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洗铅华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看着太后游刃有余的处理着诸多妃嫔之间的关系,我突然打心底里佩服这个老太太。

        可能当太后没那么难,但是能当一个是非分明,不偏不倚的太后,定是需要极大的智慧和忍耐力。

        “太后娘娘,何老夫人又从南方托人送了些水果过来。”掌事苏姑姑拎着一个匣子过来。

        何氏是太后的母族,何老夫人则是太后的母亲。何氏一族当初为避讳外戚势大,举族搬至江南,只是每年寄些特产,倒是极少出现。

        一如太后和皇上为人,谦逊而知进退。

        太后打开一看,只见匣子装着颗颗饱满的荔枝,里面的冰块还冒着森森冷气。

        明明不是荔枝的时节,却还能千里送来,可怜何氏一方面是有钱,另一方面就是真心疼太后了。

        太后笑着摇了摇头,合上了匣子:“都说了多少次了,母亲还是不改,往京城邮寄东西可是费时又费力啊。”

        马上就有妃嫔极有眼力见的开口:“那是何老夫人疼太后娘娘呢,哪里会嫌麻烦。”

        太后心情也极好,回道:“哪里是疼我这个老婆子?还不是皇上喜欢吃这个,去给皇上送过去吧。”

        本是吩咐苏姑姑,可是当即就有妃子跳出来开口:“方才苏姑姑忙的脚不沾地,不如臣妾去给皇上送过去吧。”

        说着就要伸手去接匣子,却听到另一美人开口讽刺道:“李美人可真是会见缝插针,太后娘娘的一番心意,你还觍着脸去抢。”

        李美人的手僵在半空中,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咬牙切齿的说:“卫姐姐这话了就冤枉我了,我只是好心替太后娘娘分忧罢了。”

        通过这段时间观察,这宫中的李美人和卫美人是最水火不容的,两人也算是颇受皇帝宠爱,再加上她们父亲品级相近,因此两个人总是动不动就掐起来。

        戚贵妃则是独居高位,不与她们一般见识,至于其他妃嫔,只是在幸灾乐祸的看热闹。

        由此以来,每每最头疼的就是太后了。这不,两个美人争执不下,就又让太后下决断了,大有“你若让她去我就不会善罢甘休”的架势。

        心里默默的替太后报以同情时,突然听到太后开口:“浅丫头在这也无事,不如帮我把这荔枝给皇上送过去吧。”

        ……我这是躺枪了吗?

        两个美人见这差事落到了我一个外人身上,顿时也不吵了,可能觉得对方没有占到便宜,所以两个人都赞同由我去。

        太后果然不愧是宫斗冠军,一句话解开了她们的矛盾。

        “是,母后。”

        我站起来行了一礼,就接过匣子准备离开了,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仲溪午一直都是温和的不像个皇帝,所以我也没那么畏惧他了。

        转身时和戚贵妃的目光对上了,她精致的面容突然冲我一笑。我虽然一头雾水,却也回报以微笑。

        跟着奴才一路到了御书房,禀告过后我才进去。

        一路垂眉低眼不敢乱看,规规矩矩的说明了来意。

        听到头顶一道声音传来:“拿过来吧。”

        等了半天也不见奴才过来接过我手里的匣子,我只得自己走上前,将匣子放在桌子上。

        这才发现书桌上放满了奏折,看着那工作量就让人心惊,当皇帝果真辛苦啊。

        “你会看奏折吗?”

        “啊?”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我没反应过来,下意识抬头对上了仲溪午那双清明的双眸。

        仲溪午并未介意,反而开口:“你看看这个。”

        修长的手指夹住了一本黄色的奏折,我踌躇了片刻,还是接了过来。

        这到底是搞什么名堂,于情于理都不该让我这个“皇嫂”看奏折吧?不过他开了口,我又怎么能不看,那不就是违抗皇命了嘛。

        打开奏折,后背顿时生出了一层冷汗,奏折上写着华深那个王八蛋干过的种种好事,欺男霸女。还直接参华相教子不严,甚至言辞间直指华相本身有问题,才会导致上行下效。

        手指不由自主的收紧,我说太后怎会突然让我来送东西,于情于理都不太恰当,若是他们合计好的就说的过去了。

        不过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试探我反应,还是想从我入手,打压华府?

        看了将近一个月的宫斗剧之后,我也开始多了些心思。

        当即做出一羞愧的模样跪下:“回皇上,兄长心智有损,因此家父才会纵容了些,疏忽了对他的管教,还请皇上从重惩罚。”

        “哦?”仲溪午挑眉说道,“你倒是明事理,那依你看,我该如何处罚华深呢?”

        努力掐了自己一把,才让自己生出些眼泪,我抬头说道:“华深是臣妇兄长,骨肉至亲,虽知他有诸多过错,但是长幼有序,臣妇一介女子,不知该如何处理。皇上深明大义自有处断,臣妇不敢妄加指点。”

        仲溪午听此似笑非笑的说道:“一直听华相夸自己女儿举世无双,怎么你到我面前这般拘谨?”

        “做父母的,总是觉得自己子女是最好的,因此难免会夸大其词。”我低头回道。

        片刻后听到一阵脚步声,一双黑色绣着金线的脚在我面前停下,在我身上投下了一片阴影。

        察觉到他俯腰向我靠近,我竟然下意识想跑,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上位者的压迫,或者也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展露君威。

        果然男二的温柔都是女主的,我什么都没有。

        强忍着一动不动,他附身一只手抬起来了我的手臂,将我拉起来,另一只手抽走了我手中的奏折放在桌上。

        “晋王妃不必如此紧张,我并非是兴师问罪,只是问问你意见罢了。”仲溪午又恢复了平常的温润有礼。

        只是还握在我手臂上的手掌,还是传来阵阵压迫感,我感觉自己挤出来一抹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突然听到外面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来:“皇上,太后娘娘传了口信过来,说是晋王来了,正在寻晋王妃呢。”

        第一次感觉听到仲夜阑的名字真是太亲切了,恨不得朝他飞奔过去,不由自主的舒了口气。

        却听到仲溪午笑了一声,我才发现自己太过庆幸,下意识发出了不容人忽视的吐气声音。

        仲溪午却没有说什么,而是松开了我的手臂说道:“走吧,我们去找太后宫里。”

        一路无言跟在他身后,到了太后宫殿,看到仲夜阑面容的那一瞬间我都想哭了。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应该为了躲他反而把自己投到皇宫这个龙潭虎穴里面,小说里皇上可是对华府没那么大的敌意,怎么我一来什么都变了呢?还是越变越坏的那种。

        看到我一副泫然若泣的模样,仲夜阑双眼不由得生出了很多困惑,却没有贸然开口。

        直到走到他身边,紧紧的拽住了他的衣袖,我才感觉方才漂浮的心落了下来。

        “晋王和王妃的感情可真好啊,真是羡煞旁人。”戚贵妃的笑声响起。

        鉴于我这段时间培养的好人缘,其他妃嫔也跟着调笑了一番。

        仲溪午的目光似乎不经意瞟过仲夜阑的衣袖,顿了一下才转移视线后开口:“许久不曾在皇宫见过皇兄了,不知皇兄这段时间在忙什么?”

        仲夜阑一边笑着回答,一边默默在衣袖下握住了我的手。

        宽大的手掌将我整个手包了进去,他似乎是知道我的不安,虽然不清楚原因,却还是给我以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