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等你一世一生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宫中遇害

第四章 宫中遇害

        晚上,傅允清一个人拿着盆水准备去梳洗一下,一进屋里。看着那些赏赐头就大,不知道要放在那里,放下水对姚可心说:

        “可心怎么办啊,这些东西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啊,收拾一下吧,对了,你今天怎么敢和王爷说话啊”

        “王王王,爷?谁啊啊,啊!该不会是……”

        “嗯,对啊那个白若渠就是王爷,虽然他和皇上没有一点点关系,但是呢,他久经沙场,每次出征都战胜,打下了好几座城市呢,你啊,还敢那么跟他说话,也许你是第一个呢”

        “呵,怎么可能呢,敢敢,这么跟他说话的人,多了去了,更何况我一个人呢,而且或许他的老婆,也敢这么跟他说话呢”

        “允清,你说什么呢?人家那现在还年轻呢,什么老婆啊,他啊至今还没娶妻,不知道是为什么呢”

        “是吗?算了,那是他的事情,咱们还是别管了,睡觉吧!”

        于是,便睡下了,第二天是兰慎宇的弟弟,兰慎祁回宫之日。宫里的人忙进忙出,包括傅允清他们,宫里要办酒宴。所以比较忙,这时,白若渠来了,看到了傅允清在忙,连忙凑过去,傅允清立马闪开,让人觉得很生疏。

        一个公公来了,看到了白若渠说:“王爷,皇上有请,请王爷移步过去灵禧宫”

        “好了,我马上去!”

        还不忘看了一眼傅允清。他心里想:“白若渠,你想什么啊,怎么一直看着她,别看了,你一定是疯了!疯了!”

        这时,傅允清到外面拿东西时。忽然有一支箭射过来,正好中了她的头发,傅允清拿下箭走向草丛间,看到了,一个男子,长得眉清目秀的,一脸妖孽的样子说:

        “这箭,你射的!”

        “这里除了我,你还看到了第二个人嘛”

        “你!你个混蛋,你知不知道。如果一不小心会死人的!”

        “这不还没死人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啊”

        “你!你还是不是人啊!是不是得等人死了你才知道啊”

        “喂,死就死了,有什么的”

        “道歉吧!”

        “为什么啊”

        “因为你射箭射到了我,这难道你没错吗”

        “我不,我就不。看你能怎么样”

        “你,你这个混蛋!”

        于是,拿去小石子扔向他,他的额头立马伤了,傅允清,拍拍手上的灰尘说:

        “我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冶其人之身,呵!哈哈哈”

        “你!你站住,啊斯,好痛啊,你敢扔我,你知道我是谁嘛”

        “我管你谁呢,谁怎么样对我,我就怎么还回去”

        “你,你,你,你给我站住,别走”

        可是傅允清已经走了好远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其实刚刚那个男的就是兰慎祁,他一早就进宫了,摸着受伤的额头,去包扎去了

        傅允清回到大堂看到了,大家几乎忙得快完了,花公公来说:

        “各位姑娘们,好了,停一下吧,差不多可以了,咱们敢走了,这些已经不管咱们的事儿了,走吧,姑娘们”

        “是!”

        全部人异口同声,而另一边兰慎宇正在和白若渠说话,兰慎祁进来了说:

        “哥,若渠,你们也太不仗义了吧,我回来了,都不来接我啊”

        “啊祁?你,你,你怎么那么早就回京了”兰慎宇

        “哥,这不我想你们了,就早回来了”

        “就你会说啊,你的这嘴巴什么不甜啊,臭小子,这段时间怎么样啊,你额头怎么受伤了没事吧”白若渠

        “哎呀,就一点点小伤啦”

        “谁干的啊,跟哥说”

        “谁敢啊,就我不小心磕到了,没事啦”

        “好了,晚上,哥为你接风洗尘,特意准备了酒宴,犒劳你一下”

        “那臣弟多谢皇兄了”

        “哈哈哈,好了,不用在意那些礼节了”

        感情越好就越让人担心,以后的背叛,往往的危险就是这样开始的

        没有感情,就没有杀戮,没有你哪里来的爱情,得有你才有这么圆满的爱情

        中午,傅允清出来,看到了白若渠,立马绕道走,白若渠立马拦住她说:

        “喂,傅允清,看到我有必要这样躲避吗,我又不是老虎,又不会吃了你”

        “是啊,你是不会吃了奴婢,但是奴婢怕皇上吃了奴婢,王爷,你是王爷,说什么都对,奴婢告退了”

        “喂喂喂,傅允清,你站住。你说什么呢,什么吃了你啊,我问为什么要一直躲避我啊,就因为我是王爷吗”

        “没有,奴婢没有躲避你呢,王爷似乎还欠奴婢道歉呢”

        “哪有啊本王哪有啊,你别瞎说”

        “花灯节那晚……王爷。你好像还没道歉呢”

        “你,不应该是你本王道歉吗?明明是你的错,还赖在本王身上啊”

        “胡说,明明是你,骑马不小心,差点撞到人,还赖奴婢呢”

        两人就一直争吵,淑裕宫是薛贵妃的地方,有一位宫女给她说:

        “娘娘,皇上近日好像很宠那么新来的宫女呢”

        “哦?是吗?那那宫女叫什么啊”

        “回娘娘,傅允清,父亲只是一位小官”

        “呵,几乎都是贱人,柔儿,你应该知道怎么办了吧,去吧,解决掉了”

        “是,奴婢遵旨”

        傅允清好不容易和白若渠争吵完,回到房间后,柔儿捂着面来到房间,引她出去,傅允清看到了,立马出去了

        这一路一直追,傅允清也会一点点武功,两人就一直飞檐走壁,这时,来到了枯井外面,傅允清问:

        “你是谁,有什么目的”

        “呵,目的,有啊,就是让你死!”

        便二话不说,把她推进古井里面,柔儿立马走了,古井很深,傅允清一摔就是脚扭伤了头部磕到了石头,晕倒了

        晚上,皇宫正在办酒宴,为兰慎祁接风洗尘,姚可心正在找不到傅允清,这时,酒宴开始了,花公公来了说:

        “傅允清,去哪了”

        “回公公,应该是去换衣服了吧”

        “叫她快点。还得给各位贵人们倒酒呢”

        “是是是,允清啊,允清啊你去哪里啊”

        “朕今日办这酒宴,就是为了给啊祁接风洗尘的,欢迎回宫啊”

        “谢皇兄。皇兄请”

        “是啊,皇上,这皇弟去了沙场,又瘦了不少了,今日得多吃了”余贵妃

        “多谢皇嫂关心”

        “皇上。臣妾觉得今日得有些舞会才能热闹,所以啊,臣妾就安排了一些舞,为皇弟洗尘”

        “皇嫂有心了”

        晚会开始没多久,白若渠一直看傅允清的影子。包括,兰慎祁也一直看傅允清,可是,过了好久,还是不见她

        这时,姚可心偷偷来到了,白若渠耳边说:

        “王爷,不好了,求求你,救救允清吧”

        “发生什么事了,傅允清人呢”

        “允清,不见了!”

        “什么,你怎么到现在才说啊”

        于是白若渠匆匆离场,行了礼说:

        “皇上,臣有急事,先告退了”

        于是,白若渠便满宫里找,一直喊:傅允清,你在哪里,傅允清,你出来啊,傅允清

        “允清,你在哪里啊,允清,允清,允清”姚可心

        傅允清的眼皮动了动,睁开眼便看到了,黑漆漆一片,又看了看上面,离下面很高,她的脚又受伤了,根本动不了,她靠着毅力心想: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在宫里,我要活着,活。着

        白若渠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她,这时,兰慎祁觉得一直看不到傅允清,便假装要上茅房,出来了,听到了,白若渠喊傅允清,他一直看不到的宫女原来叫傅允清

        这时,傅允清用力站了起来,轻哼一声:

        “啊!傅允清,你可以的”

        于是想要飞出去,但是太高了,她的武功根本不行,白若渠找了整整两个时辰,傅允清已经开始,发昏,发冷

        这时,白若渠觉得一个地方没有找,那就是古井,便来了喊:傅允清,你在哪啊,你听到回一声啊,傅允清,傅允清!

        古井里的她以为听错,但是她在听一次,没错就是白若渠的声音,她用力大声回他:

        “白,白白若渠,我我。我在这里!!!”

        “傅允清!是你吗”

        “是,是,是我,救,救救我”

        “没事的,放心”

        白若渠把自己的腰绑着绳子,飞了下去,傅允清看到了他,简直哭了,用力抱住他说:

        “白若渠!真的是你,呜呜,我以为我要死了,我好怕啊,呜呜~”

        “笨蛋,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死!”

        “呜呜,白若渠!!!”

        “你知不知道我担心你担心得要命,你什么地方不能玩,偏要来到这古井啊”

        傅允清晕倒了,白若渠一直叫她都没有回他,这时,姚可心找到了古井,看到了兰慎祁,便叫他来帮忙把白若渠弄上来

        傅允清上来后,兰慎祁问:

        “她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的,无碍,只是晕到了”

        “你快去请太医”

        “可是,像我们这种奴婢是不可以叫太医的”

        “谁说的,我去”

        白若渠便把傅允清扶回自己的寝宫里,这让很多人议论,把傅允清放在自己的床边,看着她,笑了笑说:

        “白若渠,你在干嘛呢,你不会是喜欢她吧,不行不行的,怎么可能呢”

        说完又摸了摸自己的心,心扑通扑通的跳不停,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他确定,不想让傅允清出事更不想她死。他想一直保住傅允清。

        wap.

        /110/110206/286035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