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吧,财阀大佬暗恋我很久了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婆婆,把球扔回来可以吗

第八章 婆婆,把球扔回来可以吗

        那日江家小姐生日宴会上,周家少爷就看上了她姐,可惜没来的及搭话人就不见了。

        谁知峰回路转,她竟然被抛弃了,周家少爷辗转找到她家。

        得知家里的情况,保证到,只要他们把她姐送过去,人,他会帮忙捞出来。

        赵雪莹恨恨道:“她骨头能有多硬,不行就绑了送过去,当初和顾言烨结婚的时候,不就跑了一次,绑了送过去,还不是乖乖呆了三年。”

        叶思怡想想也是,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叶眠变得不一样了。

        只是被她看一眼,就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想说这话,却被赵雪莹给打断了。

        “倒是你,抓紧时间复习功课,这次如果还是不能被华才学府录取,我的人就要被你给丢尽了。”

        叶思怡不满的点头,“妈,你明知道华才学府有多变态,我的分数明明够了,可是他们竟然……”

        “还给自己找理由,如果你能拿第一,他们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你。”

        叶思怡委屈的撇撇嘴,“变态那么多,第一有那么好拿吗?”

        赵雪莹还要叨叨,叶思怡赶紧道:“我会好好努力,争取拿第一的。”

        坐在沙发上的叶眠看着赵雪莹放下的名片,发呆好久。

        她们不来,好多的事情都被她给淡忘了。

        偏偏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让她想起来。

        六岁那年,她被保姆喂了热腾腾的粥,烫的口中都是泡,后来泡破了,化了浓,一股子腥臭味,她忍无可忍,只能吐出来。

        结果被他们认为是口水,还是带着臭味的口水。

        不仅认为她是傻子,还是个被上帝遗弃的孩子,就毫不留情的把她丢到了乡下。

        自生自灭。

        还好她遇到了一好心的镇阿姨。

        甄阿姨是个大夫,自己开了家小诊所。

        不仅治好了她的口疮,还鼓励她站起来,说她站不起来都是因为心理障碍。

        后来她正常了,能开口,能站立,甄阿姨就给她家打电话,说她好了。

        她怨恨过,可又有哪个小孩子不想回家呢?

        于是她日日都到村头去等待,等着他们,接她回去。

        日复一日,结果什么都没等来。

        从那时起,对于家人,她就彻底死心了。

        路子焱从后院进来是,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眠哥,真让人心疼。

        其实从叶家那两个人进来时,他就注意到眠哥不一样了。

        多了些戾气,没有了平常的风轻云淡,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自信。

        他很生气,想要做些什么?

        但那是眠哥的家事,他作为外人,不好动手。

        所以,他随手拿起了周家少爷的名片,装进了衣兜。

        抬手在叶眠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茶都凉了。”

        叶眠回神,道:“帮我倒了,把茶具收拾了,我去看看地。”

        路子焱点头,“眠哥,这两天别找我哦!我要去约妹子了。”

        叶眠头都没回,只道:“悠着点。”

        路子焱麻利的收拾了茶具,出门开车扬长而去。

        ……

        帝都陆氏集团。

        此时总经理的办公室里,一身西服的男人站在窗前,看着窗外。

        笔挺的背影在逆光下完美的像是一副画,饶是跟了他十多年的容迟推开办公室的门,看到了这一幕也不禁暗暗咋舌,总裁这样完美的人,究竟会被怎样的姑娘征服?

        听到响动,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办的怎么样了?”

        容迟赶紧恭敬回答道:“江家已经从帝都消失,叶家只封了资产,带走了叶剑锋,下来怎么做?”

        江家在帝都的地位好歹也算第二阶梯,能让第二梯队的江家无声无息的消失,也就只有这个神秘的财神爷有这魄力。

        男人道:“等着,保释金翻一百倍。”

        容迟“啊~”了一声,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回道:“是。”

        又小心翼翼的补了一句:“叶家得罪您了?”

        “没有,只是和叶家某个人有些渊源。”

        容迟想:肯定是得罪了,不然什么渊源值得他们财神爷动手?

        一个气数将尽的小家族,就算财神爷不动手,他们也迟早要玩完。

        想着,容迟道:“要不要我给打声招呼?”

        一身冷气凛然的财神爷似乎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周身的寒气收敛了不少,嘴角似有若无的噙着一抹笑意。

        饶是最熟悉他的容迟都惊了,这张完美的脸上唯一不完美的就是,没有什么表情,像是带着面具的假脸一般。

        此刻,他竟然看到了丝丝笑意,看来这个叶家,他得好好留意了。

        而男人坐回到他的总裁椅上,看着容迟,用低沉而柔和的声音说:“活命之恩。”

        活命之恩?

        容迟觉得他白跟了总裁十多年,活命之恩却把人给弄进去了?

        他好想说:报恩不是这般报的。

        可是他不敢。

        还是说总裁想把他们打入谷底,再让他们登上人生巅峰。

        想想他们总裁那无所不用其极的性子,也许真有这个可能。

        当总裁的恩人真累。

        当总裁的助理更累,他就觉得,此时总裁这突如其来的温柔就挺吓人的。

        果然,下一秒温柔不在,只清清冷冷道:“我不想城东周家人再出现在帝都。”

        周家?

        才灭了一个江家,又换周家了,又是一个第二梯队的家族。

        财神爷这是跟第二梯队家族杠上了。

        作为专业的助理,他只道:“好!”

        来到了后院儿的叶眠,看着路子焱翻过的地。

        “这小子,才翻了三分之一就跑去玩了。”

        叶眠十分不满的喃喃自语。

        快去换上农作的衣服,戴上草帽,拿起锄头,开始翻地。

        正翻着,一颗棒球飞了过来,她一抬手,稳稳的抓住了从耳边呼啸而过的棒球。

        拿到眼前看了一下,“幸好不是炸弹,否则得死翘翘。”

        说着,看向了球的来处。

        而这时,院子外面爬上来了一个半大小子。

        因为离得远,见她穿着宽大的衣服,戴着草帽,拿着锄头。

        就大喊:“婆婆,麻烦啦,能把球给我扔出来吗?”

        wap.

        /107/107406/27915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