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吧,财阀大佬暗恋我很久了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九章 听我解释

第二百零九章 听我解释

        回到顾家老宅之后,顾言烨开了几瓶酒,坐在沙发上一直喝闷酒。

        顾老夫人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顾言烨身上的衣服还没干,还一直愁怅喝酒,心中担心他,就走了过来。

        “怎么了?外面下了这么大雨,你怎么淋着雨就回来了?发生了什么事情给我说说。”顾老夫人耐心的问道。

        顾言烨放下了手中的酒杯,长长的叹出了一口气,眉间凝聚着一团惆怅与无奈。

        “奶奶,我和叶眠……好像已经再也没有可能了,但我是真的爱上了她,只是,可惜,她好像也不愿意给我机会了。”

        顾言烨的眼底尽是失落与后悔,每当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太容易得到人或者东西,往往不会被人珍惜。

        过去的这些年,顾言烨对叶眠根本也不好,甚至还出轨柳卿卿,做了许多对不起叶眠的事情。

        当真正失去叶眠的时候,顾言烨才看清楚了自己的心,或许这就是对他的惩罚吧,只能是爱而不得。

        “你明白的太晚了,叶眠的身边已经有了适合她的人,你要是早点明白这个道理,并且挽回她,你们还是有可能的。”

        “我当时怎么劝你的,早就让你对她好一点儿,你偏偏不听,非要喜欢这个柳卿卿,柳卿卿到底有什么好的?”

        顾老夫人无奈的拍了拍顾言烨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一切都是因为明白的太晚,顾言烨心里不甘,但也无可奈何,只能独自后悔。

        带着叶眠回去疗伤之后,路子焱很是生气开口。

        “你明知道你一个人独自赴约危险,你偏偏要去,看看,现在受了伤,也落入了柳卿卿的圈套。”

        叶眠本来以为柳卿卿也没有什么能耐,就没有太在意这些事情,谁知道柳卿卿这么恨她,甚至不惜请来了打手当绑匪,也要除掉她。

        “她请来的那些打手也的确有些水平,估计是花了不少钱,看来是有意置我于死地,我也不知道她会来这一招,竟然直接想杀了我。”

        “这次是我大意了,也轻敌了,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了,以后绝对不会了,以后我无论对谁,也不会这样了。”

        知道路子焱是在生气,叶眠的态度变得很好,她的语气也温柔了几分,自责似的低下了头。

        一番安慰无果,叶眠只能委屈的装可怜,路子焱又开始心软了,揉了揉她的头。

        “好了,都过去了,都是我不好,早知道我当时就偷偷跟着你了,这样还能保护好你,省得你再遇见什么危险。”

        路子焱觉得心里很是内疚,自己没有保护好叶眠,甚至还让顾言烨第一个找到了叶眠。

        “放心吧,这一次只是我大意了,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情况,柳卿卿既然想害死我,我以后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说起柳卿卿,叶眠的眸里就溢出了一抹愤怒,自己受了这么多的苦,还都是要拜柳卿卿所赐。

        “你就放心吧,我早就把她安排好了,一定会帮你好好出口恶气的,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既然她柳卿卿敢伤害你,我就让她痛不欲生。”

        路子焱的声音裹了一抹深寒,自从柳卿卿开口说出叶眠掉下去的那个地方,路子焱已经让人把她扔到了荒郊野外。

        柳卿卿独自走在林间的路上,感受到了孤独与无助,发现前不久有灯火闪烁,应该是有一些村子。

        正迫不及待的想要赶过去,这还刚刚靠近那个村落,有几个和醉酒的流氓过来,用不好的目光打量着柳卿卿。

        看柳卿卿皮肤白皙,姿色也不错,在村里还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女人,就起了不好的心思。

        “哟,小姑娘这是迷路了吧?过来跟着我,我带你回去啊……”流氓伸出了手,醉醺醺的说着,眼神里难掩痴迷。

        “滚开,离我远一点儿,我才没有迷路!”柳卿卿看着这几个油腻的男人,只是觉得十分反胃,忍着想吐的感觉。

        奈何柳卿卿的力气,根本比不上这些一个男人,她越是挣扎,这些喝醉的男人就越高兴。

        “这小姑娘的脾气还挺烈的,我还没见过这么白的姑娘,真是不听话,今天哥哥就教教你!”

        几个男人一拥而上,柳卿卿完全是无力招架,双手双脚不断的挣扎,奈何无法以一敌众。

        风水轮流转,柳卿卿也遭到了自己的报应,就这样被几个流氓给非礼了,直到看见柳卿卿大出血,给这些流氓吓的落荒而逃。

        “孩子……我的孩子……”柳卿卿捂着肚子,双手已经满是鲜血,她崩溃的大哭,从来没有如此绝望过。

        柳卿卿已经是奄奄一息了,而且崩溃发疯,她感觉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希望。

        就在这个时候,从暗处里走来的一个人,他的身边还跟着几个手下,他缓缓的招了招手,冷声说道,“把她带回去。”

        次日一早,顾言烨还想给自己找机会,亲自跑到了小洋楼,又给叶眠买了一些礼物,赔礼道歉。

        “你来这里干什么?你觉得我会稀罕你的这些东西吗?谁欠你这些钱!拿这些东西,给我滚!”

        叶眠根本不屑多看他一眼,把这些东西全都扔了出去,不给顾言烨留丝毫的情面。

        不知道顾言烨怎么就跟脑子抽筋一样,最近开始对她死缠烂打了起来。

        叶眠还不想让路子焱误会,她如今已经有了路子焱,都不能再接受别人的东西。

        “就是,也就你顾言烨会这么不要脸了,当初是你要离婚,现在死皮赖脸过来的人也是你,你的这些破东西谁稀罕呀?拿去骗别人吧!”

        看着顾言烨的到来,筱小也是心头一阵窝火,说着,就要拿冷兵器把他赶出去。

        “叶眠……你听我解释……”顾言烨他还想再说些什么,眼看筱小把冷兵器举到了他的面前,只能被筱小生生赶走。

        康亦之等人晨训回来,叶眠已经站着等候多时了,她的红唇轻启。

        “这么长时间的高强度训练,大家一定辛苦了,先休息休息吧。”

        wap.

        /107/107406/283270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