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之这个系统有点怪段木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大空鹤练武堂

第十九章 大空鹤练武堂

        段木的伤好得很快,空鹤给他治疗时用了许多珍贵草药,再加上段木在‘回道’方面的能力并不弱于四番队,短短三天就已经彻底痊愈。

        养伤的这三天他没闲着,虽然没有办法修炼,但沉下心将新获得的知识彻底掌握还是可以的。

        中级鬼道到达‘中级’后,让段木将白雷升到中级后‘灵子控制’的瓶颈再次突破,触类旁通下,他白雷熟练度也暴涨了近百,如果再与大丸厮杀的话,对方绝对不可能再将他的白雷硬接下来。

        志波空鹤这几天没有出现,据岩鹫所说,她这几天一直在地下忙活些什么。

        期间卯月也来探望过段木,顺便将活蹦乱跳的岩鹫训斥了一顿,而被训斥的岩鹫……段木总觉得这货好像很高兴一样。

        来到流魂街四年,段木还是第一次连续休息这么久,没有接受委托,这让段木总觉得好像少点什么似得。

        而就在段木准备告辞离开时,一直神神秘秘忙活什么的志波空鹤出现了。

        客厅中,叼着烟枪的空鹤,看着段木问道:“伤怎么样了?”

        “全都好了!”段木挥舞着手臂,以证明自己好得差不多。

        空鹤将烟枪在灰缸上敲灭,起身道:“刚好,我这边也准备好了,你和岩鹫一起来吧!”

        “啊?”

        段木一愣,转头看向身边岩鹫,却发现岩鹫和他一样,都是一脸迷茫之色。

        “愣着做什么呢,难道要我拖你们两个下去吗?”发现两人没有跟来,空鹤回头叱喝了一声。

        岩鹫脸色一变,急忙快走几步跟上空鹤。

        我是来告别的啊……

        段木眼角抽动了一下,将准备告别离开的话咽了下去,毕竟这位大姐脾气是真的火爆,他可不想像大丸那样被按到地底去。

        空鹤带着两人沿着台阶一路向下,台阶就宛若无限一般,三人走了近五分钟都没有看到底。

        “大姐,你到底是挖了多深啊??”憋了半天的岩鹫,终于忍不住问道。

        “大概一千多米吧。”

        “一千米??”

        段木咋舌,这种建筑能力果然还是这么不可理喻啊,短短三天居然挖了这么深。

        又走了几分钟,台阶的尽头终于出现了一抹光芒。

        “到了。”

        空鹤转过身,神色自得的指着身后道:“这就是我最新打造的‘大空鹤练武堂’!”

        这名字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简单直接,自恋度爆表啊!

        段木心中默默吐槽一声,随即看向空鹤背后那无比广阔的巨大空间。

        大空鹤练武堂极为宽广,从入口根本看不到这片空间的全貌,而且练武堂顶端不知铺垫了什么东西,让整片空间都无比明亮,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是地下一千米,段木可能都会认为这里是地表上的野外。

        看着有些像浦原喜助所打造的游乐场,但相比段木记忆中的‘浦原游乐场’,这里要规整很多,中央有着一个个擂台,每个擂台周围刻着一个个发光的符文,不断向外流露灵压的波动。

        看着眼前这片空间,岩鹫仿佛想到了什么,那张脸瞬间就白了,颤声道:“大姐,您不会是想……”

        “这次可不会像上次一样。”

        空鹤怪笑一声:“在让我满意之前,无论是哭还是哀嚎,你都别想离开。”说罢,她转头看了眼一旁神色迷茫的段木:“你也不例外。”

        “哈?”

        段木和岩鹫同时一呆,不过不同于岩鹫的恐惧,段木理解了空鹤的话后,眼中顿时露出狂喜之色。

        这些天里,段木一直在思考,该去哪里学习中级鬼道。

        求助志波空鹤教导自己,他也有想过,毕竟志波空鹤是连静灵庭死神都承认的‘鬼道高手’,但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去求助。

        虽说以这次的事件来请求志波空鹤教导自己鬼道,应该不会被拒绝。但这么做有明显挟恩图报的意图,会让这次事件从‘朋友间的相互帮助’变为一场‘交易’,甚至有可能失去空鹤的友谊。

        相比学习鬼道,空鹤的友谊对于段木来说,显然要更为重要。

        现在空鹤主动提了出来,段木又怎么可能会不为之狂喜!

        “大姐,其实我自己修炼也是可以的……”岩鹫小声道。

        “可以?”

        空鹤冷笑一声:“一个只有灵压强度与高级席官等同,实际战斗力不过比低级席官强些的家伙,就已经让你毫无抵抗之力了,你哪来的勇气说自己可以的?”

        岩鹫张了张嘴,辩解不能。

        “你给我到西南角最后的擂台上去,那擂台是我用灵璧打造的封禁台,周围加了稳固与封绝的灵纹,是专门为修行志波秘术准备的,当你能够成功沙化掉那座擂台,便继续去下一座擂台。”

        “西南角一共十座擂台,强度逐渐增加,什么时候将十座擂台全部通过,什么时候才能够离开,不然你就一直住在这里吧!”

        “大姐,这也太……”

        “滚上去!!”

        伴随着志波空鹤的一声喝骂,岩鹫灰溜溜的向着演武场的西南角跑去。

        “至于你……”

        迎着空鹤看向自己的目光,段木突然有了种前世上小学时被点名念课文的紧张,贵为前五大贵族之一志波家家主的志波空鹤,虽然平常很少展露,但却绝对不缺少一个大贵族家主的威严。

        “我有看到你的战斗,无论是白打、还是鬼道、乃至于瞬步你都掌握的不错。”空鹤顿了一下,话锋突然一转,语气严肃的道:“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学来的,也没兴趣知道,但如果以后有人问起,你必须说……”

        “这些技巧,都是我志波空鹤教给你的!”

        段木闻言一怔,随即点了点头:“谢谢您,空鹤大姐。”

        斩拳鬼走之所以被称为‘死神的四大技巧’正是因为这是只有死神才能掌握的技巧。

        斩术、瞬步、白打这三项还好,但鬼道中却包含了‘吟唱文’‘灵子运用’‘属性转变’等各种复杂知识在内,在没人指导的情况下是绝对无法自学的。

        通过系统来获取这些知识,虽然方便,但根本没办法解释这些知识的由来,所以段木才会经常拜访志波家,以此来给人一种自己是从志波家学习了这些知识的错觉。

        志波空鹤显然在很久以前就看出了这一点,而且从空鹤刚刚这番话来看,可能连邢军在监视自己的事情,空鹤也知道,只是一直以来都保持着不否认、也不承认的态度。

        “没什么可谢的。”

        空鹤毫不在意的一摆手:“其实我一直都不是很喜欢你。”

        段木颤笑一声,关于这点,他从空鹤那一直不曾涨过的好感度上就看出来了,但他只能装作没看出来,不断舔着脸来登门拜访……

        “岩鹫是个笨蛋,而你……”

        空鹤顿了一下,叹了口气道:“太过于神秘了,我暗中差人调查过你,你无论是出现在流魂街的方式,还是变强的方式都很神秘,我甚至仔细研究过你来到流魂街四年内的每一天,但根本无法找到你有跟谁学习过‘斩拳鬼走’的迹象。”

        “仅有的几次与死神接触,也都是在旁围观,而没有与对方产生任何关联,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生来就会一般。”

        “而且……”

        志波空鹤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冷哼一声道:“我对‘待人温和’‘老好人’形象的家伙一直都没什么好感。”

        “再加上你这家伙虽然伪装的极好,但常年累月养成的阴沉感,还有对于人与事、甚至于生命的淡漠感,却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改变的,虽说几年下来你的确是变了很多,也有可能是更擅长伪装了。”

        “所以我将你视为危险的家伙,完全合情合理。”

        志波空鹤倒是洒脱,直接毫不顾忌的将不喜欢段木的理由说了一遍,让一直想要辩解的段木,都被她的话说的无言以对,最后只能颤笑道:“那个…其实我本质上还是个好人的。”

        空鹤不置可否的一笑,自顾自的道:“你这次战斗中的表现,也许在别人看来很危险,但看了以后我反而感到了安心,如果在那种情况下你都选择隐藏的话,那我真的要考虑让岩鹫跟你断绝往来了。”

        “尸魂界的怪人很多,连护庭十三队的队长中都有很多你无法想象的怪人,多你一个也无所谓;只要你不与静灵庭为敌、不成为死神,充其量也就是被监视一下,所以根本不用活的那么小心翼翼。”

        “当然,该隐藏的继续隐藏也很好,必要时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我知道了,空鹤大姐!!”段木宛若保证一般大声回道。

        “喊什么喊,找死啊!”

        段木果断闭嘴,对于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其实段木自己也不清楚。

        这世界上有种人,据说只有死了才能够改变。

        所以,段木来到这里后,一直都在尝试着改变,但究竟有没有变,他自己都不知道。

        但有一点,段木很清楚。

        那就是……

        他很喜欢现在这种生活。

        “说说吧。”空鹤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把椅子,翘着二郎腿,叼着烟枪道:“你都会什么鬼道。”

        段木闻言立刻将所会的鬼道一一说了一遍。

        当听完后,志波空鹤一愣:“如果不是知道你这家伙压根没去过真央灵术院,我可能都会认为你是真央灵术院的学生了。”

        段木所说的这些鬼道,无一例外都是真央灵术院所教鬼道。

        真央灵术院虽然是新人入职前的培训场所,但并不是说从这里毕业后,就可以变得全能。应该说恰恰相反,当从真央灵术院毕业后,才开始了真正的培训,也可以称之为实习期。

        在实习期内,各番队会对这些新人进行持续很久很久的二次培训,不过不同于学院的一次培训,二次培训要经历无数的实战。

        所以大多数高级技巧,都是各个番队中的席官负责传授,而不是学院。

        段木所会的这些鬼道,就是极为明显的学院党,而且是那种没有任何背景,流魂街出身的学院党。

        说罢,她仿佛想到了什么,看向段木的目光顿时变得有些诡异:“我好像有些明白,你为什么要搞那个‘死神补习班’了。”

        “嘿嘿嘿~~”

        段木嘿嘿一笑,顺势拍了个马屁:“果然瞒不过空鹤大姐你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