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她惊艳了世界在线阅读 - 第227章 风情万种

第227章 风情万种

        顾北弦抬手朝苏婳身后的保镖,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出去。

        保镖本就是他的人,立马听话地走了出去。

        顾北弦又看向沈鸢,那意图不言而喻:出去,别当电灯泡。

        沈鸢为难极了,瞅瞅他,又瞅瞅苏婳。

        犹豫再三,她问:“顾总,你不会为难我婳姐,对吧?”

        顾北弦眼风一凛,嫌她多话的意思。

        沈鸢其实有点怕他,只好对苏婳说:“婳姐,那什么,我去门口待着,有事你喊我啊。”

        苏婳点点头。

        房间里只剩了两个人。

        顾北弦下颔微抬,指了指沙发,“坐。”

        苏婳瞅瞅沙发,站着没动,疏离地说:“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不方便。顾总有事请快说,说完我好走。”

        顾北弦抿着薄唇,没出声,只垂眸看着她。

        心里很不痛快。

        这一个多月,他就没痛快过。

        他让她去找顾谨尧,说成全他们,不过是逼着她做决定。

        她倒好,头一扭,跑了。

        三年夫妻,一千多个日夜,还比不过他们两小无猜的感情。

        苏婳见他绷着一张俊脸面无表情,说:“顾总,你要是没事的话,那我走了。”

        顾北弦更生气了。

        他千里迢迢,飞过来,不是听她说这话的。

        苏婳见他一直不说话,以为他故意刁难自己,转身就走。

        顾北弦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们副导演让你过来好好陪我,话还没说两句,你就走,也太不拿我当回事了。”

        苏婳抽了抽手,没抽动,淡淡道:“我是来客串,不是卖给剧组。”

        “那是你们的事,反正我投资了,你就得哄我开心。”

        苏婳有点无语,“你想要怎么个哄法?”

        “随便。”

        “要不要我唱个小曲给你听?”

        相处这么多年,顾北弦还没听她唱过歌。

        他来了兴致,走到沙发上坐下,长腿交叠,目光慵懒望着她,一副散漫矜贵的样子,“唱吧。”

        苏婳张口唱起了摇篮曲,“小宝贝,快快睡,梦中会有我相随,陪你笑,陪你累,有我相依偎。小宝贝,快快睡,你会梦到我几回……”

        顾北弦眸色一沉。

        这女人居然拿他当孩子哄。

        跟顾谨尧相认后,人都变得狡猾了。

        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他抬手做了个“打住”的手势,“你们副导演是让你来哄我开心的,不是让你来气我的。”

        苏婳耸耸肩,“这部电影,顾总投了多少?”

        顾北弦眼皮一掀,“问这个干什么?”

        “你撤资吧,我投。”

        顾北弦轻轻嗤笑,双手交叠,搭到膝上,淡声道:“苏小姐果然财大气粗。只是,你是不是忘了你的钱是哪来的了?我给你钱,不是让你拿我的钱,来气我的。”

        苏婳莞尔,“钱还给你时,你不要,你不要,那钱就是我的。我的钱,我想怎么支配,就怎么支配。”

        顾北弦定定看她几秒。

        一时竟拿她没办法。

        打不得,骂不得,说几句重话,她还记仇。

        顾北弦把茶几上打包的两个精美食盒,推到她面前,“吃了,吃完就放你走。”

        苏婳垂下眼帘,瞟了眼,抿了抿唇没动。

        顾北弦探身,把食盒盖子拆开。

        一份是苏婳最爱吃的麻辣酸菜鱼,一份是酸酸甜甜冰冰凉凉的芋圆全家福,还有一杯她最爱喝的杨枝甘露。

        熟悉的香气扑鼻而来,引人食指大动。

        苏婳暗暗咽了咽口水。

        在剧组连着吃了三天盒饭,胃里寡淡得很。

        特想吃点有味的。

        不过她是个有骨气的人,“谢谢顾总,我不饿。”

        三年婚姻,顾北弦对她再了解不过。

        那家店的酸菜鱼,她能连着吃一星期,都不带腻的。

        他眉眼淡然道:“吃吧,没下毒。”

        苏婳还要矜持,肚子忽然咕噜一声响。

        她急忙按住肚子,晚上吃的盒饭,她实在没胃口,就吃了几口。

        可是,就这么屈服,她怕顾北弦会嘲笑她。

        想了想,她拿起手机,打开支付宝,给顾北弦转了两百块,非常大气地说:“剩下的钱不用找了,给你当跑腿费吧。”

        顾北弦眼皮一撩,漫不经心道:“我坐私人飞机来的。既然苏小姐这么大方,那飞机的费用也给报一下吧。”

        苏婳噎住,“多少钱?”

        “每小时飞行成本五万块,飞来这里要两个小时,往返四个小时。四五二十,看在关系这么熟的份上,给你打个九折,给十八万就行。”

        苏婳扭头就走。

        十八万一顿的酸菜鱼。

        她脑子进水了,才会吃。

        饿死都不会吃。

        出门和沈鸢、保镖一起原路返回。

        回屋。

        苏婳换了拖鞋,打算去冲个澡。

        手机叮咚一声,收到条短信。

        是顾谨尧发来的:我刚到,就住你对面的房间,有情况喊我。

        苏婳意外极了。

        她打开门,敲开顾谨尧的房门,问:“你怎么来了?”

        顾谨尧神色匆匆,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笑着说:“抱歉,来晚了,拍卖行有点事给耽搁了。”

        苏婳斟酌了下用词,笑着说:“我的意思是,你以后不要总跟着我了,太麻烦你了。”

        她的见外,让顾谨尧有点受伤。

        他眉眼温柔地凝视着她,想说:命都给过你,这点小事算什么?

        终是没说出口。

        不想给她增加心理负担。

        她和顾北弦离婚了,也分手了,却还用着他的保镖。

        明显他们俩更亲近一些。

        缺失的这十三年,让他变成了一个外人。

        顾谨尧唇角噙着笑,语气随意道:“这边是盗墓大省,我过来有生意要谈,不是专程来找你的,别有心理负担。”

        苏婳不信,哪有这么巧的事?

        她轻声说:“我有保镖保护,你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做。不要因为我的事,耽误你的工作。”

        顾谨尧微微扬唇,“拍卖会有专人打理,我就起个监督作用,放心,不会影响工作的。”

        苏婳一时拿他没办法,只好说:“那好吧,你早点休息,我回房了。”

        “嗯,有事喊我。”

        “好的。”

        苏婳转身,返回房间。

        从始至终,都没注意到走廊尽头,站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背光而立。

        光线在他脸上打出凹凸不平的阴影,英俊的五官明灭在其中,宛若倒影。

        男人手里拎着两个食盒和一杯奶茶。

        正是追着苏婳出来的顾北弦。

        亲眼目睹这一切,他唇角渐渐浮起一抹自嘲的冷笑,眼神说不出的凉淡。

        “啪!”

        他侧身,把手里的食盒和奶茶,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就不该来的。

        来了找气生。

        罢了,罢了,他劝自己:天下女人又不只这一个,何必非她不可?

        顾北弦阴沉着面孔,返回房间。

        一进屋,鞋子都忘记换了,走到沙发上坐下,从茶几上拿起烟,抖出一根,点燃,抽起来。

        三根烟下去,心里还是很不痛快。

        “叮咚!”

        门铃响了。

        顾北弦以为是苏婳良心发现,或者馋虫发作,来找他了。

        他站起来,去开门,手搭到门把手上,顿了下。

        他告诫自己,即使她来求和,也不能轻易原谅她,否则下次她会蹬鼻子上脸,更不拿他当回事。

        顾北弦紧绷着脸,拉开门,刚要说,你来干什么?

        话到嘴边,咽了下去。

        门外是一张陌生的美艳面孔。

        女人二十六、七岁的模样,妆容精致,五官娇媚,眼里却写满世故。

        紧身的v领酒红色长裙,勾勒出窈窕的身形。

        她略略俯身,故意朝顾北弦露出傲人的事业线,笑道:“顾总你好,我是剧组的女一号,我姓刁,叫刁婵婵。以前有幸代言过你们公司旗下的楼盘。”

        她朝顾北弦伸出手,想跟他握手,“能在这里遇到你,非常荣幸。”

        顾北弦垂眸瞥一眼她伸过来的手,没握,语气淡漠道:“有事?”

        刁婵婵尴尬地抬起那只手,轻轻撩着一头风情万种的长卷发,笑吟吟道:“没事,就是听说顾总在,过来打个招呼。”

        “招呼打完了,你回去吧。”顾北弦说完,就要关门。

        刁婵婵急忙伸手扳住门框,不让关。

        她微收下颔,缓缓抬头,媚眼如丝,凝视着顾北弦,“顾总,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顾北弦眼底已经有了不耐烦,出于一直以来的良好修养,才没发作,道:“说。”

        刁婵婵扬了扬手里的剧本,笑容媚得出火,“能耽误你点时间,帮我对对剧本吗?你是投资商,能得到你的指点,是我的荣幸。”

        顾北弦毫不留情面道:“不能。”

        被这么直接地拒绝,刁婵婵面子上挺过不去。

        不过她十岁出头,就开始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这点小挫折算不了什么。

        手指抚过唇角,顺着锁骨往下滑,她轻轻扭一扭腰肢,骚得入骨,撒娇道:“听闻顾总一向有风度,不要这么绝情好吗?”

        勾引意味十足。

        顾北弦耐心尽失。

        “砰!”

        他用力把门摔上了。

        像不小心吃了块五花肉,腻得恶心。

        这是什么鬼地方,天一黑,牛鬼蛇神都跑出来了。

        垂眸扫一眼地上的剧本,是刁婵婵刚才不小心掉到地上的。

        顾北弦弯腰捡起来,刚要往垃圾桶里扔,忽然想起什么。

        他拿起手机,拨出去个号码。

        苏婳接听。

        顾北弦高高在上的语气命令道:“过来,我帮你对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