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妃临世:楚王殿下请留步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齐头并进

第九十二章 齐头并进

        药圣目光闪动,这次却没有在斥责谢御史。

        “憋屈,真的是太憋屈了。为兄为官十几载,到最后却身不由己,白白背上了这么多骂名。”

        谢御史心中还是有些自责的,他觉得自己愧对皇上,愧对百姓,愧对十年前的那个廉洁的知县。

        “是我的错,我把问题简单化了。可是谢兄,你为何不密奏皇上呢?”

        “贤弟,你有所不知。皇帝自以为君临天下,其实早就被暗中架空,皇后和太子笼络人心,势力不可小觑。”

        尤其是萧轩翊外出这一段时间,太子萧颐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与楚王府作对了。

        “你说皇后祸乱宫闱,可有证据?”药圣最关心的还是证据。目前关于音贵人的佐证根本不足以翻案,要说服皇上,只有找到皇后残害其他嫔妃的证据。

        “未敢深查,我这里还是有些证据的。留之无用,贤弟若是需要,取之即可。”谢御史还是有着诸多顾虑,他能将这些事情告诉药圣已经是顾及到故交之情了。

        “多谢。”药圣奉萧轩翊之命,当然不会拒绝。

        天牢外,皇后的眼线密布,只等着张勇上钩。

        “勇儿,你其实不用为我冒这个险的。”苏菁洛面色憔悴,原本白皙的脸蛋也填上了几分病弱。

        “医仙姐姐,我心里都有数的,你不用再劝我了,为了救你,一切都是值得的。”张勇早就接下了使命,面对苏菁洛的劝说也只是淡然一笑。

        “外面都是皇后的眼线,你一旦接过这封信,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苏菁洛拿着信封,心中还是有些不舍。

        为什么人总要面对一些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相见、分离,从来都没有定数。有的时候,苏菁洛真的想一死了之,不再牵连这些无辜的人。

        “勇儿知晓。”张勇几乎是从苏菁洛的手上拽过信封。他还未走出天牢,就看见了几个面色阴沉的差拨。

        “张勇,你果然是楚王府的奸细!你是想谋反么?”领头的赫然是前几天对苏菁洛用刑的牢头。

        张勇不答话,突然抽出腰间短刀向牢头刺了出去。

        牢头没想到张勇这么直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短刀已经近在咫尺。他亡魂皆冒,凭借着本能侧过身去。

        “噗。”利刃入肉的声音传来,伴随着的还有牢头的惨叫。

        “把他抓走。”几个差拨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一齐上前将张勇拿下。

        “你个毛头小子,你敢刺我!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牢头按压着胸前的伤口,龇牙咧嘴的威胁道。刚刚要不是他反应快,恐怕就要命丧于此。

        “呸,走狗。”张勇吐了一口口水,随后闭上了眼睛。

        牢头上去就是一记膝击,张勇顿时痛苦的蜷缩在地上。

        “带走。”牢头一挥手,几个差拨将张勇五花大绑,押到天牢下那阴暗潮湿的地牢。

        不一会儿,皇后便在老妪的搀扶下来到了地牢。

        “果然是少年英杰,可惜用错了地方。”皇后见张勇一脸决绝,顿时惋惜道。

        “英雄不问出处,亦不问归处。”张勇虽然只是束发之年,却有几分武臣风骨。

        “年纪轻轻的,死了多可惜。快说,是不是楚王府唆使你来的?如果交代了实话,兴许本宫还会饶你一命。”

        “别再假惺惺了,你这样的人也配母仪天下么?速杀我!”

        只可惜,皇后问错了人,张勇早就抱着必死的决心,怎么会听信这些花言巧语。

        “本宫配不配母仪天下,还轮不到你说了算,你不说本宫也知道,你们的楚王殿下是不是已经来了京城?”

        皇后不知从哪得到的消息,只此一句,就宛若晴天霹雳一样砸进了张勇的脑海。

        “我不认识什么楚王殿下。”张勇直到现在才知道,楚王府所派出查案的精锐,居然是萧轩翊本人。而萧轩翊的身份,居然也暴露了。

        “你们这些雕虫小技,糊弄一下皇上差不多,要想糊弄本宫,还差远了。”皇后有谋士相助,在她看来此刻她已经胜券在握,只差萧轩翊上钩了。

        “你想干什么?”

        “萧轩翊现在正在调查本宫吧。本宫过几日就让他死于乱箭之下,哈哈哈……”针对萧轩翊,皇后也设好了局,甚至连诛杀他的理由都想好了。

        “卑鄙!”张勇奋力挣扎,可终究是徒劳。

        “本宫还告诉你,十日内你的医仙姐姐要是再不做出抉择,那本宫就只能赐她毒酒了。本宫想要看看,神医是不是不用药也能百毒不侵呢?”

        皇后咯咯咯的笑声在地牢里更显几分阴森,那姣好的面容此刻也如厉鬼般可怖。

        与此同时,苏菁洛趴在栅栏上,清澈的目光中依稀可见担忧之色。

        数日后,萧轩翊按照萧七搜集来的情报找到了缢死宫女的家人。

        “故人来访,可否容我进去。”萧轩翊象征性的敲了敲门,随后背过身去。

        与他所料的不错,这里果然也有探子盯着。不过,他眼前所见到的恐怕都是假象。

        宫女乃是家中的独生女,除了她以外,家中止有父母。

        “老婆子,有贵客来访。”男人一瘸一拐的开了门。

        “马某痛失小女,悲切之至,未能好好待客,还望海涵。”男人似乎不管萧轩翊是否蒙着面,只是照常说道。

        “无妨,我今日来也只是想知道一件事情。”萧轩翊从不废话,直接询问道。

        “贵客请问。”男人口中的老婆子不过是四十来岁,腿脚还算利索,她见萧轩翊有话要问,也凑了过来。

        “两位可知她为皇后所害?”

        “皇后娘娘乃是后宫之主,我等只是些小民,纵使知道了也无济于事。”男人连连摇头,就连身形也佝偻了几分。

        “本王乃是皇上的亲弟弟,正是为此事而来。”

        “小民拜见殿下!殿下可要为小女申冤啊!”男子一听居然是大名鼎鼎的阎王殿,顿时激动万分,竟拉着他的老伴直接跪了下来。

        “不必多礼,这是我的职责,快快起来吧。”萧轩翊连忙将二人扶起。

        “殿下,只恐怕您也难逃皇后娘娘的手掌心,外面这么多探子,还是奉劝您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吧。”不知怎么的,男人忽然改变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