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开局小欢喜:拼搏百天我要上北大在线阅读 - 第九章 铁棍你看看他!

第九章 铁棍你看看他!

        李萌在战争快要结束的时候赶到,俘虏了季杨杨和方一凡。

        教师办公室。

        李萌放下季杨杨的驾驶证,火力对向方一凡:“方一凡,你好大的能耐,学校的秩序有老师,有保卫处维持,你该上心的是你的成绩,你看着学校被你闹得沸沸扬扬的!”

        方一凡嘟囔道:“我学习有提高了。”

        “什么?你嘟囔什么啊?”

        “没、没什么。”

        “还有你季杨杨,你一个学生把车开进来干什么?严重违反了校纪校规!你......”李萌欲言又止,心里的话没有说出来。

        季杨杨的父亲可是高官啊,如果有什么牵扯,影响可就太不好了。

        “对、对不起,老师......”

        李萌眉头一抬,个性十足的季杨杨没有顶嘴,反而这么一说就道歉了?

        季杨杨埋着头,看不见他的脸,整个人一股萎靡的气息。

        “哟!竟然道歉了!这可不像你啊,季杨杨。”站在旁边的方一凡瞪大眼睛,十分稀奇。

        他弯下腰,扭头向上,瞅季杨杨的脸:“怎么?是我把你弄哭了吗?”

        胯下出现方一凡贱兮兮的脸,季杨杨伸手狠狠推了他一把。

        方一凡踉跄一下,扶着桌子才站稳,却一点不生气,他吆喝道:“干什么!干什么!老师面前你还敢打架!铁棍你看看他!”

        “方一凡!你给我安静!”

        铁棍的称呼让李萌满头黑线,但已无心在意这个。

        她也没有批评季杨杨再次动手,因为身为优秀教师的她,敏锐发现季杨杨的异常状态。

        李萌放缓了语气,苦口婆心:“季杨杨,你是对不起我吗?你是对不起你自己,你已经十八岁了,都有驾驶证了,你不应该为你自己负责吗?”

        “对不起老师。”季杨杨闷闷地说道。

        当他发现,在别人眼中,自己是因为父亲而傲慢后,委屈愤怒懊悔,万般情绪心中翻腾,季杨杨没法冷静思考,只会说对不起。

        李萌看出来,眼前的学生不知道因为什么,明白了一些东西,态度诚恳,而且心情波动极大。

        这种状态也听不进去她多说道理了,李萌点点头,说道:“行,你们回去吧,好好想想。”

        “嗯?”一边看热闹的方一凡一激灵,“这就完了?这么快,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你给我留下!”

        “算了,算了,老师再见!”

        说着,方一凡推搡着季杨杨,离开了教师办公室。

        李萌头大,你方一凡怎么就不学学季杨杨。

        出了办公室,方一凡乐呵呵的往教室走,他没想到李萌轻易放过了他,感觉美滋滋。

        “季杨杨,你要去哪里?不放书包了?”

        过了教室,季杨杨没进去,闷着头往前走,不理方一凡。

        方一凡挑了挑眉头:“哦,是要开法拉利去兜风啊。”

        季杨杨停了下来,下垂的双手紧紧握拳。

        方一凡心中一乐,停下来了吧——他也不是个笨比。

        季杨杨深吸一口气,回头说:“我去找刚才的保安。”

        “干什么?你要报仇啊!”

        季杨杨再次深吸一口气,解释道:“道歉。”

        “道歉?什么道歉。”方一凡一听,有热闹看,乐呵呵地追了上去。

        季杨杨埋头快步,下定决心,绝不跟他说话。

        “你欺人太甚,还想让保安给你道歉!”

        “难道你是要给保安道歉?”

        “天哪,这还是你季杨杨吗!”

        方一凡跟在季杨杨旁边聒噪。

        ......

        “.......我没有尊重你们的工作。对不起,对不起!”季杨杨认认真真跟保安小哥道歉。

        保安小哥推回了季杨杨给他的赛车模型,道:“没关系,但你给我这个,我也不可能让你进来。”

        季杨杨认真地说道:“我不会再开进来,但这个模型你收下吧。”

        “不不不,我不会要你东西。”

        季杨杨给他的,是一个赛车模型,虽然只有一掌之宽,却极为精致,绝不是便宜货,是那辆法拉利上的摆件。

        “你拿着吧,我真心向你道歉。”

        季杨杨不擅长认错,说话干干巴巴。

        两个人推拉起来。

        “保安老哥,你就收下算了,这东西只是个玩具又不值钱,季杨杨他有的是,他还要送我几辆呢,你拿回去给你弟弟玩也行啊。”

        方一凡手插裤兜,姿势扭曲的朝着他们,侧着不像侧着,正着不像正着。

        最终在他助攻下,季杨杨完成了他的道歉。

        方一凡搂着季杨杨出来:“小伙子行啊,不愧是官宦之家,道歉还知道送人东西。”

        季杨杨挣开他:“跟官不官没关系。”

        “那你小子是不是该把说好的模型给我。”

        “谁跟你说好了?”

        “你!”

        季杨杨跑去打篮球,方一凡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点击,关闭了录制。

        “季杨杨啊季杨杨,没想到心高气傲的你也会低声下气道歉,有了这个视频,你再给我傲个看看,我当面播放,让你社死!”

        ......

        因为季杨杨态度的转变,李萌只是客观描述了当时情况,没有再多纠缠,接着说起另一件事。

        “蹲班?!”刘静和童文洁异口同声。

        童文洁:“不行,方一凡本来就生日大,他不能再蹲班了,会影响他心理的!”

        刘静:“杨杨他小学时候身体不好,本就蹲过一年,不能再留级了!”

        李萌耐心说道:“两位妈妈,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这个建议的确是从实际出发的考虑,有些同学的心理和能力也许还不足以应付一年后的高考,多上一年,情况会好很多。这样的学生光我们班里就有三个。”

        童文洁立马问道:“不是有三个吗,另外那一个的父母呢,他不用蹲班吗?”

        他?李萌脑海里浮现出陆百奇怪的表现。

        她解释道:“另外一个同学,是新来的转学生,也许不是很适应这里的做题模式,我们还要继续观察他的情况再说,而且他的父母都在常年国外工作,也没法联系。”

        童文洁泄了气,说道:“也就是说,方一凡是,你们已经充分评估,他没有希望了,应该蹲班吗?”

        李萌安慰道:“我们也是基于高一高二两年的情况,但最终还是要你们家长考虑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