津有味,这老关俨然成为了酒馆内的一个说书人。

        “最后,那姜震山被逼无奈,只能变卖家财,赔偿秦伏天一千万纹银,这才留下了姜云岚一条性命。”

        “整个过程,老关我作了一首诗。大家细品——烟岚昭云天,白衣如旧年。一指天门关,万里剑飞雪。”

        老关话音落下,众人便是纷纷议论。

        皆是惊叹秦伏天的惊艳表现。

        但对于老关最后作的这首诗,究竟是何意却是不甚了解。

        “老关,你就别卖关子了,说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哈哈……”老关故作玄虚的笑了笑,又扒开葫芦塞子喝了一口气,这才捏指说道:“烟岚昭云天,这是一语双关,不仅仅描写了当日的天气,也将姜云岚和秦伏天两人的名字扣入其中。ωωw..net

        而白衣如旧年。指的自然是秦伏天。大家都知道,秦伏天素来都是喜欢穿着白衣。

        如今的他虽然丹田破碎,但一袭白衣,雄姿英发,却是和过往一般无二。

        所以这一句题为白衣如旧年。”

        “所谓一指天门关,那边是秦伏天一根手指,就如同是天门关,姜云岚用尽百般手段,耗尽全身气力,也无法破开。”

        “最后,万里剑飞雪,说的是秦伏天那一剑引动天象,令得天地飘雪。”

        老关说罢,众人纷纷叫好。

        甚至有几个豪爽的酒客,又叫上了几壶好酒,赠予老关。

        “关先生大才,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赠了好酒,自然接下来又是忍不住议论起秦伏天。

        “要说我们云仓城第一天才,那绝对是秦伏天莫属。过去或许存在争议,但经此一役,再无异议!”

        “自是如此!秦伏天要杀姜云岚,连裴念和元洪两位武极宗师都挡不住!莫说年轻一辈,就是老一辈当中,也无人能与之争锋!“”

        对于秦伏天,多数人都是敬佩,那一战,秦伏天彻底扬名!

        但也有不同的声音。

        “那秦伏天,再天才又如何,终究丹田破碎……武道之路已经到了尽头。以后再难有建树!”

        “是啊,天才已经成为过去,还是要着眼未来。秦伏天一战成名,但终究是依仗禁药和秘法。他本身的实力,恐怕不足以如此称道。”

        但很快有人便是反驳道:“那倒未必,我看那秦伏天,定是找到了修复丹田之法,要不他说一年必定会出现在九幽大比?且看一年之后,秦伏天再出现的时候,又会是何等境地?”

        “呵呵,不过是负气之言罢了。”质疑秦伏天的一人笑着摇了摇头:“秦伏天还说,一年之后,击败姜云岚的会是他的婢女。想想看也知道,这可能吗?”

        “一个丹田破碎,加上一介婢女。我看一年之后,那秦伏天多半已是销声匿迹。”

        听闻此人之眼,不少人也都是暗暗摇头。

        “是啊,秦伏天终究是丹田破碎,即便这一次有着惊世的表现,但终究无法走得长远,最终湮灭在岁月之中。”

        “倒是那姜云岚,姜震山用一千万,给她换来一丝生机。这次入天剑门,就如鱼跃龙门,从今以后,将是凤翔九天。再遇秦伏天,两人恐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看不然,我认为秦伏天必然会再次给我们带来奇迹。未来究竟如何,谁也无法预料!一切等待时间的见证……”

        ……

        与之同时!

        秦家。

        如今的秦府,那是一片凄然。

        秦天雄坐在院子里,面色阴沉的可怕,另外一名中年男子站在他的前方不远之处。

        “老大,根据我的调查,老七他恐怕已经殒命在黑风山脉!”

        中年男子声音颤抖地说道。

        秦天雄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事实上,在看到秦伏天的惊艳表现之后,他心里已经猜测到,秦天成八成已经死在秦伏天的手里。

        “老大。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啊!”中年男子咬牙,满腔愤然,他叫秦天明,和秦天成、秦天雄都是同胞兄弟。

        “报仇?”秦天雄双眼微眯,他自然想要报仇!

        秦伏天不仅仅杀了秦天成,还灭掉了他们秦家未来的希望——秦森。

        可是,一想到秦伏天能够击退裴念、元洪,秦天雄的心里就升起一种无力之感。

        “不过,倒也不是没有机会。如果那孽畜无法修复丹田,他迟早有一日会原形毕露!

        一年之后的九幽大比,到那时候如果他已经沦为废物,那要杀他报仇,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秦天雄冷冷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