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妃临世:楚王殿下请留步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毒计

第七十五章 毒计

        炎炎的夏日很快就过去了,整片大地呈现出秋色。

        这几个月来萧轩翊在行州接济百姓,惩治盐商,向皇上汇报着他的成果。冯禁的请求他也基本上完成了,如果没有差错,他即将代皇上巡视番国,稳固边疆。

        值得一提的是,萧轩翊在赎回花魁莺莺的时候,还遭到了不知内情的她的刺杀,所幸无恙。萧轩翊也特恕莺莺无罪,给予银两,将她放归自由。

        “殿下,我们什么时候启程。”暗卫已经在随时准备着了,这次是萧五来探萧轩翊的口风。

        “再对地方官员进行一些交接,七日之后便离开行州。”

        萧轩翊正在阅视萧七传来的京城方面的汇报,面对萧五的询问,淡淡回答道。

        京城没有发生什么大事,这数月以来风平浪静的。只是苏菁洛似乎常常前往宫中,经暗卫探知是和音贵人有所交集。

        “她没事就行,你写一封信,让萧七派暗卫暗中保护她一下,此去番邦,路途遥远,信息传递不便。如非大事,自行处理,不必禀告。”

        对于苏菁洛,萧轩翊的心中仍然存有几分愧疚。

        “诺。”萧五领命退下。

        实际上,京城的平静只不过是暴风雨之前的假象。

        随着音贵人肚子越来越大,宫中又有传言皇上要封音贵人为妃,未来重点培养音贵人腹中的孩子,皇后心中的嫉妒和猜忌便越来越重。

        若仅仅是传闻,还不至于让皇后如此焦急。但这几个月来,皇上根本就没怎么来过她的椒房殿,反而连朝都不上,天天往音贵人的蕙草殿跑。

        “这个小贱蹄子,要是真让她生下来逆种,再有苏菁洛相助,本宫这位置迟早让她夺了去。”皇后在椒房殿又惊又怒,原定的计划再次提前。

        蕙草殿,苏菁洛再次带来了一剂药,嘱咐音贵人服下。

        “我感觉好多了,只是最近没有什么劲儿。”音贵人和苏菁洛已经较为熟络,宛然已经将她当做了亲妹妹。

        “可以稍稍走动走动,但不要再过于劳累了。”苏菁洛搭了脉,发现一切正常,心中也微安。

        “姐姐在此谢过菁洛妹妹了。”

        “姐姐这是哪里的话,这是菁洛应该做的。这几个月虽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姐姐还是要处处小心。”

        苏菁洛相信,原主的娘亲在怀上原主的时候,一定也是这样的。天下的娘亲都是最好的娘亲,这句话不掺半分假。

        “好了,姐姐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妹妹就告辞了。”苏菁洛微微欠身,随即起身告辞。

        “嗯,那我送送你。”音贵人扶着苏菁洛,就要起身。

        “不用啦,姐姐好好养着,凡事要多加小心。”苏菁洛连忙摇头,可爱的模样让音贵人忍俊不禁。

        “皇后娘娘驾到!”

        苏菁洛刚走出蕙草殿,迎面就见到了皇后。

        “臣苏菁洛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苏菁洛才不想和皇后过多纠缠,问安后脚底抹油就想开溜。

        “没想到苏家的神医居然亲自来为音贵人看病,也是有心了。怎么,不进去坐坐?”皇后似乎并不想放过苏菁洛,就这么挡在她的面前。

        “菁洛不敢久留,皇后娘娘若是去看,那便自个儿去看看就是了。”

        天知道,皇后这个时候来安的是什么心思。苏菁洛每次都是避着皇后走的,现在倒是有些不好解释了。

        “你个小贱婢,敢和娘娘这样说话。”老妪一个巴掌就要甩过来。

        苏菁洛面色一寒,就要起身动手时,后面忽然传出了宛如天籁的声音。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菁洛妹妹只是心口直快罢了,望娘娘大人不计小人过。”原来是音贵人听到了声音,也来到了殿外,为苏菁洛解围。

        “音贵人不必拘礼,你们姐妹情深,本宫倒是羡慕了。”皇后见音贵人亲自前来,心中猜忌更重,但明面上还是笑道。

        “退下。”轻斥了一声老妪,皇后将苏菁洛扶了起来,苏菁洛抬起头来时,她与皇后二人的目光经过了短暂的交锋。

        “皇后娘娘若无他事,菁洛就先行告退了。音姐姐需多静养,望皇后娘娘能体恤一下。”苏菁洛临走前还不忘提醒皇后。

        “那是自然,有劳你了。”皇后回首望着苏菁洛的背影,似是喃喃自语道。

        “天气炎热,皇后娘娘还请入殿。”音贵人站在一边,等候皇后先行入殿。

        “音贵人可曾想好名字?”皇后挽着音贵人,开始试探道。

        “还没想好,臣妾等皇上赐名呢。”音贵人不知皇后话中含义,只是就问题回答道。

        苏菁洛这样的神医都判断不出究竟是男还是女么?看来如此都为天意,抑或是苏菁洛早已知晓,因此才如此用心?

        无论如何,此子都不能留!

        “本宫以前怀胎的时候也是这样,懒懒的不想动,就望着殿里的花草发呆,什么都不用想。”

        皇后和音贵人一起坐着,望着外面的花草。时至早秋,殿边零星的开着几朵秋菊。

        “哦,对了,本宫有一位药材可以推荐给妹妹,本宫当时用的时候精神也好了一些。”皇后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嘱咐宫女去太医院问药。

        “多谢皇后娘娘能这么关心我。”可能是由于做母亲的共性,音贵人很快就相信了她。

        “以后就不要来椒房殿请安了,好好待在殿里静养,本宫还有事,此番只能来看看,有什么需要的告诉本宫就行了。”

        皇后也只是说了一小会儿话,就离开了。

        傍晚,宫女送来了药,略有疲惫的音贵人犹豫再三,还是取了一颗服了下去。

        正如皇后所言,用了药,音贵人的状态也好了一些,甚至觉得自己还能走走。

        当夜,在皇后的暗中威逼下,宫中的一位宫女穿着一袭白衣,披散着长发,在离蕙草殿不远处的一棵槐树下上吊而死。

        “不知怎么的,今夜总是睡不着。罢了,出去走走吧。”半夜,音贵人似乎难以消解药物带来的兴奋,自己更衣走了出去。

        晚风一直吹着殿门,像是有人在一直敲门,显得颇为阴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