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妃临世:楚王殿下请留步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散心

第五十二章 散心

        聊天?母后和苏菁洛有什么好聊的。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母后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

        “哦,那母后得的是什么病?”萧轩翊很快就恢复了镇定,淡淡的问了一句。

        “就是老人常得的病呗,这个病其实挺好治的。”苏菁洛一边走,一边感受长乐宫的美景。

        “宫里的御医不是开过药嘛,母后怎么还……你的药她肯定不喜欢吃。”萧轩翊想起太后曾将御医的药放在一边,顿时明白了原因。

        “为什么?我配给你的药不好吗?”苏菁洛忽然一顿,嘴角流露出几分笑意。

        “那么苦的药,谁会喜欢吃。”萧轩翊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吃药,算是萧轩翊并不美好的回忆之一,特别是苏菁洛的药,不仅仅药性极烈,还苦得让人发颤。

        “你不喜欢,不可以配着糖嘛。”苏菁洛强忍笑意,快步向外走去。

        “你不是说服药期间不能乱吃东西,不能运功么?”萧轩翊脸色一变,追了上去。

        “不能乱吃又不是不能吃,你自己不吃能怪谁。”

        “你……”萧轩翊一时语塞。

        “还愣着干什么,真希望我走回去啊。那明天可就配不成药给太后娘娘了。”苏菁洛站在长乐宫外,敦促萧轩翊快些。

        待二人骑马离去后,皇上带着几个太监从一处角落走了出来,面色有些阴沉。

        国公府内,苏菁洛已经开始熬制养生的药丸。

        这次苏常仁特地为苏菁洛购买了银针、捣药杵、药炉等相关器材,还购置了大量基础药材。

        “不用白不用。”苏菁洛捡起一根山药,辨别出其大概年份,将其捣碎,投入药炉之中。

        接着,就是熟地、芡实、车前子、薏苡仁等补虚养生的温和药材。火候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就算是前世古医世家的那些老家伙看了,估计也是赞不绝口。

        最后练成之时苏菁洛还熬了糖,给药丸浇上了一层薄薄的糖衣。

        “大功告成!”苏菁洛将药丸收到小瓶子里去,开开心心的回屋睡觉。

        椒房殿,皇后正在殿中来回踱步。

        这些天的禁足让她变得十分憔悴。曾经的后宫之主在失去权力的这一段时间里,如同被打入冷宫一般,不曾见到皇上,也不曾出此宫殿。

        唯一能打发时间的,只有每天轮班的宫女,她们会听从皇后的指令,获得一些宫里的消息。

        “唉,这世道真变了,平日里总会有妹妹来请安,现在倒是都不见了。”皇后见此光景,不由得讽刺道。

        听宫女来报,皇上自从将自个儿关了紧闭后,夜夜都翻蕙草殿音贵人的牌子,导致嫔妃全都到音贵人讨好去了。

        皇后永远不会忘记揭穿太子和自己计划的苏菁洛,一想到自己落得这般田地都是由她所致,心中便愈发痛恨。

        “苏菁洛现在还在国公府吗?”

        皇后本身并没有犯什么大错,因此很快就能出椒房殿,继续做她的后宫之主。在此之前,她要熟悉自己所有敌人的情况。

        “禀皇后娘娘,苏菁洛现在仍然住在国公府,只不过近日她多次出入长乐宫,为太后娘娘诊治。”宫女将自己所知道的消息如实回答。

        “哼,这个小贱蹄子怎么这般命好,居然能和太后沾上边。”

        太后可是皇上和楚王殿下的生母,虽然手中没有实权,但是说的话分量还是极重的。

        长乐宫,今日似乎热闹了一些。

        “太后娘娘,今儿个怎么有兴致多转几圈?”苏菁洛专门去长乐宫的后花园,才找到意犹未尽的太后。

        “孩子啊,你这药丸真是太管用了,我觉得自己好多了。我觉得你的药比御医的好,他们的的药都苦得不能咽下去。”

        太后本以为苏菁洛的药一定很苦,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没想到她居然有如此巧妙的心思。谨遵医嘱不过数日,她便感觉到自己充满了活力。

        “太后娘娘,良药苦口,可是并不妨碍药包在糖里呀。菁洛也是偶有所感,才在养生丸的外面制了一层糖衣。”

        苏菁洛见到太后的气色好了许多,心中也是十分欢愉,觉得她在花园里又转了几圈。

        “翊儿小时候也常常来这里转,夏天的时候,他特别喜欢池边的水草,对这满园的荷花反倒不屑一顾。”

        太后接着和苏菁洛讲着萧轩翊小时候的事情。

        “为什么?”苏菁洛也是有些好奇,不禁问道。

        现在还没到夏天,这池子里的荷花还未开放,却有许多的鱼和水草。没有荷花的时候,细细看来虽没有那么惊艳,却有说不出来的生机感。

        “他说,荷花虽然惊艳,但也只是夏天开,而且一开的时候就掩盖住了所有的植物,同时也受到万众瞩目。”太后话说到一半,示意苏菁洛再猜一猜接下来的话。

        “因此,荷花便不那么自由,就算她再美,也只能静静的伫立在池中,不断的展示自己,直到有一天花落,就会遭到许多人的嫌弃。”

        苏菁洛能够想象得到,萧轩翊小时候在这里游玩的时候,便已经悄悄把他的心智所展现出来了。

        太后的目光中露出欣赏的神色。

        “而水草自春而生,四处飘荡,不用去在乎别人的眼色,自秋而枯,来年再生……反反复复,自由而又快乐。”

        苏菁洛的母亲也一直只希望她自由快乐,不要拘泥在名利之中。所谓名利,不过是一些人争夺的产物而已,有成功者,就会有失败者。

        “曾经的我,也喜欢荷花,就像皇上只有一个皇后一样。他们或许知道皇后是谁,却不知道宫中有多少妃嫔。”

        从秀女,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直到走到天下的最中央,成为万众瞩目的皇后。先皇去世后,她便垂帘听政,协助皇上共治天下三年。

        “苏菁洛,你和翊儿其实有些相像,至少在一些潜在的性格上。”太后站起身来,苏菁洛连忙扶了她一把。

        我和他像?怎么可能?萧轩翊整天就知道绷着个脸,少言寡语的,看着都让人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