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等你一世一生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曝光身份

第三十二章 曝光身份

        白若渠看着外面的景象,他越来越感到头疼,他看到了傅允清站着荷花灯旁边,他脑子里突然闪到了他们第一次相遇在花灯的夜晚,

        他眼睛一闭,突然又看到了不一样,是那晚他们在月亮下面许愿的那一幕,他使劲摇头,

        傅允清许完愿便走了,她看到了兰慎祁一个人在那边,便跑过去了:

        “王爷,你怎么一个人”

        “我在看月亮,今晚好像月亮更圆了”

        “是啊,圆又圆,我的圆什么时候回来”

        “放心吧,允清,我们都到这里了,啊渠一定会找到”

        第二天,姚可心一大早起来了,便听到了,慧裎那边动胎气,要生产,她连忙跑过去,所有人的娘娘都过去了,皇后没有去,兰慎宇也过去了,不一会儿,便出生了,哇哇的哭声,响亮这个皇宫,接生姑姑跑出来:

        “奴婢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贵妃娘娘,给您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皇子啊”

        “好啊,好啊,这是孤的第二个皇子”

        便走了进去,兰慎宇看着孩子,眉清目秀的,便取名为,长浮”

        “臣妾恭喜皇上”姚可心

        “慧裎皇贵妃久居宫中,皇后今日有身孕,后宫的事情,都没有照理,便让慧裎皇贵妃来的,协理后宫,封号,贤”

        “臣妾多谢皇上,臣妾一定不负皇上的期望”贤皇贵妃

        “纯贵妃,你也帮忙看着点,毕竟贤皇贵妃才生完孩子”

        “是,臣妾遵旨”

        傅允清这边做的要死要活的,累的要死,可是她也得忍,她端着饭走过来,来到了白若渠房间里,可是外面的人都不让她进去,突然一个侍卫让她在这边守着他要去方便一下

        白若渠便跑来门口:

        “喂,你是新来的宫女吗”

        “是”

        “你们怎么都捂着面纱,不闷吗”

        “不闷”

        “你这人,怎么说话都这么简单啊”

        “婢子是简单的人,还有您是公主的驸马,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吧,”

        “你有没有一个脑子里想着的人啊。我好像忘记了一个人,可我不知道她长什么样了,”

        “你别多想,你脑子想的肯定是公主,难不成你还失忆了”

        等等,失忆,难道啊渠失忆了,难怪在这个地方我总是找不到他,

        傅允清等不了了,便推开门,她看着白若渠的背影,刚刚听他的声音,她似乎觉得熟悉的声音

        是他,是啊渠,是白若渠,是我找了好久的啊渠,是我心心念念的他:

        “你能把脸转过来嘛”

        白若渠,缓缓的转过来,傅允清眼眶瞬间湿润了,她捂着面纱,眼泪便涌出来了,她直接冲过去,抱住他:

        “你这个混蛋,你让我找了好久好久,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我听到了你的死讯,我不会相信的,我就知道你一定还活着,我终于,我终于找到你了,啊渠,我好想你啊,啊呜呜呜呜”

        傅允清的痛哭,让白若渠愣住了,他脑子里想到就是允清,跟她什么样都像,他的眼泪也随着出来了,可是他完全记不住她是谁,便把她推开:

        “我不记得你,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哭了”

        “你说什么,我是允清,我是傅允清,是你的妻子,你的未婚妻,你说过等你打完仗你便要回来娶我回家,我等你了,我等你好久了你知道吗,”

        “允清,允清!啊!啊!我的头我的头好痛啊,救命啊,好痛允清!”

        “啊渠,啊渠,我在这啊渠”

        这时,千千婕听到声音,便跑进来,连忙把傅允清推开,扶着白若渠:

        “大胆,你这个贱婢,居然敢打驸马的,主意,来人把她拉出去,往死里打”

        “公主,放开我,啊渠,啊渠,不要拉我,放开我放开我”

        傅允清便拉出来打板子,她想的全是白若渠,她已经不知道疼痛了,兰慎祁听到了连忙跑过来把所有人都推开,他一把抱住傅允清:

        “大胆,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给本公主打,停下来干嘛,离国太子,你怎么来了”

        “本太子在不来,是不是就要把本太子的女人活活打死啊”

        “你的人?本公主不知道,本公主只知道她在跟驸马拉拉扯扯”

        兰慎祁便没有说话,把傅允清抱走了,来到房间傅允清已经奄奄一息,她嘴里一只喊着啊渠,全身都烫

        太医来把脉,也针疗了,可是于事无补,傅允清高烧不退,婢女给她上了药,

        白若渠缓缓醒来,他摸着头脑,千千婕端药来,:

        “天麒你醒了,喝药来”

        “告诉我,我到底是谁”

        “你怎么了,你是天麒啊,怎么了”

        “我在问一遍,我到底是谁”

        “你,我不知道,”

        “果然都在骗我”

        “没有,我没有骗你,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是谁,你是我在战场上捡的,我只知道你是离国的大将军”

        “那刚刚那个女子说的都是真的!她在哪”

        “在她房间里,听说要死了”

        白若渠等不了了。便跑过去,天便下起倾盆大雨。白若渠被淋得湿漉漉他脑子里只想知道真相,他来到了傅允清房间,他缓缓走过去,看着虚弱的她,

        她好像吃了好多苦,瘦了,他虽然不记得她,但是她就是给他一股熟悉感,: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感觉到,你是我重要的人,对不起,让你吃苦了”

        “好像这个世界只有你懂我,允清!你能醒醒吗。告诉我,我到底是谁”

        傅允清眼角便流出一滴泪水,白若渠边附身过去亲一下,便走了

        傅允清还是没有醒,第二天,兰慎祁坐在傅允清的床边看护着她,把她仔细擦着手,这时傅允清的手动了一下,兰慎祁连忙喊:

        “允清,允清?你醒了?”

        傅允清缓缓把眼皮睁开,缓缓开口:

        “我,这是在哪”

        “你没事吧,你昨天怎么回事”

        “啊渠!啊渠,殿下,啊渠没有死,我昨天我昨天看到了他,他活生生站在我的面前,真的,啊!”

        “你小心点,别乱动,这件事,我会去查清楚的,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待会有人进来给你服药”

        兰慎祁便走出去了,这时,碧莲走了进来,端着药,头低低低:

        “姑娘,婢子来给您服药了”

        “嗯,等等,你把头抬起来!”

        碧莲缓缓抬起头,傅允清先震惊后面冷笑了一下:

        “碧莲?果然你还真没死”

        “大,大人,怎么是您”

        “怎么,看到本座很惊讶吗,你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没有人,是我自己一个人命大,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傅允清,你处心积虑要我死”

        “你做什么事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本座告诉你,如果,你现在还在丞相府,我姐姐的孩子,根本不可能会出生,那日你的堕胎药跟红花,要本座再拿来给你看看吗”

        “你,傅允清,我告诉你,现在这里可是西域,你可不能拿我怎么样,我告诉你,在这个地方,我随时都可以飞黄腾达,你还是小心点吧,还有,我知道你来找白将军的,可不能到时候丢了自己的命”

        “原来你早就知道,啊渠没有死”

        “哼,哈哈哈,照顾好自己吧傅允清,”

        晚上,千世汇喝多了,碧莲得到了贤皇贵妃的旨意,要去勾引并当上这里的女主人,可是就是得宠了,也只能是个夫人,

        第二天,碧莲便如愿以偿的得到了自己的地位,当上了碧夫人,如今的她嚣张跋扈,对傅允清更是嚣张

        碧莲来到大堂,跪下:

        “大王,妾有事禀报”

        “爱妃有何事”

        “我们皇城里这次新招的一批宫女里面,有一个大离皇宫的女官,就是那个叫做允清的”

        “哦?来人,去把那个傅允清带过来”

        于是,傅允清便被带走了,兰慎祁连忙冲过去,来到了大堂,傅允清跪在地上,一言不发,千世汇冷着脸:

        “傅允清,你给本王老实交代”

        “英狮王,我老实跟你说吧,对,我就是大离的宫中女官,尚司司长傅允清”

        “居然你是宫中女官,为何,你不直接来而是偷偷进来我们皇城”

        “我,我是有苦衷的”

        “英狮王,允清是我东宫的,近日过来西域,还清英狮王可以饶了她”

        兰慎祁刚要上前去求情,白若渠边走过来了,边看着傅允清,兰慎祁震惊的看着白若渠走过来,这时,白若渠跪下:

        “参见英狮王”

        “天麒,你怎么来了,你不好好准备做本王的女婿来干嘛”

        “英狮王,抱歉,我不能娶公主”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我说我不能娶公主”

        这时,千千婕跑过来,哭着跪着求千世汇:

        “父汗,父汗,女儿求你了,不要杀天麒”

        “本汗可不管,天麒你最好老老实实当驸马,至于这个傅允清,看着太子殿下的份上便留在皇城里,囚禁起来,等到天麒完婚”

        “啊渠”傅允清默默嘴里念着

        “我不会答应的,放开我放开我!”白若渠

        “如若在说,便杀了,不必再留住”千世汇

        “父汗,不要啊,”

        两个人便天各一方了,半夜的时候,碧莲传信会宫里,这时柔儿拿到了:

        “娘娘,碧莲传来消息,计划很成功”

        “本宫就想到了,哼,长浮,你可得为母妃争口气了了”

        “娘娘,下一步怎么办”

        “告诉碧莲,可以的话直接除掉傅允清,还有宫里药没了,让她记得,你也去告诉丽妃吧”

        “是,奴婢遵旨”

        傅允清坐在床上一直在发呆,这时花麒已经接进来了,她跑进来:

        “大人,大人!”

        “花麒。你怎么来了”

        “是陵湛王,把我接进来了,我好想你啊,大人”

        “没事没事我没事,放心吧,你没事吧,钟大哥怎么样了”

        “我们都很好,有陵湛王在没人敢动我们”

        “那就好那就好,花麒,我找到他了,可他就要娶公主了,怎么办花麒”

        说完,傅允清便忍不住哭了抱着花麒哭,花麒一直在安慰她:

        “没事的,大人,或许还有转机,别哭别哭”

        这时,兰慎祁走进来关上门:

        “允清,你没事吧,”

        “陵湛王,我很想问你,你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过来这里,还假冒身份”

        “即然如此,我也不在瞒你们,是这样,还记得当年皇兄的紫薇兰吗,当时我就在想这个紫薇兰就是西域的东西,怎么就跑过去了大离”

        “所以,你觉得有奸细一直在宫里里应外合”

        “对,近日我看到了那个碧莲鬼鬼祟祟,可是没有证据,不知道她背后的主谋是谁”

        “现在还不能乱下定论,再加上,当年刺杀我的刺客说不定都是一起的”

        “先别着急,对了,啊渠现在,失忆了,还没有想起我们,要赶紧让他醒过来”兰慎祁

        “能醒嘛,他就快要成为别人的新郎了,我该怎么办”

        “说不定有转机的,当年您跟陵湛王不也是有转机了”花麒

        “傻花麒,毕竟现在异在他乡,万事不可鲁莽”

        “虽然来查紫薇兰,但是听说紫薇兰之前很早就没有了,”兰慎祁

        “说不定,是被人故意销毁,然后偷偷带进去大离”傅允清

        “那这主谋未免也太过了,这么大的权威”

        “不清楚,我现在只想看看啊渠,哪怕看他一眼,看到他安全我就放心了,哪怕,我走,我回大离,都要他平平安安的”。

        “好了,别多想了,花麒,照顾你家大人”

        wap.

        /110/110206/28603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