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开局小欢喜:拼搏百天我要上北大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不驯与乖巧

第四十四章 不驯与乖巧

        “教授,”陆百说道:“其实我的成绩比较差,平时八九十分,还有二百多天高考了,想提分是不是有些太迟了?有没有具体的快速的方法?”

        “具体的?快速的?”林教授的脸色彻底冷下来。

        第一,此人该问的时候不问,分数当然是每个人都关注的事情,你在结束后问,是怕别人听见学到了吗?

        第二,问的问题如此急功近利,你早干什么去了?现在捧着考不过一百分的语文来求捷径?临时抱佛脚,这样的人就不应该考高分!

        林教授冷冷说道:“那是你老师的责任!小潘,你的学生有疑问,你好好教他吧。”

        说完他甩手大步走开。

        潘帅眼神示意陆百不要走开,便追了上去。

        林教授被陆百惹怒,连带对潘帅的看法也有些不好了,这是他的学生,竟然有如此多具体的疑问,可见他教学水平也未必能给学生授得了业解得了惑!

        大脾气的林教授岂能让潘帅继续送,他声音响亮,带着教师的那种刺儿:“我能自己坐车,但那个学生却要有老师才能上道,相比而言,他更需要你,你过去吧!”

        潘帅摇着头回来。

        林教授学而优则仕,正是京城高中教育系统如日中天的几个人之一,他费心去研究林教授的文章,就是想解个善缘,没想到却适得其反了。

        回去他看到陆百留在原地。

        潘帅没想到,基础班五十名学生,给他带来最大麻烦的人不是方一凡,不是季杨杨,不是那些自暴自弃初具恶臭味的京城人,而是这个沉默寡言的学生,他才是真正的桀骜不驯。

        刚结束了讲座,还不到加课时间,走廊里学生们嬉笑结伴往来,从陆百身旁经过,而他钉在原地,翻着他手里的小本子。

        就是那个写着问题长的令人恼火的本子。

        潘帅叹息,心道如果有问题你为什么不问我呢?直接便把这样多的细节通给林教授那样高位的人,他能乐意才怪。

        然而他现在着实没有心思为陆百传道受业解惑了。

        “你还在这儿?”潘帅挥了挥手,“回去吧。”

        陆百抬头,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平静得令潘帅诧异。

        难道林教授发火他都没感觉吗?

        陆百看他又像是不看他,忽然说道:“是了,如果他说有速成的方法,岂不是否认他出题的本领。”

        “什么?”潘帅不听明白。

        想了想,却有些懂了。

        高考最重要目的之一便是区分出优秀与普通的学生。

        统计学上讲,语文是标准差最小的高考科目,老师们说这是因为出卷区分度相对最小,而出题的教授可以说这是老师教的水平都比较平庸。

        在他读过的林教授文章里,林教授强调要在考查考生的语文能力和素养上,力求通过平稳、平实、平和、平衡的方式考查出考生的能力水平。以融会贯通的形式考查关键能力,服务科学选才。

        如果林教授说有捷径能速成语文高分,岂不是否认了高中语文教育的重要性,承认他设计试卷的没有区分度?

        “老师,我以后能问您问题吗?”

        陆百问道,打断了潘帅的想法。

        潘帅哭笑不得:“当然可以,当然可以,师者,传道受业解惑嘛。”

        陆百说道:“谢谢老师,老师对不起。”

        潘帅无奈笑了笑,说道:“行,快回去吧。”

        潘帅一个人回了办公室,开解自己,没有好印象,留个坏印象也行,何况难道他出得题真没有速捷的思路吗?

        打开电脑,新建教案,陆百问的问题他还记得七七八八,潘帅一个个录上去,想想怎么解答。

        身为基础班的老师,那些熏陶浸润、循循善诱的教育方式,恐怕真不适合他的学生们,也许真要像陆百那样想得,以最功利的角度去教语文。

        写着陆百的问题,他也发现了异样。

        这小子绝对下过功夫,有些问题不好好做题没有过深思,是绝对不会用这样刁钻的角度提出来的。

        得把他的小本要过来看看。

        .......

        叮铃几声,乔英子的微信连着响了几下。

        是黄芷陶发过来的。

        “拍好了,我的姑奶奶。”

        看到视频传过来,乔英子不自觉露出了笑容。

        “6324号,在这里,找到了,给你。”

        乔卫东从小半盒的零件中找出6324号,递给乔英子,却看到她看着手机笑。

        我说话都听不到?

        这笑容不对!

        乔卫东鬼精的人,起身轻步去拿水杯,到乔英子旁边,把眼睛瞪出来看女儿的手机。

        “水。”

        “哎呀!”

        乔英子一激灵,忙把手机捂到身上。

        “爸!你吓死我了。”

        “让你喝水,怎么还吓你了?是你看的太认真了,你看什么呢?”乔卫东看清楚了,放下心,他明知故问。

        乔英子把手机举给他看:“喏,陶子给我拍的讲座视频,我跟她说话,她调侃我呢。”

        乔卫东装模作样看了两眼,说道:“哦,是这样啊,你们感情可真好,看你们笑得。”

        “嗯嗯。”

        乔英子心里却在庆幸,在过一会,她就要转发给陆百了,那肯定得聊会天,要是那会被老爸看见就说不清了。

        乔卫东却说道:“英子,老爸跟你说一句。”

        “嗯?”

        “在高中可千万不要谈恋爱,尤其是高三,这么关键的时候。”

        乔英子一下子红了脸,吆喝道:“我是跟陶子聊天,您想什么呢!”

        “我知道,我知道。”老父亲乔卫东抬手求饶:“我这不突然想到了么,说着一句,你爸当年就是高中恋爱,导致高考没考好。”

        “您和我妈高中就在一块儿了?”

        这会轮到乔卫东脸红了,他咳了咳:“诶......没,没......”

        乔英子起身:“爸,我先过去看看视频。”

        女儿要学习,乔卫东自无不可:“行你去里边看吧,要不你在这里看,这里亮堂,爸去屋里,不打扰你。”

        乔英子说道:“不用了,爸,您先替我拼着吧。”

        “好嘞好嘞。”

        乔卫东目送这女儿去里屋。

        在客厅充足的阳光下,他看着一点点、和女儿一起拼出的歼星舰,感觉这是父爱的凝结,离婚六年,他再没体会过这样的天伦之乐。

        “飞啊......”他拿着一块积木在空中划来划去自娱自乐。

        我女儿真好,真乖,让她注意学习,她受到视频就要去学,还不让我腾地方,让我在这里玩。

        真好,爸爸的小棉袄。

        关上门,乔英子打开了对陆百的微信对话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