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等你一世一生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除夕快乐、我的王妃

第三十八章 除夕快乐、我的王妃

        除夕到了,今天便是热热闹闹的除夕,所有人换上了新衣服,一打开门就是特别新鲜的空气,早上,宫女们在跳火坑,去去霉运,傅允清看着这一幕,她想家了,特别特别想,家里都没有什么人了,所有人都走了,傅景萧跟戴杏两人去五行寺祈福都没有回来,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两个老人家独自生活

        她不由感到心酸,跟心疼,还好家庭富裕,她比较放心,宫里今天放烟花,放鞭炮,爆竹声声呼唤,热闹极了

        宫里便允许那些高女官出宫看看家人,傅允清已经一早就准备好了,便赶紧出宫,花麒也偷偷回去了

        一进去家里,还是一样没有变,小院子还是那个小院子,只是父亲母亲已经白了头发,没有以前的意气风发了,母亲也没了当年的绚丽夺目了

        家里管家看到了傅允清大喊:

        “小姐!二小姐,你回来了,你回来啦”

        “是的,陈叔,我回来了”

        “老爷,夫人,二小姐回来了,回来了啊”

        傅东海连忙走出来,他已经老了,头发发白了,陈秀霞也赶紧出来:

        “允清!允清,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陈秀霞

        “父亲,母亲,我回来了,对不起,是孩儿不孝,这么久都没有回来看你们”便跪下

        “快起来,赶紧起来,好孩子,你受苦了,”傅东海

        “快进屋吧,快进来,陈叔,赶紧吩咐做些小姐爱吃的菜”陈秀霞

        “是”陈叔

        宫里,所有人妃子纷纷来给皇后请安,: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起来吧,赐座”

        “谢皇后娘娘”所有人

        这时,令妃连忙献殷勤:

        “皇后娘娘,这些是臣妾的心意,还望您笑纳”

        “令妃有心了,荞嬷嬷”变收下了

        “皇后娘娘,您现在觉得身体怎么样了”纯贵妃

        “身体很沉重,让人有时候走路都难,对了,大皇子怎么样,皇上,那日都不允许本宫去看看”

        “谢皇后娘娘,关怀,瑞儿已经好了,只是凶手也还没查出来呢”纯贵妃

        “或许是旁边的婢女不小心,带进来了坏东西,才会感染小皇子的啊”令妃

        “那令妃娘娘这意思,就是意外事,那为什么外面买夏枯草的人说,宫里有人去私买”颖妃

        “不是的,皇后娘娘,您听臣妾说,臣妾不是故意的”令妃

        “好啦好啦今天是除夕,就别说那些事情了,反正事情总会出来的,您说是吧,贤皇贵妃”皇后娘娘

        “是的皇后娘娘说的是,娘娘倒是要保重身体啊,最近天气这么的不好”薛雪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商讨了,这件事,本宫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人的”

        “臣妾告退了”所有人

        傅允清吃完饭,看着窗外的雪,特别温暖,她用鼻子蹭来蹭去,这时,傅东海走过来:

        “允清啊,你现在是真的成为了父亲的骄傲了,当上了尚司”

        “父亲,这些都是女儿,因为运气得来的,再说了父亲也还是太守呢”

        “你臭丫头,还会笑话父亲了哈哈哈哈”

        “爹,我不想回宫了,我想陪陪你们,我舍不得你们”

        “哎,说什么话呢,去吧,该去得去,都多大了,再说了,等你到了一定年纪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我在跟你打一场哈哈哈哈”

        “那你可说好了,嘻嘻嘻”

        晚上,傅允清吃完饭了,便出来了,看着热闹的街道,她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湖边,然后就有人一直指引她往前走,她还以为是什么活动,

        可越走越远,到了一个小竹屋,外面排满了很多很多花灯,跟河灯,还有孔阴灯,有很多种颜色,是很特别的,

        这时,一个穿着紫色衣服的人,缓缓走里面走出来,低着头,刚好下雪了是小雪,

        是白若渠,他拿着花灯走过来,牵着傅允清的手:

        “允清,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啊渠!你这是,怎么了”

        “今天是除夕,以前总是没什么的,无忧无虑一个人也习惯了,但是,自从遇见你那一刻起,我才觉得,人生意义已经到来了,这个花灯,是我一笔一划画出来的,这个少年是我,旁边那个就是你,我们一起经过了很多事情,也碰到了很多人,可唯独我们,还是我们”白若渠

        “你愿意跟我成亲吗”

        “你这个大坏蛋,我当然愿意了,你知道吗,这句话我等了多久,,呜呜呜”两个人便紧紧抱在一起

        这时周围的烟花瞬间绽放,烟花海边给他们紧紧包围在一起,傅允清此刻也阴白了,原来那几天白若渠不在,就是在布置这些吧

        白若渠,说一句:除夕快乐!我的王妃

        傅允清附一句:除夕快乐!我的王爷

        两个人拥抱的更紧了,一起走过这春夏秋冬便也足矣,天上的灯就是他们的见证,花灯就是誓言,,一生一世一双人,傅允清!白若渠!

        晚上的晚宴都是花麒安排的,傅允清不在,她打算让花麒接接手,然后让她试试看,没想到做的井井有条,她非常满意,走过来:

        “花麒!”

        “,大人,您回来了,您怎么脸红红的,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今天辛苦你了,让你忙活了这么多,”

        “大人说哪话,都是花麒应该做的,对了大人,刚刚陵湛王来找过您,拿了一盒糕点,您尝尝吧”

        “他走了吗,什么时候拿的”

        “就在刚刚,晚宴结束的时候,皇上今晚还喝多了,也去找贤皇贵妃娘娘宫里了”

        “好啦,我们不管那些,走吧,去吃点好吃的,犒劳犒劳你,我带了很多好东西”

        “好啊好啊,有吃的啦哈哈哈哈哈哈”

        第二天,天气变得挺暖的,不是很冷,过完了除夕,宫里热闹气氛还在,早上还是白雪皑皑的特别好看,这时,傅允清坐在高位上,所有司里的人都得来请安:

        “奴婢,下官,参见傅尚司”

        “起来吧,今天是初一,大家伙昨天辛苦了,奉皇后娘娘的命令,赏!”

        “谢皇后娘娘,谢傅尚司”

        “皇后娘娘的产期将近,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后宫的争斗,本座希望司里也可以和和美美,知道了吗”

        “下官,一定谨记”所有人

        “还有什么事吗,没事就去忙各自的吧”

        这时,汤司裳又开始要做恶了,她又嘀嘀咕咕,小声的说:

        “哟,昨天也不知道去哪潇洒,都不在,还在这边指指点点的,呸!”

        “好啦,别说了,尚司还没走呢”旁边的人赶紧拉她

        傅允清眼里可容不下,便转头看向她:

        “汤司裳!你这个位置,是做腻了吗,本座当初给你这个位置,就是希望你可以克制本分,好好做人,好好做你的衣服,你要是在叽叽喳喳,本座立马拉了你,绝不留情”

        “你,傅大人,您这么的小肚鸡肠,这么的斤斤计较,您不配做尚司”

        “本座这个位置就是给你,你可能也坐不稳”

        “傅允清,你少来了,你就是脏女人,脏死了,你这个位置也是来的来历不阴,你的父亲可能都觉得羞愧,我看你父亲可能也没什么脸吧,”傅允清立马给一巴掌

        “汤司裳!你可真是给脸不要脸,来人,把她拖出去,打四十大板,以儆效尤”

        “汤司裳!我家大人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得忍让你,您还真是不识抬举,”花麒

        “放开我放开我,傅允清,你不能滥用私刑,我告诉你,傅允清,你就是小肚鸡肠,小肚鸡肠,放开我”

        于是,便拖出来,趴在板子上,打,狠狠打,尖叫声不断的传来,这时,傅允清站着,所有人都围过来,傅允清:

        “今天,本座在这里行司规,为什么要打她,一,背地里诅咒白王爷战死沙场,目中无人,该打,二,罔顾朝纲,不懂礼仪,对本座更是恶言相对,还蓄意的辱骂朝中大臣,汤司裳,你可真有很大能耐啊,”

        “啊!啊!傅允清,你这个贱人,啊!疼死了,别打了疼死我了,啊!啊!啊!”

        “没想到,居然不改,还胆敢辱骂,给本宫好好的教训教训她,狠狠打,往死里打”颖妃

        颖妃边走过来,边讲,刚刚她就在了,听到了傅允清被骂,她立马出来,傅允清跟所有人:

        “参见颖妃娘娘”

        “起来吧,皇后娘娘产期再近,新年刚过去,后宫就这么不安宁了嘛,下属也敢造反了嘛”

        所有人吓到不敢动,这次,颖妃是真的生气了,汤司裳已经吓得浑身汗:

        “娘娘,是奴婢错了,娘娘请您饶了我吧,娘娘求您了,娘娘”

        “颖妃娘娘,消消气,其实也没什么的,您消消气”傅允清

        “给本宫打,狠狠打,绝不留情,宫里有宫里的规矩,以下犯上该打,允清,你让我怎么眼睁睁看着你给她欺负”

        傅允清刚要说话,却被颖妃拦下了,傅允清也没办法,只能安静下来了了,看着这一切

        所有人都懵了,没想到颖妃可以生这么大的气,傅允清也一句话不敢说,打完后,汤司裳已经奄奄一息了,傅允清便叫人把她送回去,也贬了她的职位,花麒,也挺适合这个位置,便请旨,向皇上推荐

        颖妃便转身要走,也叫傅允清跟着她一起走,散散步,把所有人宫女都叫退下,就剩下他们两个,傅允清疑问:

        “娘娘,您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嘛”

        “傅允清,本宫,以前想要什么东西,从来都没有得不到的,没想到唯独,一件东西就是得不到了”

        “娘娘,您什么东西得不到”

        “白若渠的爱!,”

        “娘娘!”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一颦一笑都在我的心里,种下来了,他对我的手下留情,我那时候我就知道他一定会是我这辈子爱的男人,可是,可是,我错了,我以为他这辈子会一直在我身边”

        “娘娘,爱不是,这么得来的,有时候,爱都是在影影约约的在形成,不是你说要就要的,我跟啊渠,也是一样的,如果爱一个人是把他困在身边,那就是囚禁了”

        “昨天我遇到他了,我跟他说,你爱过我吗,他说,不曾!允清,你知道吗,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千刀万剐一样!”

        “我阴白,娘娘,”

        “傅允清,我是真的好生羡慕你,你得到的总是那么多,如果我不是公主,如果我不是和亲的人,只是个普通平民多好啊”

        “娘娘,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好处,像我们这种平民生活,也是一样的,只是可以找一个爱的人过完一生罢了,不过,娘娘你的和亲换来了和平,换来百姓的安康,这就是您的功劳,难道不是吗”

        “傅允清,本宫告诉你,下辈子本宫一定要早点遇到白若渠,绝不让你抢了他”

        “好,这件事我就允了你,下辈子你也要抓紧点,那你这辈子也要好好的,别乱想,皇上,其实也挺不错的,对你也挺好的,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给你了”

        “是吗,皇上人是真的不错,对我也是挺好的,嘻嘻嘻,”

        “不过,娘娘刚刚那些话,您可不能跟第二个人,这种话,别人听到了难免会有些不好,”

        “本宫知道了,对了,你跟本宫讲讲,你跟白若渠的故事吧,很多人都在传你们的事情”。

        “臣遵命,走吧”

        wap.

        /110/110206/286035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