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妃临世:楚王殿下请留步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冯禁之愿

第七十四章 冯禁之愿

        百佛寺,乃是行州一处修行之所。寺庙建在高高的山巅,普通百姓难以前去祝祷,只是每年都有少许的僧人下山帮助百姓,平日都居于世外。

        这时,十几个身手矫健的黑衣人攀上陡峭的岩壁,登上了山顶。

        为首一人,衣诀飘飘,狭长的眸子中颇有几分光彩。此刻的他,正在暗自调理内息。

        “萧五,你去叩门。”即便是萧轩翊这样的高手,在攀爬这样的山峰时,也会有些气喘。

        “诺。”萧五领命上前敲门。

        “施主何处来,所为何事?”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僧人。僧人双手合十,语气中带着几分慈悲。

        “我来找冯知州。”萧轩翊行至庙前,微微欠身行了一礼。

        或许是受了苏菁洛的影响,萧轩翊并没有立即下令抓人,而是对僧人恭敬有加。

        “寺庙无知州,亦无名姓,只有遁入空门的世外人,施主请回吧。”僧人说罢,就要关上门。

        “慢,既然我们都来了,何不请我们坐坐?”萧轩翊抵住了门,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佛门不纳凶恶之人,施主显然不是来诚心许愿的。”僧人用尽全身的力气,却惊骇的发现大门纹丝未动。

        “这么说,你们是铁了心的要包庇他了?”萧轩翊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右拳也瞬间攥紧。

        一声闷哼,僧人便倒飞了出去,躺在地上捂着肚子满脸痛苦之色。

        僧人好歹在这寺庙习武数年,武功也是略有小成,怎奈何还抵不住萧轩翊一拳,就摔在了院子里。

        “施主何故行凶?”一位老者自堂内走出,只见他披着袈裟,胡须皆白,手中还拿着一串佛珠。

        “本王先前以礼相待,是你手下弟子不识礼数。快把冯禁交出来!”萧轩翊瞳孔微微一缩,但气势上不曾弱了半分。

        这位老者,恐怕非一般人!不仅仅是萧轩翊,就连在萧轩翊身后的十几个暗卫也都察觉到了老者所带来的淡淡的威胁。

        “佛门清静之地,尔等怎敢喧哗!”十几个武僧手持棍棒,陈列在住持身后。

        “找死。”萧轩翊骤然出手,袭向老者。

        高手对决,往往只在一瞬。

        拳风凌冽,掌风似刀,短短数十秒,二人已经打得火热。

        尽管在交手前萧轩翊对老者已经有了很高的评价,但一交起手来,萧轩翊还是暗暗心惊。

        小小的一个行州,何来这等世外高人?

        住持的面色也愈发凝重,在抵挡萧轩翊进攻的时候,内心更如翻江倒海。

        终究是拳怕少壮,再加上萧轩翊的出手更加狠辣,很快住持就显现出几分颓势。

        就在萧轩翊找到一处破绽准备猛击之时,住持袈裟一甩,随后提膝虚踢,其势迅雷不及掩耳。

        萧轩翊一拳击在袈裟上,如中棉花,绵绵无力。待他左手出现飞刀之时,又闻胁下有劲风之声,连忙后退。

        “施主武功高强,老衲自愧不如。”住持收了袈裟,轻轻叹息一声。

        莫说他现在不比当年,就算是他全盛时期也未必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

        “法师不必自谦。”萧轩翊收了飞刀,一时间竟然也没有再动手。

        他岂会不知道,住持那一脚若是踢实了,自己也没有好果子吃。虽然自己的飞刀也能重伤他,但终究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本王已为冯家求情,但是这个冯禁的确不能留。本王已经布下重兵包围了此山,希望法师不要让本王为难。”

        如果住持不答应,那只有刀兵相见了。

        “阿弥陀佛,恕老衲不能答应。”既然答应了别人,住持自然也不会反悔。

        “杀。”萧轩翊一声令下,暗卫取出腰间短刀,默契的将众僧包围。

        “且慢!我愿自首!切勿伤及无辜。”冯禁穿着僧袍,自庙中出。

        “拿下。”萧轩翊微微一顿,目露欣赏之色。

        “你这是何苦呢。”住持不能相救,只能双手合十,目送冯禁被押送山下。

        “告辞。”萧轩翊略一抱拳,随后带领暗卫离去。

        大牢之中,阴暗潮湿。

        “冯禁,你还有什么愿望,本王会尽量帮你满足。”萧轩翊一袭紫衫,站在牢房之外。

        “罪臣还有三个愿望,不求楚王殿下能够实现。”冯禁戴着枷锁,在牢内来回踱步。

        “其一,城南百姓贫苦,望殿下予以接济。”

        “准。”钱的事情对萧轩翊来说是最简单的。

        “其二,盐商猖獗,恨无力动摇其根基,望殿下能派人明察。”

        这两条,都是公事,也是身为一方官员的职责所在。

        “盐商一事,本王亲自会审,这点你放心。”萧轩翊微微颔首,算是应下了这个要求。

        “皇上实为明君,奈何听尽后宫谗言,视听受蔽,忠奸不分,皇后为祸后宫,铲除异己,家父不得已才反之……”冯禁仰头长叹一声,倚靠在墙壁上。

        “本王来这里,不是听你来污蔑皇兄皇嫂的,也不是听你找理由的。”萧轩翊面色一寒,显然已经有了几分怒气。

        自家兄弟的事情,轮不到外人来指手画脚。

        “死则死矣,为人臣者,当体君心,岂会有污蔑之说。”冯禁深知难以劝说这位楚王殿下,只是长叹一声,席地而坐。

        “罪臣…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冯禁欲言又止,似是为了一人。

        “讲。”萧轩翊耐着性子,等候冯禁说话。

        “城内有一环采阁,花魁莺莺于罪臣有恩,奈何罪臣俸银不能赎之,仅有少许赎银埋于府内,望殿下能够帮罪臣还莺莺自由。”

        “准。”萧轩翊沉默少许,给了冯禁答复。

        “谢殿下,罪臣恨不能追随殿下,实属遗憾。”冯禁连连叩首,感激涕零,再抬起头来时,萧轩翊早已离去。

        是夜,萧轩翊辗转反侧,终究还是难眠,遂漫步于庭中。

        虽是夏日,但夜晚清风徐徐,倒有几分清凉。仰望夜空,只见明月繁星,万物静谧。

        “苏菁洛,你想要的一直也都是自由,对么?”

        萧轩翊第一次,感到自己身不由己,亦发现自己没有像苏菁洛那样敢爱敢恨,敢和所有人说不。

        “萧轩翊,真的是我太任性了吗?”

        数千里之外的京城,苏菁洛同样仰望着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