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之这个系统有点怪段木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他怎么来了?

第四十三章 他怎么来了?

        酒馆内坐了许多人,但都屏住呼吸,神色紧张的看着大厅中心。

        “段木老大……”

        见到段木后,大奥眼睛一亮,那摸样就仿佛是见到救星一般,急忙迎了上来:“您可算是醒了。”

        大奥的话语,顿时将所有人的注意都吸引到了段木身上。

        大厅中心喝酒的男人,也放下酒杯,缓缓转身看向段木。

        段木抬头看去,男人的双目细长,带着一股让所有人看到,都不由心惊的煞。

        在视线交错的一瞬,段木只感觉整个世界都被蒙上了一层猩红色,甚至影响到了段木的嗅觉,让他在恍惚间仿佛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

        好强的杀气!

        段木脸色未变,但双眸深处却闪过一抹凝色。

        不同于昏迷,醒来的男人,身上多了一种不怒自威的压迫感,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一种不经意间展露的气势。

        这让段木明白,酒馆内的恶人,为何会一反常态,变得这么安静了。

        “老大。”

        羽二重站在西阵织身后,见段木与西阵织两人间的氛围有些紧张,对于段木好感度极高的她,急忙道:“这位就是段木老板,昨天帮了我的人。”

        “嗯。”

        西阵织点了点头,缓缓站起身。

        嗡!

        几乎在他起身的瞬间,空间为之一震,段木只感觉周身空气变得无比粘稠,举手投足都变得极其艰难。

        强烈的危险感,刺激得段木浑身汗毛直竖。

        席卷而来的灵压,更是让段木神经瞬间紧绷,下意识戒备起来。

        周身灵压轰然爆发,段木目光阴冷的与西阵织对视,那种仿佛从灵魂深处涌现而出的阴森气息,悄无声息的弥漫在整个酒馆当中。

        两人的对峙,形成了宛若实质般的压迫感,像乌云般压下来,令酒馆内的恶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

        这两位不会打起来吧?

        大奥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的往酒馆入口挪动,由不得他不怕啊,场中这俩位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眼睛还不会酸的疯子,真要是打起来……抛开胜负不谈,酒馆内碍事的家伙,绝对会被杀个一干二净!!

        “滋滋~~~”

        而就在这时,一个诡异的声音传来,打破了酒馆内的寂静。

        神经紧绷的众人,都不由循声看去,映入眼帘的是……坐在吧台后边,正在用吸管喝草莓牛奶的卯月,刚刚的声音正是吸管所发出的。

        这一幕,让众人嘴角都不由抽动了一下。

        就连段木那阴冷的目光都忍不住一僵,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卯月,这混蛋还真是毫无紧张感啊,你家老板都要跟人打起来了,居然还在那里喝草莓牛奶。

        “呃…抱歉……”

        卯月被众人的目光吓了一跳,急忙吐出吸管,场中紧张的氛围,她自然看的出来。但两人间那种剑拔弩张的灵压交锋,因为结界的缘故,她却是完全感觉不到,所以并没有觉得有多危险。

        “酒不错。”

        就在这时,西阵织突然开口道,随着他的开口,那种强悍的灵压波动顿时消散,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我会再来的,酒钱和委托费下次我会一起带来。”说罢,他直接向着酒馆外走去。酒馆内的恶人见状,刷的一下,无比整齐让开了道路,那摸样犹如列队相送一般。

        段木则是犹豫了一下,没有伸手去拦,而是任由对方从自己身边走过。

        一来是他觉得‘大恶人’应该不会赖账,二来……刚刚的灵压交锋,让段木明白,对方要是真想走,自己想拦也拦不住。

        “放心吧。”

        羽二重不知何时来到了段木身边,小声道:“我家老大除了喜欢将遇到的强者砍死外,其他方面都挺不错的。他刚刚那样,就是身上没钱,又觉得……”

        “少废话!”

        西阵织冰冷的声音传来,让羽二重打了个冷颤,这个膀大腰圆的‘姑娘’急忙屁颠颠的跟了上去:“老大,我这不是帮你解释一下嘛,段木老板这个人真挺不错的。”

        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段木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副队长级!

        而且哪怕放在护庭十三队中,也是极强的副队长。

        虽说先前就已经有过预想,但当西阵织真的展露出副队长级别的灵压时,还是让段木隐隐有些心惊。

        “呼~~”

        见到西阵织离开,酒馆内的众恶人都不由大口喘起了粗气。

        “哇,果然不愧是大恶人,那种压迫感简直太可怕了。”

        “我先去趟厕所……”

        “呃,我也去。”

        “……”

        酒馆内瞬间变得喧嚣起来,一部分人开始探讨刚刚的事情,另一部分则是纷纷凑到了吧台前:

        “喂,卯月大姐,西阵织大人居然说酒不错,难道他喝得跟我不一样吗?”

        “就是,就是,我们也不是没钱,有好酒也该给我们喝点吧。”

        “说,多少钱。”

        “……”

        卯月虚着眼道:“酒都是你们自己从酒桶接的,你看那个女人在其他酒桶接酒了吗?”

        “那西阵织大人怎么说酒不错呢?”

        “我怎么知道,没准他口味比较独特呢。”卯月一脸不耐烦的道:“爱喝不喝,想喝好酒自己去编号前几的区域买去。”

        众人对视了一眼,纷纷上前交钱,排队在羽二重接酒的酒桶前接了一杯。

        这帮人……

        段木看着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劣质酒的众人,脸色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他就不明白,流魂街能喝酒的地方有都是,这帮人为什么一个个都跑来这里喝卯月的高价劣质酒,何况他们也不是会花钱买酒的人啊,想喝酒基本不都是靠抢的吗?

        难道在酒馆里喝酒很舒服?

        摇了摇头,他没有继续探究这帮恶人的脑回路,而是坐在了吧台前问道:“他是什么时候醒的?”

        “不知道,反正我来开门的时候,他就已经坐在那里了。”

        卯月从柜台下边拿出一碗拉面递给段木:“跟个闷葫芦一样,除了问我一句你什么时候醒外,就一直坐在那里喝那个猛女给他接的酒,一共喝了六杯,我都记在账上了。”

        猛女?

        段木愣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卯月口中的猛女是指羽二重。

        “对了,这次委托有多少钱啊?”

        段木吃了口拉面,随口道:“100万环。”

        “哈?那你怎么能让他走啊!!”

        “……我倒是想拦。”段木虚着眼道:“放心吧,他要是真想赖账,也不会等到我下楼才走了。”

        羽二重先前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她的意思段木还是明白的。

        西阵织用灵压震自己一下的行为,就是想表达一件事:

        我没钱,先欠着;我比你强,你别拦我。

        明白归明白,但段木还是感觉极其的不爽,一个欠钱的装什么大尾巴狼,显露灵压也就罢了,居然还拿灵压来压迫债主,吓唬谁呢?

        段木越想越气,早知道昨天就将空鹤大姐请来帮自己压阵了。

        其实这点倒是段木误会了,原本西阵织的确只是打算显露一下灵压,但他没想到段木居然会那么大的反应。

        当时他要是收了灵压,反而会给人一种自己怕了段木的感觉,结果两人就僵持了下来。

        最后还是卯月给他一个台阶,让他违心的说了一句‘酒不错’,这才把原本打算说的话说了出来。

        铃铃铃——

        就在这时,吧台上方悬挂的铃铛突然响了起来。

        “诶,有委托。”

        卯月急忙站了起来,但随即才想起段木今天并没有出去工作,又坐回了原位:“你自己上去接待吧。”

        “总觉得你好像越来越不务正业了啊。”

        话虽如此,但段木还是端着拉面出了酒馆,沿着侧边楼梯上了楼。

        “嗯?”

        当段木上了二楼,看到那个拉动铃铛绳的身影后,微微一怔。

        他怎么来了?

        “那个……”

        来人见到端着拉面的段木后,眼睛一亮,有些怯怯的道:“老板,我…我想…跟您学习回道。”

        “啊,对了,我是山田花太郎,昨天我们有见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