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等你一世一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得知死讯

第二十七章 得知死讯

        秋收的季节已经到了,姚可心也要临盆了,傅允清便出宫找接生姑姑,突然花麒看到了碧莲进去一家药店,拿了一些要出来花麒连忙叫傅允清看那边

        她连忙进去询问老板:

        “老板,你好,请问一下,刚刚那个是我妹妹,她来这边买什么药啊”

        “刚刚她来买红花草跟麝香,这些对女子身体可不好,你得多多提醒她啊”

        “原来是这样啊多谢老板了”

        两人出来后,花麒再也受不了了:

        “大人,在不杀了那个碧莲,你看看她,买了那么多东西”

        “花麒,你现在回宫,去拿皇上赐的毒药,偷偷的知道了吗”

        “是,奴婢知道啦”

        傅允清连忙来找傅允柔,她看到了傅允柔一脸憔悴,连忙扶进去问:

        “姐姐,你最近身体怎么样,不舒服吗,脸色怎么变这样了”

        “放心吧,我没事,只是这个孩子啊,真能折腾天天踢我”

        “哈哈哈,小侄子真调皮,不乖了啊,乖乖的,不能捣蛋”

        “对了你今天来这,是怎么了嘛”

        “没有,是我有点事找你们丫鬟,碧莲”

        碧莲端着安胎药跟茶水过来了,傅允清连忙把这些推翻,碧莲吓得直盯着傅允清:

        “大人,奴婢不知道惹你什么了,奴婢辛辛苦苦熬的药,您就这么糟蹋了吗”

        “对啊这药真浪费了,用了不少钱吧”

        “大人,您在说什么,奴婢听不懂,先告退了”

        便慌慌张张要退了,这时,傅允柔肚子有点不舒服便走了,花麒连忙赶到,拦住了碧莲的路

        傅允清生气的抬起头,直直盯着碧莲,碧莲的眼睛慌得要死,:

        “大人,您要干嘛,您不能杀奴婢,奴婢可是皇上亲赐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对了,本座忘了告诉你,碧莲,皇上已经赐你死罪了”

        “皇上?怎么可能,,大人您可不能滥杀无辜!否则你会被天下人耻笑的!”

        “大胆,居然敢污蔑尚司大人,”花麒

        说完,花麒便打了她一巴掌,拿出毒药:

        “贱婢你可看清楚了,这是,皇上赐的毒药,还有这封信,你自己看看吧”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大人,奴婢不知道做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

        “你最好,识相点,你自己吃,别脏了花麒的手”傅允清

        “你们滥杀无辜,会有报应的,你们不怕吗”

        “总比你,买了堕胎药,要杀了丞相夫人的孩子好吧?”花麒

        “别废话了,碧莲,本座念在你曾经在这儿,干活的份上,便留你个全尸,赶紧的吧,我已经留你很久了,想给你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没想到啊,太让本座失望了,你赶紧的吧,否则到时候闹到皇上面前,可不是留全尸了,”

        “傅允清,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我没想到你这辈子居然会这么傻啊,哈哈哈哈,你以为你杀了我,你姐姐就能平安无事嘛,白若渠就能活着回来嘛,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你说什么,你说啊渠怎么了,喂!”

        还没说完,碧莲便喝药了,这是鹤顶红,一喝就毙命了,傅允清看着尸体,又不甘心,还没问完呢,她叫人把尸体拉出去火化了,她便无情的走出了丞相府,

        此刻的她觉得自己特别冷血,杀人完完全全不眨眼的,跟个阎罗王一样,可是她也不想,这又能怎么样,以前的她觉得这个宫里不可能这么冷血不可能这么无情

        现在的她才发现,原来也不过尔尔,她曾经暗暗的决定,自己一定要当宫里唯一一个有血有肉的,没想到,自己却是,最无情的那个

        天缓缓的下起雪了,她抬手缓缓的触碰雪,秋天还没过去,怎么冬天要来了,她看着雪,雪白雪白,跟自己以前一样,干干净净的

        她走在大街上,看到了,卖糖人的,也看到了卖糖葫芦的,也看到了买簪子的,可是唯独没有看到那日陪自己逛街的男子

        她失望的低下头,这时,花麒撑伞走了过来:

        “大人,您怎么不等等奴婢啊!”

        “碧莲处理得怎么样”

        “回大人,奴婢已经按您的吩咐,把她的尸体,放在了后山上了,现在应该火化了吧”

        “我们走吧。回宫吧,接生姑姑,你待会儿,去看看,务必要最好的,知道了吗”

        “是,奴婢知道啦,你先回去吧”

        “好”

        西域皇室里,白若渠缓缓的睁开眼睛,这时,千千婕走了过来,扶起他:

        “你醒了?你没事吧”

        “我?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来这里”

        “你,受伤了,这里是西域,是本公主救的你”

        “为什么我的头好痛,为什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你受伤了啊,肯定头疼”

        “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嘛”

        “你,你叫天麒啊,你受伤了,好好休息吧,本公主先走了”

        “哎等一下,你是公主!你是西域的公主?”

        “你这人,怎么啰里八嗦的,对,我就是公主,西域的公主,你们照顾好他,嘻嘻嘻”

        白若渠缓缓的起床,他不相信自己是这里的人,他看着外面的样子,跟脑海里的都不一样,他越想头越痛,脑子里有一个美丽女子的身影,穿着素衣流裙,绝对不是西域的样子

        军营里,余少时跟兰慎祁两个人都沉浸在白若渠死的悲哀里,他们便结束了战争,这次的战争,西域也停止了,余少时也要回宫里

        傅允清听到了他们都要回来了,连忙准备东西,她已经等不了了,便请旨要在大门口等他们回来

        可是,等来却是骨灰盒,她高高兴兴的站在门口看着兰慎祁抱着白若渠的骨灰盒,走进来

        兰慎宇看到后,眼泪流出来了,余少时手受伤,缓缓走进来,

        看着傅允清从笑脸,慢慢的从眼里打转着泪水,她不相信,阴阴去的时候,信誓旦旦好好的回来,为什么回来的骨灰盒

        她颤抖的抚摸着骨灰盒,眼泪直接掉出来,她努力挤出微笑说:

        “陵湛王,您!您这是干嘛呢,能不能不要开玩笑了,啊!啊渠呢”说话都在颤抖

        “对不起,允清!是我们对不起啊渠,没能找到他”

        “这是,他的骨灰嘛!”

        “允清!这不是骨灰,而是衣冠冢!”

        傅允清战战兢兢,又小心翼翼的捧着骨灰,头也不回,慢慢的离开了,兰慎宇已经默默的一直在流泪,

        她抱着白若渠的骨灰盒来到了,白府,她缓缓放下,面无表情,此刻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只知道自己要陪着他,她慢慢的打开了骨灰盒,看到了荷包,还有旁边的剑,

        回想

        “这是我,亲手绣的平安符,里面的符是我去寺庙求来的,希望可以保你平安,这个绣的也不是很丑,我女工不好,别嫌弃”

        “只要是你的,我都觉得是最好的,最无可代替的”

        两人便相觑一笑,晚宴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所有军装都在准备了,余少时不忍心跟傅允柔道别,傅允柔抱着他:

        “相公,你这一去,务必要小心,知道了吗,我会等你回来的”

        “放心吧,娘子,等我回家,我们还有孩儿呢,”

        “嗯,我等你回家,等你回来看我们的孩子”

        “我走啦,娘子”

        回到现实,仿佛他还在旁边跟她说话呢,傅允清笑着流泪:

        “白若渠,你这个骗子,你骗我,我恨你,你叫我好好的在宫里,你说你要回来娶我!你给我回来啊,回来啊,你能不能回来啊,我真的好想你啊,呜呜呜,呜呜呜”

        “你知道吗,每每我走到街上,我都在想为什么不是你陪在我身边,我一直在等,我一直在等你回来,白若渠,,啊呜呜呜,啊啊啊”

        姚可心得知白若渠的死讯,她连忙来到傅允清房间里有可是房间里没有人,她便要出宫陪着她,可是,宫门口的人不答应,她便不能出宫了,

        这时,傅允柔连忙过去陪她,毕竟宫外的方便,傅允清已经换好了丧服,花麒在房间外面等着,傅允柔过来:

        “怎么样了,她还在里面嘛”

        “夫人,您来了,大人都把自己关在里面好几个时辰了,一声不吭的,您快劝劝吧”

        “她从小性子就这样,劝不动的,允清,你快开开门吧,好不好,姐姐来了”

        屋里还是一动不动,无声无息,傅允柔说不过,月份大了,人更不舒服了,便回去了,花麒便送她回去了,

        这时,兰慎祁来了,他看到了白若渠的房间关着门,大堂白绫跟花圈,中间是白若渠的骨灰盒,他缓缓给白若渠上香,

        这时,他来到了白若渠的房间,他站在门外,说:

        “允清,对不起,是我不好,没有把啊渠带回来!”

        这时,斯,的一声,是拔剑的声音,兰慎祁连忙踹开门,看到了傅允清坐在地上,拿着剑,她只是推开剑缓缓的看着,兰慎祁很担心,走过去,扶着她的肩膀,傅允清玩弄着剑,面无表情的流着泪,一声不吭的

        兰慎祁担心她出事,一直这样不吃不喝的,安慰着:

        “允清,没事的,听话,我们吃点东西好嘛”

        还是没有反应,傅允清突然就笑了,哭着笑:

        “他说过,他要回来娶我的,为什么他要食言”

        “允清,你吃点东西吧,你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你说,他是不是就是个大骗子啊,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啊啊呜呜呜”

        “没事的,允清,我在,我一直在你身边的”

        哭着哭着,傅允清便缓缓倒下去了,倒在了兰慎祁怀里,兰慎祁默默低头亲她的额头,便摇晃她,:

        “允清?允清?醒醒啊,允清,花麒来人啊,传太医”。

        这时,慧裎皇贵妃坐马车来到了一个小草屋里,看到了躺在床上女人,是碧莲

        wap.

        /110/110206/286035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