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妃临世:楚王殿下请留步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寿宴之前

第六十一章 寿宴之前

        苏菁洛照常甩掉跟踪的人,换了身衣裳回到了国公府。

        “大小姐。”家丁见是苏菁洛,顿时以笑脸相迎。

        “哦,早。”苏菁洛看了一眼天色,发现还没到正午,淡淡的回了一句后,就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给太后的香囊,自然不能太过普通。寻常香囊通常味道过烈,影响到对于其他事物的嗅觉,虽然有其功效,却也有一定的副作用。

        “能不能制作出一种既能够安神养心,又不至于影响日常生活的香囊呢?”

        对于普通的太医来说,治病救人不过是为了讨个生活,如非皇上要求,他们是不会刻意去钻研药理的。

        但苏菁洛不一样,作为古医世家的翘楚,她从小就对医术有着挚爱,在实践中不断的提升自己,亦是她的初衷。

        “翡翠珍珠!你们会不会绣香囊……”

        苏菁洛喊了一声,忽然想起翡翠珍珠已经搬走了。

        “算了,我自己来吧。”

        苏菁洛轻叹一声,回屋去找针线去了。

        毕竟哪家的女孩不会刺绣呢,绣个香囊又有何难?更何况自个儿的针法在前世也算是高手,一定会绣的更好。

        从正午到日渐西斜,苏菁洛终于头晕眼花的从屋里走了出来。还好,香囊终于被她一针一线绣了出来。

        “哎,我这绣的是啥呀。”

        当她喜滋滋的看向自己花了半日才完成的伟大成果时,顿时如同被浇了一盆凉水。

        不得不说,作为一名现代人,从小又学的是医术,自然比不上这些从小就学女红的府中千金和丫鬟们。能绣成一个袋子的模样,已经是十分难为她了。

        “丑死了。”苏菁洛连忙将香囊收了起来,生怕被别人看见。

        “我得去外面学学。”

        离太后娘娘的寿辰没有几日了,苏菁洛得尽快找一个能够指点她的人。

        楚王府外,一个身穿蓝色锦袍的英俊男子从马车里探出身来,眉眼间皆是淡漠之色。

        “恭迎殿下。”门外的两名侍卫同时单膝跪地,单刀拄在地上,虔诚的望着这个传奇般的男子。

        “嗯。”萧轩翊点了点头,进入了王府。侍卫则迅速起身,继续警戒周围。

        彼此之间无更多交流,上下级之间的默契足以让外人感到不可思议。

        “殿下,关于宋知府被刺一案,我怀疑是江湖人士所为。”

        刚进了王府,萧七就开始汇报知府遇刺一事。

        “萧七,你觉得,这是个人所为还是有缜密的计划?”

        知府毕竟算是朝廷大员,一般的江湖人士可不敢和朝廷作对,也很难闯入官邸之中进行刺杀,此次案件,显然是有一个周密计划的。

        “是,我派人接着去查。”萧七应了一声,就要去部署暗卫。

        “等等,给苏菁洛找一个好的绣娘,要隐蔽一点,别让她发现是我就行了。”萧轩翊其实无时无刻不在关心苏菁洛的情况,只是更加低调了而已。

        “诺。”萧七心中诧异,但还是依令而退。

        “母后生辰,我该送些什么呢?刺杀知府的江湖势力,又会是冲着谁来的呢?”

        萧轩翊的身影渐渐与黑暗融为一体。

        而苏菁洛这边,则如同天上掉馅饼一般,仅仅用一剂治病的药,就得到了一位久负盛名的绣娘的感激,并对苏菁洛倾囊相授。

        “菁洛妹妹,如果只有十几日的话,我恐怕教不了你所有东西。”

        当得知苏菁洛目前的处境时,郑绣娘顿时有些为难道。

        刺绣,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和学医一样,要想真正的精通,以至于到独树一帜的地步,动辄就需要十多年乃至数十年的底蕴。

        “那可怎么办呢……真的没有办法自己完成一个香囊吗?”

        苏菁洛怎会不知道,可她也相信,只要找对了人,一切皆有可能。

        倘若是买一个香囊,再配上自己的药,虽然方便,却也落得了下乘。太后娘娘什么东西没有见过?只有以真心换真心,这个礼物才有意义。

        “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但你要能吃得了苦,关键时刻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郑绣娘乃是奉楚王殿下的密令,自有应对的办法。

        “我不怕吃苦!”苏菁洛一脸认真的说道。

        “嗯,那就先从基础的练起,几日后教你一手奇针。”

        几日后,太后去了趟皇宫。

        “母后,您来了怎么也不告诉儿臣一声。儿臣有失远迎,实在是疏忽。”

        皇上正在与柳丞相商讨政事,余光忽然瞥见太后的身影,连忙走下了台阶。

        “皇上乃是一国之君,不必亲自来迎接我这个小老太婆,皇上能够时时刻刻关心天下,做母亲的也十分欣慰。”

        太后私底下叫皇上为策儿,但在大殿上,还是以君称之。

        “母后折煞儿臣了,正好儿臣与柳丞相商讨完了,也腾出时间陪陪母后。”皇上连忙给柳丞相使眼色。

        “哦…老臣已经汇报完了,如若无事,太后娘娘、皇上,臣先行告退。”

        柳丞相也是个老狐狸,看到太后此行来料定有事,便和皇上打声招呼,早早撤走了。

        “你呀,要是能同意翊儿和苏……”太后见大殿无闲杂人等,又开始唠叨。

        “母后请喝茶。”皇上像是早就料到太后会这么说,直接端起一杯茶打断了她的话头。

        “这茶甚是不错,是哪儿贡来的?”太后也不好拒绝皇上的盛情,只好轻抿了一口。

        “西域,那儿天气干燥,茶叶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哦,对了,母后再过几日便是大寿,儿臣已经大概布置好了,还请礼仪官带母后前去看看,若是不满意抓紧修改。”

        皇上像是突然想起了寿宴的事情,连忙携着太后的手,一副极为关心的样子。

        “诺。”礼仪官从柱子后转了出来,向太后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

        “哎,你……”太后被这么一打岔,顿时想不起来自己想来干什么了。

        “儿臣还有上次番邦的事情尚未处理,等处理完了儿臣便和母后一起来看。”

        既然不好直接拒绝太后,那就只能一拖再拖了。在皇上看来,太后不过是一时兴起,只要拖的久一些,她的想法会渐渐淡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