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等你一世一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立后

第二十一章 立后

        第二天,就是阿提勒鹰要回去的时候了,白若渠便缓缓走向傅允清的那个地方去,这时,他看到了一个穿着官服的人,他觉得很像傅允清,可是他知道傅允清已经走了,他只能远远看着她,当她转过来那一刻,白若渠傻了

        傅允清缓缓向他走来,手对着他晃来晃去:

        “白若渠,你傻了吗,干嘛,”

        “

        允,,允清,你没有走啊,你不是”

        “白若渠,你就这么想让我走啊”

        “不是不是,我我我的意思是”

        “是芸兰,昨晚,阿提王子来找我聊了一晚上,他发现自己喜欢芸兰,却以为喜欢的是我”

        “是吗,哈哈哈哈哈,太好了,你没有走,允清,哈哈哈哈”

        于是便把她抱起来转圈圈,这时,姚可心,在芸兰房间里帮她梳妆:

        “芸兰,没想到,您服饰本宫才半年多余,便要离开本宫了”

        “娘娘,奴婢,奴婢舍不得娘娘”

        “哪有什么舍不得,去吧,这是你的归宿,不是吗,本宫希望你幸福,祝福你”

        “娘娘,您也要照顾好自己啊”

        “我会的”

        这时,戴杏来了,捧着一堆饰品:

        “皇嫂,您别站着了,快坐下吧,芸兰,这些是,皇兄赏赐给你的东西,现在你是以尚司嫁过去的身份,化妆当然不能少”

        “谢谢公主,谢谢娘娘,也谢谢皇上”

        “你一个人嫁过去那边,肯定会很寂寞的,所以这两名侍女,就随你过去吧”

        “好啦好啦,时辰快到,戴杏你代我送芸兰出嫁吧,我这身子不便”

        “是,皇嫂,走吧,”

        于是,姚可心替她盖了红盖头,来的人不多,就一些宫女,这时傅允清跟白若渠早在前殿候着

        这时,阿提勒鹰看到了芸兰出来,脸上挂着笑容,傅允清走到芸兰这边,刚好戴杏也在,戴杏对着傅允清笑了笑,点了点头,便把手放在傅允清手上,傅允清接过说:

        “芸兰,你要幸福,嫁过去那边,这也是你想要的一切,”

        “多谢,傅尚司,奴婢一定会好好服侍王子殿下”

        “阿提王子,你要记住,这个好芸兰别让她受了委屈,我现在把她交给你了”

        “傅尚司放心吧,你也要照顾好自己,还有白若渠白将军”

        “阿提王子,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她的,你们也要照顾好自己啊”

        “哈哈哈哈,希望我们大离跟耶蒙苏,友谊长存,来喝一杯”兰慎宇

        于是,所有人都喝下这杯酒,阿提勒鹰坐在轿子里,扶着芸兰上去,傅允清看着他们远走的背影,不禁感到激动。

        这件事情就告一段落了,这时,武将大赛的第一被皇上召进宫了,傅景萧跪下:

        “臣傅景萧,参加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你就是武将大赛的冠军,你该不会是傅允清弟弟吧,都姓傅”

        “回皇上,正是,臣的姐姐就是傅允清”

        “很好很好,傅太守的生了两个好孩子,来人,封傅景萧为御前侍卫兼一等将军”

        “多谢皇上。臣遵旨”

        于是。便有了这个赏赐。这时。戴杏吵着进来跪着:

        “皇兄。戴杏有话要说”

        “戴杏。你这毛毛躁躁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

        “皇兄。戴杏要取消跟白若渠的婚约。我不要白若渠了”

        “这又是怎么了。白若渠又惹你了,还是怎么了”

        “皇兄。您把白若渠,还给傅允清吧,强扭的瓜不甜,我已经尝到了这个苦,”

        “你确定,是你不要的白若渠,别到时再来哭哦,可没有了”

        “皇兄,我都说了不要了,您别罗嗦了,我走了”

        “行吧行吧,曹公公颁旨吧,傅爱卿你退下吧,孤要休息了。”

        “臣遵旨”

        出来后,看到了戴杏一个人在树下哭泣,一个人都没有,他走过去,拿着手帕递给她,谁知道,戴杏没有接,给了他一巴掌说:

        “大胆,本公主从小到大都没有人看过本公主哭,你居然,居然敢看本公主,你你你”

        “我?你有病吧,什么啊,我好心好意给你手帕,看你这么难受,你倒好直接给了我一巴掌,什么人啊”

        于是,便把手帕拿走了,这时,戴杏冲上去:

        “喂,你居然敢以下犯上,还有这个手帕,我要了,你不能拿走”

        “真的是,不可理喻”

        于是,便把手帕拿给她,气冲冲走了。这时傅允清得知两个好消息,一个是婚约取消了,另一个是她的弟弟傅景萧进宫了,

        她连忙安排司里的事情,司政司是属于管理整个司的,也就是属于,后宫的政冶,由于皇上一直不立皇后,后宫才有时候蠢蠢欲动的

        这时,傅允清已经处理好事情,拿着吃的来找傅景萧,路上就遇到了,便两个到亭子下的桌子上吃东西:

        “景萧?怎么了,气成这样”

        “姐姐,你来了,这宫里的公主,真的是,就因为我看她哭,她就打我一巴掌”

        “戴杏公主性子是比较急些,但是人很不错的,打着一巴掌,你也要好好长记性了,以后遇到这种事情,就回避,知道了吗”

        “姐姐,我知道啦,皇上今天封我一等将军,和御前侍卫了”

        “很好,那你要好好干,知道了吗,我走啦,待会还得去找德妃娘娘”

        “去吧,姐姐,我也要走了”

        这时,薛贵妃这几天,安安静静的,她养了一窝的鱼,还有一只小猫,突然路上遇到了傅允清:

        “臣傅允清参加贵妃娘娘”

        “起来吧,傅允清,你可真厉害,居然坐到了尚司这个位置”

        “娘娘说笑了,臣坐上这个位置,是因为臣能坐的问心无愧!”

        “傅允清,你,你居然干顶撞本宫,来人,给本宫掌嘴”

        “住手!”余贵妃

        “本宫当是谁呢,原来是余贵妃”

        “参加余贵妃娘娘”傅允清跟其他宫女

        “参加薛贵妃娘娘”余贵妃的宫女

        “姐姐,这是为何啊,允清现在可是尚司,是女官,您打了女官,对您的名声可不好”

        “本宫就是要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人,怎么,你也要阻止吗,你能阻止吗”

        “本宫为何阻止不了,咱们两个同坐贵位,一样的位置怎么了”

        “你,你,很好,余妃,你给我等着,走”

        这时,余贵妃把傅允清扶起来了,傅允清担心说:

        “娘娘,你不用为了臣顶撞薛贵妃的,臣没事,”

        “没事,本宫跟她是一样的,她不敢动本宫,放心吧,这后宫一天没有立后,我们就都是一样的”

        “臣谢谢娘娘”

        这时,朝堂上文武百官,都在讨论事情,这时薛贵妃的父亲薛崇使眼色,让旁边的蒋埕说:

        “老臣启奏皇上,这立后这事已经停留够久了,”

        “是啊,皇上,是时候立后了,国不能一日无君,也不能一日无后啊”其他大臣

        “这事,孤自有定夺,没什么事就退朝吧”

        这时,退朝后,兰慎宇回到房间直接吐出一口血出来,曹公公立马叫太医,这时,太医到了,德妃立马在身边,薛贵妃也赶来了,余贵妃也到了,德妃:

        “太医,皇上怎么样了”

        “娘娘,皇上这是劳累过度啊,臣马上开方子”

        “那你快去吧”

        “皇上,您快醒醒啊,臣妾还等着您莱陪臣妾放风筝呢”

        这时,兰慎宇醒过来了,:

        “放心吧,孤没事,德妃,你怀着孕就别一直这么劳累了,快回去吧”

        “不,臣妾不要,臣妾要一直一直陪着皇上,”

        “好啦,妹妹,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本宫呢”余贵妃

        “那,臣妾先回去了,臣妾告退”

        这时,傅允清扶着姚可心回去,兰慎宇把所有人赶出去,只留兰慎祁:

        “啊祁,还记得我跟你说事情吗,”

        “皇兄,别乱说了,臣弟,要你好好的,”

        “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立后吗”

        “我的身体,我知道,活不久了,我不想我的皇后,孤身一人,我舍不得让她一个人,明白了吗,”

        “皇兄,你一定会好好的,你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别乱说,还有,您的儿子也要出来了,在等几个月”

        “德妃曾经跟我说过,她说她希望她的儿子平平安安的,所有你这个储君,必须当”

        “皇兄,还有薛贵妃,还有余贵妃,还有吴才人,他们,都会有孩子的,您别乱想了”

        这时,傅允清跟姚可心两个人走在路上,姚可心说:

        “允清,我想要我的儿子可以平平安安出生”

        “可心,你别乱想,一定会的,小皇子一定会平平安安出生,继承皇位的”

        “不,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他继承皇位,我只要他平平安安,他是皇上的第一个孩子,也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我求过皇上,这孩子将来,绝对不当储君”

        “好好好,可心,我们不让他当储君,我们平平安安的过一生,以后,他有他的生活,健健康康就行了,”

        “允清,以后我要是走了,你一定要帮我好好的照顾好他,好吗,求你了”

        “可心,你胡说什么呢你一定会好好的,不许说傻话,我们一起看着他长大”

        于是,两个人便会心一笑,这时,终于遇到了白若渠,傅允清很放松走过去,白若渠却一把抱住她:

        “白若渠,你抱这么紧我要窒息了”

        “允清,我一定不会再放开你的手,你太吓人了,你怎么能这样吓我呢”

        “好啦,对不起,以后不吓你了,以后我们好好在一起,我们一起回家,一起做饭,等以后我们孩子出生了,我们就带他出去玩,我教他武功,这孩子武功五岁就得开始练!”

        “什么,五岁开始,太早了吧,我的孩子那么早就要受苦”

        “不早,五岁不早了,我都差不多五岁了”

        “嘻嘻嘻,哪有啊,我都八岁学的,”

        “难怪,你打不赢我”……

        于是两个人边说边笑走过去了,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吵吵闹闹的一辈子

        下午,戴杏拿着一些糕点来找傅允清:

        “公主?您怎么来了”

        “允清,我是来给你道谢的,谢谢你,之前要替我嫁过去耶蒙苏”

        “公主,您真是折煞我了,这都是臣该做的事情,再说了,臣这个位置,皇上也赏赐给臣了,这些东西您拿回去吧”

        “不行,傅允清你这些必须拿着”

        “那臣谢谢公主了”

        “哎,你拿着这些要去哪啊,你受伤了嘛”

        “哦,不是,是我的弟弟傅景萧,就是今天被你打了一巴掌的那个,我要去给他送药”

        “啊?我打得这么严重啊,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好啦,公主,我知道,臣的弟弟也不怪你,臣也不怪你,但是下次您可不许这么冲动了”

        “我知道啦,那要不我帮你送过去吧。刚好我去道个歉”

        “不用了,不用麻烦公主了,我去去就回很快的”

        “没事没事,我去啦,给我吧”

        “哎,公主,这些糕点您也拿过去吧,臣吃不了那么多”

        “行,我走啦”

        这时,傅允清察觉到了什么,突然有黑衣人跑过去,傅允清连忙追上去,可惜那人太快了,傅允清追不到,便往回走了

        这时,戴杏悄悄咪咪来到了傅景萧这里,突然,傅景萧掐住戴杏的后劲拖出来:

        “大胆,小贼,往哪跑”

        “什么叫贼啊,是我,戴杏,你连我都不认识了,疼死我了”

        “公主?臣不是故意冒犯公主的”

        “算了算了,那个,我今天打了你一巴掌,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对了这个药是你姐姐要我拿给你的,还有这些糕点,是我想要给你的”

        “我姐姐,劳烦公主帮忙拿过来了,也谢谢公主赐糕点了”

        “没事没事,对了,我帮你上药吧,不然你看不到”

        “不用麻烦公主了,臣可以的”

        “你给本公主坐下,快点”便上药了

        “斯,轻点,公主,轻点”

        “你别动别动”

        这时!兰慎宇晚上来到了姚可心的寝宫,姚可心看到了,行礼:

        “臣妾参加皇上”

        “好啦快起来吧,”

        “谢皇上,皇上今儿怎么来了,臣妾都没有准备,用膳了嘛”

        “孤吃了,孤今天来,是想要问立后一事”

        “皇上,臣妾已经说了,臣妾不想当皇后,臣妾只想平平安安过完一生带着孩子一起,曾经臣妾是真的想要当皇后,也是为了这个位置才当妃,可是如今臣妾不一样了,臣妾不能让孩子受到危险”

        “德妃,孤明白,放心吧,没有人敢伤害孩子,有孤在,因为你怀孕了,很多大臣都力荐你和薛贵妃当皇后,可是,孤左右为难啊”

        “那皇上,为何不让余贵妃呢,余贵妃娘娘,聪明伶俐,贤良淑德,正是皇后的不二人选”

        “有道理,余贵妃,他弟弟正好是丞相,少时自从成家了都好久没有进宫了”

        “成家后,当然忙着家里的事情了,皇上身边有允清,有白将军,还有皇弟,又有臣妾,让余丞相去放松放松吧”

        “说得有理啊,德妃,之前孤还在怪你,还这么对你”

        “臣妾不要紧,臣妾都能理解,”

        第二天朝堂上,还是立后一事议论纷纷,突然兰慎宇:

        “各位爱卿,孤已经有人选了,皇后就由余氏余贵妃来继承,各位爱卿可有疑问”

        “皇上,这,余氏虽然高端但是,薛氏岂不是更符合皇后娘娘的人选”苏摩

        “皇上,老臣赞同”傅太守

        “皇上,老臣也赞同”各部分大臣

        “皇上,老臣是觉得,臣女也不错”薛崇

        “薛国长,您的女儿可以,那为什么我的女儿不行”余鹏

        “好啦,孤心意已决,封后大典就定在这个月的十五,不得有误,退朝”。

        “恭送皇上”

        wap.

        /110/110206/28603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