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洗铅华在线阅读 - 第九章

第九章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妹…妹妹,你是不是指错人了?”华深油腻的胖脸挤出一个尬笑,问我道。

        “指的就是你,既然兄长的毛病改不了,那就去衙门那边的牢房呆几天吧。还有你……”我转头看向那个灰衣人,继续说道,“我不是京兆尹,所以无法判对错,但是方才你屡次对我出言不逊,我也不是好脾气之人,所以你们便一同去衙门前去解释吧。”

        说罢,我就抬手示意晋王府侍卫行动,自己走到方才那个被打的酒楼杂役面前。

        他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看不清面容,只是从他瘦削的身形来看,应该还是十几岁的少年。

        不管他是会看人眼色,懂得见风使舵也好,还是为在我面前搏个功名也好,总归是为了维护我,就算我不喜欢这类人,我也不会不念他的恩情。

        “你叫什么名字?”我开口问道。

        他的嘴里似乎被打破了,说话带着血沫,口齿不清的说着什么。

        我就听到了一个“勇”和“周”字,于是我开口:“周勇是吧?方才多谢你一番好意了,只是下次你想为别人出头之时,记得先看看你是否能保全自己。”

        那个杂役一愣,一双黑眸定定的看着我。

        我伸手理了理他方才被揪乱的衣襟,又继续说:“你的医药费由晋王府来出,只是日后行事切忌不要再这么冲动了,不是谁都愿意承这份情的。”

        杂役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

        这时我那哥哥华深突然扑过来抱住我的腿,哭喊道:“妹妹,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你不要把我送到那京兆尹处。”

        这个华深人虽纨绔了些,但是好歹还有怕性,不过我是铁了心要趁华相二人不在,好好治治他,免得他日后给我的谋划一而再再而三的抹添堵。

        甩开他的手,我不理会就往外走。忽然一抹蓝色的身影挡到了我面前,正是方才一直沉默站在灰衣人身边的另一人,他身着蓝袍,拦住我开口:“晋王妃且慢。”

        我抬眸看他,只见他冲我做了一揖,开口:“晋王妃,我弟弟方才出言不逊,我向你赔个不是。他向来心直口快却头脑简单,容易被人误导听之信之,还望晋王妃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这兄弟二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真是配合的不错,我却是不吃这套:“不必给我道歉,我不插手此事,你们去京兆尹处解释清楚便是。”

        “那不如这样可好,我们兄弟二人再次给王妃道个歉,也不追究华公子之过,总归只是口角之争罢了,还是闹不到衙门去。”蓝衣人又提出来建议。

        华深马上在旁边应和,三个人都在等着看我的反应,我勾了勾嘴角说:“我可以不追究,只是你们之间该如何,可不是由你们说了算,要看当事人如何处置。”

        他们一愣,开始看向一直被忽视的琵琶女,只有蓝衣人仍旧意味不明的看了我一眼。

        琵琶女开口声音唯唯诺诺:“若…若是华公子日后不再纠缠,小女自当不会追究。”

        “不纠缠不纠缠。”华深赶紧开口,真是看着又油腻又猥琐。

        受害人都开了口,我也不好再将他们强送衙门了,只是可惜了这个教训华深的机会。

        看着华深松了口气的模样,我心里嘲讽,转头对晋王府侍卫开口:“你们几个送我兄长回去,在我父母回来之前,你们便守在华府,不许他踏出门一步。”

        “妹妹……”

        华深还想开口,就被我用“你在说话我就把你送衙门”的眼神吓回去了,战战兢兢的跟着侍卫离开了。

        那两个人见此,也对我一拜后相继离开。看着他们的背影,我心里却未放松半分,这两人来的着实古怪,正想吩咐侍卫偷偷跟踪他们一探究竟时,突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过来。

        “晋王妃可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心里一跳,回头看到那抹明黄色的身影——皇帝仲溪午。

        “皇……”

        “嘘—”未等我开口唤他,他就用手指比在嘴唇上,示意我噤声,“我可是微服私访,晋王妃莫要暴露了我的身份。”

        酒楼里的人开始慢慢散去,我勉强维持着笑容。

        这皇帝怎会出现在这酒楼里?

        只见仲溪午一派月朗风清,笑的清透澄澈,没有丝毫帝王架子。比起第一次在皇宫里见我时,要温和的多。

        不过对于我这种从小怕老师,长大怕领导的人来说,在这种国家顶级领导人面前,我还是不敢放轻松的。

        “刚才见晋王妃处事干净果断,真是和以前大不相同啊。”仲溪午眉目含笑,眼里干净的没有半点杂质,似乎真的是随口说说。

        我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唤他。

        他马上善解人意的说:“晋王妃算起来是我皇嫂,那唤我名字就行。”

        这不是说笑吗?我哪有那个胆子,权衡之下我开口:“仲公子说笑了,为人妻和为人女时,定是有不同的。”

        仲溪午并未过多纠缠这个话题,反而问道:“怎么方才不见皇兄前来呢?”

        “这终归是我们华府的事,所以王爷还是不出面为好。”我思索一下,才谨慎的回答。

        仲溪午笑未变,看着那张脸真是如沐春风,这兄弟俩还真是两个极端。一个像冰块,一个像暖阳,也正对应了他们的名字——夜阑,溪午。

        不过言情小说里,像仲溪午这种温润有礼的性子可是不讨喜,大多都是男二。人们似乎更喜欢看冰山融化,而不是暖阳依旧。

        感慨归感慨,我不想有过多牵扯,正欲开口告别时,却听他抢先说:“出来这么久,我也该回去了。此番我是简易出行,不知道晋王妃能不能捎我一程呢?”

        我能说不吗?

        “仲公子若不嫌弃马车简陋,那便这边请吧。”

        我面上一派淡定,心里却直打鼓,这皇帝是要闹哪一出?与我同乘似乎有些不合规矩吧,难不成……

        他看上我了?

        这个想法把我吓得不轻,他可是皇帝啊,后宫佳丽三千,我宁可不要命的去和牧遥抢仲夜阑,也不想被收入后宫。

        然而上了马车后,我就发现是我自作多情了。因为仲溪午自上了马车后就不再言语,直到下车才开口和我道了声谢后离去,看来真是来蹭车的。

        忍不住为自己的胡思乱想而脸红,那可是属于女主的痴情男二啊。虽然他们还未见过面,我一个女二又在这瞎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