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她惊艳了世界在线阅读 - 第229章 越来越硬

第229章 越来越硬

        机长慌忙瞟了眼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副机长,面色难看地对顾谨尧说:“这位先生,你不要乱说话,这是对我名誉的诽谤,我完全可以向法院起诉你。”

        “嘘!”顾谨尧手指竖到唇上,“好好开,大家平安落地,什么事都没有。”

        “但凡出点意外。”他抬手横到脖子上,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你们全家一个不留!”

        他五官坚硬,眼神凌厉,寸短的头发根根分明。

        一看就不好惹。

        机长不敢再多说话,专注地盯着仪表盘,生怕出点意外,累及家人。

        旁边的副机长,满眼狐疑地打量着顾谨尧,不知他什么来头。

        顾谨尧扭头看着他:“你,出去。”

        副机长一脸为难,“先生,这不合规矩,飞行期间擅自离开驾驶舱,我会受处罚的。”

        顾谨尧嗓门提高,“出去!”

        副机长只好从座位上站起来,不情不愿地走出驾驶舱。

        顾北弦看到副机长走出来,瞥他一眼,语气淡淡,问:“你不好好在岗位上待着,乱跑什么?”

        副机长苦着一张脸,“顾总,是苏小姐那位朋友把我赶出来的。”

        顾北弦刚要开口。

        苏婳对他说:“听他的,没事,你找个座位坐下吧。”

        副机长没敢动。

        顾北弦掀起眼皮,静静瞟她一眼,对副机长说:“听我太太的。”

        “谢谢顾总。”副机长急忙找了个空座位坐下。

        苏婳瞄一眼面无波澜的顾北弦。

        挺好奇。

        他是怎么做到分手一个多月了,还能面不改色地对别人说,她是他太太的。

        反正,她是做不到。

        两个小时后,飞机平安落地。

        下了飞机。

        顾北弦对苏婳说:“上我的车,送你回凤起潮鸣。”

        苏婳浅浅一笑,打开手机支付宝,给他转了五万块,“你的私人飞机飞行成本来回是二十万,但是,我只坐了单趟。你是七个人,我们也是七个人,一人一半,费用结清了。”

        说完,不等顾北弦回应。

        她扬了扬手机,转身就走。

        纤细美丽的小腿,迈得飞快。

        顾北弦看着她窈窕细长的身影,要笑不笑。

        这女人,翅膀真是越来越硬了。

        以前闹别扭,他稍微低下头,亲亲她,抱抱她,哄一哄,也就翻篇了。

        这次她居然没完了。

        顾北弦几步追上去,抓着她的手腕,耐着性子说:“苏婳,差不多得了。”

        苏婳停住脚步,静静地望着他,“我记得,一个多月前你对我说,你忍了我三年,忍得很痛苦,忍够了。”

        顾北弦抬手摁了摁发胀的眉尾,“我那是说醉话。”

        “都说酒后吐真言,醉了说的才是真话。顾谨尧拿命救过我,我不可能和他撇得一清二楚,也不想看你忍得痛苦。”

        顾北弦心脏骤然一沉,“所以你要放弃我,选择你的阿尧哥?”

        苏婳不想做选择,也不知该怎么对他说才好。

        她只是谁都不想伤害。

        但是又处理不好这种复杂的关系,只能退出来。

        苏婳把手腕从他的手里,慢慢抽出来,忽然弯下腰,冲他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你三年前救了我外婆的命,谢谢你照顾我的家人。日后若有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恩情。”

        恩情?

        顾北弦漆黑的眸子,定定地锁住她,心里锥刺一般难受。

        他气极反笑。

        三年婚姻,于她来说,就剩了恩情。

        难怪他几次三番问她,爱不爱他?

        她要么避而不答,要么就说“不重要了”。

        顾北弦忽然就很烦躁。

        他朝她摆了摆手,“你走吧。”

        “保重。”苏婳说完,静默地看他一眼,缓缓转过身,朝路边的车辆走去。

        顾北弦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她的身影完全消失。

        他自嘲地笑了笑。

        再强势有什么用?不还是输了。

        以前她的阿尧哥是个死人,他都争不过。

        如今活生生的人,他更争不过了。

        可是就这么放手,挺不甘心。

        苏婳走到路边的车旁,上车坐好。

        保镖发动车子。

        顾谨尧坐在副驾驶上。

        苏婳盯着他的后脑勺看了会儿,问:“阿尧哥,刚才在飞机上,你进驾驶舱做什么?”

        顾谨尧回头看了看她,笑道:“顾北弦几次三番出事,我怕有人收买机长,就警告他好好开飞机。飞机一旦失事,生还率极小,还是小心点为妙。”

        苏婳没想到外表坚硬的他,这么细心。

        一想到顾北弦身边危机重重,她又挺担心他。

        把苏婳送回家,顾谨尧返回住处。

        进门刚换好鞋子,就接到母亲柳忘的电话。

        “听说你和顾北弦今晚同乘一辆飞机了?”

        顾谨尧走到沙发上坐下,淡声道:“苏婳在飞机上,我怕她出事,就跟上去了。”

        柳忘语气急促,“你胆子太大了,就不怕顾北弦半路上派人把你扔下去?”

        顾谨尧提了口气,“顾北弦虽然脾气差点,傲气一点,人倒不坏。你不要把人都想象得那么阴险,这么久了,他也就只对我说过几句重话。”

        “有其母必有其子,他妈连个十二岁的小孩都容不下,你觉得他能容得下你?”

        顾谨尧眉心微皱,“我觉得当年的火灾可能另有隐情,不一定是秦姝所为。苏婳说她是一个很好的人,对她特别好。”

        “那是因为苏婳对她没构成威胁,一旦苏婳威胁到她的利益,你看她会怎么对付她。”

        顾谨尧听得头疼。

        他抬手按了按发胀的额角,“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

        “我这边是白天,你对苏婳说要带她走的事了吗?”

        “说了,她不肯走。”

        柳忘默了默,“那你注意安全,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妈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可不能有任何闪失。”

        说到最后,她尾音沙哑。

        “放心。”顾谨尧声音调柔:“你也注意安全。”

        柳忘嗯了声。

        挂断电话,她看向身边的年轻女人,笑着说:“缀儿啊,你不是喜欢你尧哥哥吗?”

        叶缀儿害羞道:“阿姨,你别这么说。”

        柳忘鼓励的眼神望着她,“你出趟国吧,去京都,找你的尧哥哥,快点把他带回来。如果你能把他的心收回来,我就同意你们俩的婚事。”

        “真的?你说话算话?”叶缀儿眼睛一下子亮了,站起来就去拉柳忘的手,眼里满是惊喜。

        柳忘笑,拍拍她的手,“当然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