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洗铅华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恍恍惚惚出了皇宫,坐上马车之后我还有着阵阵心悸。

        仲夜阑此时方才开口问道:“皇宫里有谁为难你了吗?”

        我敷衍的笑了笑,回道:“没有。”

        仲夜阑皱了皱眉头,他明显看出了我在撒谎:“阿浅,你现在怎么什么事都喜欢憋在心里呢?以往你可是事事与我相商的。”

        我垂了头,不再言语。

        弄不明白华府在皇帝心里究竟是何种存在,让我实在难安。小说里华府毁于女主手中,现在我化解了我们之间的血海深仇,不必非要再你死我活,可是怎么皇帝开始注意上华府了吗?

        所以也就是华府一定得亡,没了女主滔天恨意,也躲不过皇帝的不明心思吗?

        这就是反派的唯一出路吗?为什么…偏偏是我,恶有恶报这个大快人心的套路,为什么要无辜的我来承担苦果?

        自己胡思乱想之时,突然一个手掌落在我头顶,我抬头,看到坐在我对面的仲夜阑看着我,虽然他还是面无表情,眼里却是很是郑重:“阿浅,我们成亲以后你似乎有很多心事,你不愿说我不逼你。你只要知道有我在,定会护着你。”

        这一番表白并没有让我放松半分,他想护着的那个人,可不是我。倘若日后真相大白之时,我只求和他行同路人便好。

        回到府里后,不知是被吓着,还是心里忐忑,我竟然开始浑身发热。

        有一度我感觉自己发烧到快要灵魂出窍,似乎就要回到那个车水马龙的现代社会,然而一觉醒来,还是这古色古香的屋里。

        虽然大病一场,倒是也有好处,我可以有借口不去皇宫了,毕竟我去的那么勤,被皇上一吓唬就不去了,这样太过刻意了,这病真是来的及时。

        太后还派人过来问了问,看着我实在是病的脸色苍白,才没有召我入宫。

        与此同时,我发现……这古代的药也太苦了吧!!!

        我之前是挺喜欢苦涩的味道,比如苦瓜,莲子心,或者咖啡,但是这种中药的苦真的让人不能忍。

        我也很喜欢中药的气味,然而第一次喝我脸就绿了,差点把胃吐出来。从那以后,我就偷偷把药倒掉,正好可以让病好的慢一些。

        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我成功的缠绵病榻了半个月之久。

        生病初期,华夫人就带着华深上门探望了。

        想起那个让我生病罪魁祸首,我也没了好脸色。虽然生着病,但是我一直让千芷留意着外面的情况,得知仲溪午并未对华府发作,我才安心下来,却也更加疑惑,他究竟是图什么?

        “浅浅你这病了一场,怎么看着瘦了这么多呢?”华夫人开口满是难掩的关切。

        终归是华浅的亲人,我掩下了心里的不耐:“母亲或是许久未见,才有这种错觉了。”

        华夫人拉着我啰嗦了许多,华深也是乖巧的坐吱声不提,华夫人说了许久终于把扯到了正题上:“我和你父亲因为…宫里的事,去族里呆了一个月才回来,刚回来就听说你哥哥是不是又给你惹麻烦了?”

        我一皱眉,华相突然拒绝给华美人任何支援,也难怪族中之人会叫他回去相商。不过我也不担心,华相向来极有主意,不会出尔反尔,他认定华美人已有反心,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不会听他人之话就轻易动摇。

        这也是所有聪明人最容易犯的毛病,越聪明越多疑,自己的女儿和弟弟的家的侄女,孰远孰近,一目了然。

        见我不言语,华夫人给华深使了个眼色,那个纨绔就觍着脸朝我走过来,从怀里掏出来一盒子珠宝饰,说道:“我看妹妹进了晋王府就不曾添过首饰,特地为你寻了些送来。”

        华夫人也在一旁帮腔:“深儿可是心里一直惦记着自己的妹妹呢,去了首饰店,先把好的都包了起来,连我这个做母亲的都没有份呢。”

        看着两个人一唱一和,我终究还是接下了首饰,虽然不喜欢,但是不能当着华夫人的,驳了华深的面子。

        然而我刚收下了,华深老毛病就又犯了,只见他挤着那张胖脸笑着说:“方才过来看到妹夫书房里出来一个丫鬟,那模样可真精神,我怎么不曾在妹妹身边见过呢?”

        仲夜阑书房?

        那不就是牧遥吗,仲夜阑喜静,身边极少有丫鬟。

        这个二傻子是觉得华府死的不够快吗?敢觊觎仲夜阑的女人,

        我当即忍气怒斥:“华深,你给我把脑子放清楚了,仲夜阑身边之人也是你能肖想的?你也不怕连累华府掉了脑袋。”

        华深被我严厉的模样吓得缩回了脑袋,赶紧开口:“我就是问问,妹妹不要生气,我怎么敢招惹你身边的人呢?”

        看我还气不过,华夫人赶紧开口:“浅浅,你哥哥就这个样子,口无遮拦。话说晋王身边竟然开始有了丫鬟?是什么来历……”

        牧遥在边城长大,因此进京以来向来不喜欢参加那些虚与委蛇的场面,所以她们没见过也正常。

        “母亲,你现在该做的是管好你的儿子,而不是想把手插进晋王府。”我毫不客气的开口。

        华夫人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你是生哪门子气……”

        看我脸色不好,华夫人终究不再说下去,而且让华深入外面候着,免得再惹到我。

        “你哥哥虽然人迟钝了些,但是总归还是真心实意对你好的,之前都是有什么先想着给你留着,连我这个做母亲的都没这个待遇。”华深走后,华夫人又为他说起好话。

        这华夫人可真是会美化自己儿子,说他迟钝都是在表扬他吧。

        “当年我怀你的时候,深儿也才不过5岁,每日都要来摸摸我的肚子,念叨着你快点出来,他这个做哥哥的来好好照顾你……”

        听不下去华夫人为那个纨绔说情,我便开口打断了她:“劳烦母亲今日回去给父亲带句话。”

        华夫人一脸不解的看着我,似是没想到我话题转的这么快。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华府就算必须要亡,也不能这么快。

        华夫人走后我便继续养病的惬意生活,每日晒晒太阳,听听丫鬟们闲聊,过的难得自在。

        丫鬟们见我和颜悦色,也都没那么拘谨了。

        这不,负责刺绣的银杏见我无聊,便主动与我搭话:“王妃可听说了,王府里新招了些府兵。”

        “那又如何?”我不解的问道。

        快言快语的翠竹却抢先开口:“这次的府兵里有一人生的可好看了,王府里的丫鬟都忍不住去偷看呢。”

        果然不管任何世代的女性,都免不了八卦的心情。

        “是吗?我怎么没印象啊?”我好奇的开口。

        “新的府兵入府那天,正好王妃病倒了,才不曾见过新来的府兵。”银杏回道。

        翠竹面上微红,傻笑着说:“王妃见了也定当称奇,我真真没见过那么好看的男子。”

        “瞧你们那没见识的样子,一个奴才而已,长的好看有什么用。”一旁的千芷不屑的说道,之前她本是对其他下人极为苛刻,在我努力的掰持下,总算好了些。虽然话还是不怎么中听,但总算没那么刻薄了。

        银杏和翠竹也没那么怕她了,比较活泼的翠竹还是忍不住小声反驳:“若是芷姐姐见了,定然说不出这种话。”

        千芷不屑的哼了一声:“你以为我和你们这些没见识的一样啊。”

        看着一群丫鬟热热闹闹的拌嘴,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多好的青春啊,在我十六七岁时,也会和朋友讨论一个男生讨论的不亦乐乎,那种单纯而肆意的欢声笑语,才是可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