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洗铅华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转眼到了仲夜阑的生辰,小说里因为他生辰正是他母妃的忌辰,所以他从未过生日。而华浅为讨他欢心,低调的在晋王府办了个生日宴。

        这个晚宴便是牧遥和仲溪午的第一次相遇,仲溪午对她一见钟情。本来我还曾想过为了男女主的幸福少点坎坷,阻拦一下仲溪午遇见女主之事,但是现在想想,我还是老实呆着吧。

        仲溪午让人捉摸不定,我可不敢再乱出手了。仲夜阑又格外难缠,索性就按小说里发展,给仲夜阑个情敌,让他产生些危机感。

        若是仲夜阑一味把心思全放我身上,等到我坦白那天,他肯定会更加生气。

        千芷老早就寻来了一把名琴,想让我到时候闪亮登场,而我听了却微笑不语。

        小说里的华浅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我却是琴棋书画啥都不行,所以嘛……我也就有了别的打算。

        仲夜阑生日当天,我按小说里让人安排了一桌好菜,等他晚上回来。

        而他回来时,身后不出意外的跟着仲溪午,我就故作出一副惊讶的表情行礼。

        仲溪午丝毫没有架子的让我起身:“今日是皇兄生辰,我只是来凑个热闹。”

        看着真是和蔼可亲,不过有了在皇宫里的一番遭遇之后,我再也不敢放轻松了。

        我们三人入了席,刚吃上几口,就听千芷小声唤我:“王妃,东西备好了。”

        兄弟二人疑惑的看着我,我淡笑一声开口:“今日王爷生辰,臣妾特地寻了一把名琴,想为王爷助兴。”

        身后的千芷露出满意的表情,然而下一秒她的表情就变得无比僵硬,因为她听到我说:“早听闻牧遥的琴声出神入化,我也是十分好奇,不知牧遥可否为王爷演奏一曲?”

        小说里是华浅先弹了一曲,然后开始挑衅边城长大的牧遥,结果最后惨遭打脸。那我索性顺水推舟助她成名,别拿我当垫脚石就行。

        话音刚落,牧遥就怀疑的看着我,那模样就是怀疑我在琴上下了毒,不然怎会给她铺路?仲夜阑也是疑惑的看着我。

        身后的千芷又是一副想冲上来摇我肩膀的模样。

        只是大家都碍于仲溪午在,没有发作,牧遥也行了一礼后接过琴开始弹奏。

        按小说里的说法,她的琴音不同于寻常女子的柔弱动听,反而带着铮铮铁骨,使人顿生金戈铁马之气。因为家族的不平遭遇,使得琴音又多了几分令人叹惋的悲壮。

        总之小说写了这么多,我是一个字都没听出来。

        不过看到仲夜阑恍惚的神色,和仲溪午渐渐发亮的眼眸,我就知道应该是不错的。

        很好,都按小说走了。仲夜阑,你也给我好好清醒一下,看看你身边马上就要成形的情敌。

        一曲终了,仲溪午是最先拍手的:“皇兄府里真是卧虎藏龙,一个丫鬟却能弹出如此琴音,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啊。”

        嗯嗯,马上就要观摩男主男二为女主开始手足相残了,想想我还有点小激动呢。

        总归小说最后都是皆大欢喜,我也不担心他们去争夺一番,毕竟越难得到的,才越珍贵。

        正当我傻乐时,突然仲溪午转头看向我开口:“久闻晋王妃的琴艺也是京城一绝,不知比之如何呢?”

        ……真是女主出场后,男二便开始为难我了。

        “牧遥珠玉在前,我自愧不如。”我掩了掩嘴角,做出羞愧的模样。

        “那晋王妃为皇兄准备了什么生辰礼呢?”仲溪午又望着我开口,眼里满是真诚的好奇。

        你还没完没了是吗?

        我哪知道他们听完牧遥弹琴后,还会想起我,我现在去哪变一个贺礼呀?

        仲夜阑也抬眸向我望过来,让我那一句“我没准备”咽回肚子里。

        慌忙中四处乱看,想找出些啥,目光扫过饭桌,顿时眼前一亮,心里有了主意便:“皇上和王爷稍候片刻,我去去就来。”

        古人都有吃长寿面的习俗,做为一个五音不全,要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的我,唯一拿的出手的也只有厨艺了,这也是我之前在现代社会一个人住而练出来的。

        忙了小半个时辰才匆匆端着一碗面赶过去。

        我尬笑着开口:“我自知才疏学浅,便只能拿这一份长寿面给王爷了,还望王爷莫要嫌弃,礼轻情谊重。”

        仲夜阑似是极为诧异,连一贯的冰山脸都维持不住了,应该是没想到我拿出了一个如此拿不出手的贺礼。

        最终他还是接过去吃了一口,看向我说了句:“王妃有心了。”

        过关就行,我心底长舒了一口气。

        “晋王妃是何时学的这厨艺呢?我怎么听说华相的女儿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仲溪午又开口说道。

        他还真针对上我了吗?

        “这是我一直偷偷学的,想给王爷个惊喜。”

        或许是我说的极为真诚,连我的丫鬟千芷都觉得我是背着她们偷偷准备的贺礼,从而满意的看向我。

        鬼知道我是被仲溪午赶鸭子上架的。

        好歹用一碗面蒙混过关,总算不再纠结礼物之事了,仲夜阑非常给面子的把一碗面吃的一干二净,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温和。

        而我心里却咯噔一下,小说里华浅成亲之后一直不懂事缠着仲夜阑,各种作死的耍心眼,才会让他越行越远,我如今却是和小说大相径庭,是不是我需要学习一下之前华浅的方针路线了?

        晚宴就在我的胡思乱想中结束了,牧遥的琴声也并没有小说中的引起巨大轰动,难道是因为没有我的衬托,就无法彰显她的优秀了?

        仲溪午却并没有马上回宫,兄弟二人难得的对月互饮起来,我只得在旁边作陪。

        不过古代的月亮可真是亮啊,可能是没有雾霾,所以倒是真的如古诗中所说的一轮白玉盘挂天空。

        正在发呆之际,突然听到仲溪午的声音:“晋王妃是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我转头却发现仲夜阑不在了,下意识的开口:“王爷呢?”

        仲溪午一愣,开口:“刚才和皇兄说到城防布置,他去书房拿城防图,等下就回来。”

        我这是发了多久的呆?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呢?这仲夜阑有点过分吧,走也不和我说一下。

        “看来我和皇兄的说的话着实没意思,才让你走了神。”仲溪午又开口笑道。

        我假笑掩饰着尴尬:“是臣妇太过愚昧,听不懂皇上和王爷谈的的国家大事,才走了神,还望皇上恕罪。”

        仲溪午面上带笑,眼神却是锐利的:“我以为晋王妃做为华相的女儿,应是对这朝中之事很感兴趣才对。”

        这小皇帝还没完没了了,为什么一直揪着华府不放呢?或许是在晋王府,自己地盘让我有了几丝底气:“嗯,皇上想错了。”

        仲溪午不由得一愣,似是没想到我这么干脆的回答,他马上也反应了过来:“晋王妃这是觉得在晋王府,就有了底气了吗?”

        “臣妇不懂皇上的意思。”我继续假笑装糊涂。

        却见仲溪午突然脸色一冷,皇帝的气场扑面而来:“你究竟是不是华浅。”

        “我当然是。”我发现自己越心虚反而声音越大。

        仲溪午并未被我突然提高的音量吓到,他冷笑一声开口:“皇兄未成亲之前,朕也是见过华浅几面,她可是见不得皇兄身边出现别的女子,更别说会替别的女子在皇兄面前邀宠。”

        手心开始冒汗,他又开始拿君威吓我了。我强装镇定:“这话我之前似乎和皇上说过,为人女和为人妻自然会有不同。”

        仲溪午挑了挑眉,继续问道:“你说来听听。”

        我深吸一口气,开口:“为人子女时,父母是我的半边天,所以我可以肆无忌惮的也去喜欢王爷,因为将他视作我人生的唯一存在,才会想要占据他的所有视线。”

        我停顿了一下,见仲溪午并未插嘴,我定了定心继续说:“成了亲,我发现自己必须要学会撑起来整片天,不能再只想一处。所以我爱王爷,却不像以前只想把他据为己有。也是因为太过爱他,才让我明白了只要他开心,我什么都可以。”

        一番让人脸酸的告白我大言不惭的说出来,仲溪午脸色并没有好转,依然十分冷漠,我努力不露出心虚的表情和他对视着。

        突然他灿烂一笑,如同骄阳般的面容差点晃了我的眼。

        只见他头一歪,冲着我身后开口:“这番告白听着可真是让人眼红,皇兄可还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