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利刃出鞘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1

        省医院手术室,林晓晓分娩在即,她满头冷汗,呻吟着。床头的各种仪器红灯闪烁,医护人员都不停地忙着。走廊上,林晓晓的父母坐在长条椅上不停地抹泪。温国强身着便衣,从走廊尽头匆匆走来。温国强拿出证件:“我是省公安厅的。”

        “总队长……你,你来这儿干什么?王亚东他没回来过……”林父说。

        温国强收回证件:“我知道,我不是来找王亚东的,我来看看您的女儿。”

        “你们警方不是说,我女儿跟王亚东的案子没什么关系吗?”

        “是没有关系。”

        “那你来干什么?既然没有关系,你们怎么还来骚扰我们?!”林父脸色愠怒。林母在旁边抹着眼泪:“你知道不知道,这件事给我们家造成多大的困扰?我们都是老师啊!走吧,请你们走吧!”温国强道:“对不起,我可以想到你们为此承受的压力。我今天来,除了想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告诉你们二老和林晓晓。”

        “什么事?还有什么事要告诉我们?我们什么也不想知道!”

        温国强看着二老,面色严峻:“我知道你们都是党员,经过组织上研究决定,可以将这件事情告诉你们。”林父不明白:“什么意思?党员和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

        “我下面说的事情,希望你们能够从一个共产党员的角度去保密。”温国强看着两人,“王亚东,是国际刑警的特情人员,是受我直接指挥的。”

        林父和林母都呆住了。

        “王亚东为我们的公安工作做出了牺牲,还有你们—他的家人,也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在这里,我代表公安机关向你们宣布这件事,希望你们能够保守秘密。”

        “你是说……王亚东是……警察?!”林父愣住了。

        “不是警察,是警方的特情,也就是俗称的卧底。王亚东是在我的直接指挥下行动的,直接一点儿说—是一个好人。”

        “他……他不是通缉犯?”林母看着温国强。

        “王亚东是一个冒着生命危险,为公安部门工作的特情。”

        “他……他在哪儿?”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们。”温国强说,“但是作为他的直接领导,我有义务来探视你们,并且在这个特殊的时刻提供帮助。”林母的眼泪出来了。林父看着温国强:“我们不需要什么帮助,只想这个家能够团圆!警察同志,请问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现在我也不好说。记住,他是一个好人。”

        “有你这句话,我们心里舒服多了……”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们尽管提出来,我一定尽力帮忙。”

        “哎,不要,不要!我们缺什么?我们缺的只是一个和睦的家庭罢了,现在你也给不了我们,他是不可能现在回来的……我只想问一句,他……我的女婿,他安全吗?”

        “我不能欺骗你。你们的女婿,他在犯罪集团的心脏战斗。我不能确保他处于安全的状态,但是我们会尽一切努力保护他。”温国强看着两位老人,“他很机灵、很能干,一定会没事的。”林母的眼泪涌出来,点点头。

        “哇—”孩子的啼哭声传来,几个人急忙跑到门口。护士抱着婴儿:“是个男孩!”满头大汗的林晓晓露出疲惫的笑容,林母喜极而泣。温国强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林父转身握住温国强的手:“谢谢你,同志!今天我们家是双喜临门啊!我有了外孙,而你又来告诉我,我的女婿不是罪犯,是个功臣!谢谢,谢谢……”

        “他当然是功臣,是深入虎穴的英雄。”温总拿出一个信封,“这个,你们……”

        “不不不!不需要!我们不需要……”

        “这是王亚东破获案件的奖金。我知道你们不需要钱,但这是他应该得到的。现在他不在,就委托二老收下吧。”

        林父颤巍巍地接过来:“我们什么时候能把他是好人的事儿,告诉亲戚和朋友?”

        “现在还不能,等他回家的那天吧。”

        “他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回来?”

        “等到案件全部告破的那天吧!今天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是希望你们不要背负这个沉重的心理负担,但是对你们面临的窘境没有任何帮助。为了他的安全,我希望你们保守这个秘密。还有,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林晓晓。”温国强说。林母说:“为什么?那是她的丈夫啊!”温国强说:“这是组织的决定。林晓晓年龄太小,不一定能保住秘密。你们都是党员,该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林父点头:“我明白了……”

        “母子平安,我就放心了。我还有工作,就告辞了。”温国强后退一步,敬礼。老夫妻含泪看着。

        2

        大海上,风和日丽,几艘破渔船正缓慢地行驶着。蝎子和王亚东坐在船头,察猜站在旁边,周围是十几个海盗。虎鲨拍着蝎子的肩膀:“好,蝎子!现在有你的加盟,我真的是如虎添翼!有我的一口,就有你的一口!你放心,我们这儿是天高皇帝远,谁也管不着!”王亚东环顾四周,心情复杂。蝎子笑笑:“虎鲨,没想到最后是你收留了我啊!”

        “咳,说这些干什么?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这不是你以前教我的吗?穷不帮穷,谁帮穷啊?在这儿,我是老大,你就是老二!你放心,咱们在一起,这一片海域那就是横扫啊!”虎鲨狂笑着,海盗们举起武器叫嚷着。蝎子笑笑,喝了口酒。

        王亚东苦笑:“没想到真的落草为寇啊!”察猜面色阴郁:“这一生,就要这样度过了吗?”王亚东看他:“那你还想怎么活呢?”察猜无语。

        “我们早晚都会死于非命的,像我们这样的人,活一天就是赚一天。”蝎子喝了一口酒。

        3

        饭店大堂,翠芬正在忙碌着。张丽娜过来:“翠芬!”翠芬回头:“哎!张总!”

        “刚才旅游公司的朋友告诉我,有一个海上游船的新项目,想找一群朋友出海去体验体验,同时做个宣传。参加者有媒体的,也有各行各业的精英。现在还有两个名额,我考虑了一下,带你一起去吧!”张丽娜说。翠芬一脸惊讶。张丽娜笑道:“你这么辛苦,兢兢业业的,连休息日都要加班!怎么样?跟我好好去放松一周,也算放你的大假了!”

        “啊?张总,我……”

        “你什么啊?就这么定了!收拾收拾,明天跟我出海!”

        “谢谢张总!”翠芬鞠了一躬,转身跑了。张丽娜笑笑,向办公室走去。

        翠芬哼着歌,在宿舍收拾着。她想想,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李二牛气喘吁吁地从基地跑步回来,值班班长苗狼说:“二牛,你的电话!”李二牛笑着拿起来:“哎!俺从训练场跑回来的!喂?”

        “二牛啊!是我!我要跟张总去海上旅行了!”

        “海上?什么海上?”

        “张总说,要带我去坐游船,去海上玩!”

        “那敢情好!得好好谢谢人家张总啊!”

        “嗯!放心吧,我会的!张总一直很照顾我,还让我好好跟你过日子,说二牛是好人,别有后顾之忧!”

        李二牛嘿嘿乐:“张总就是好,都知道俺是好人!”翠芬哈哈大笑:“好了好了,挂电话了,赶紧训你的练去吧!”李二牛放下电话,笑笑,转身跑了。

        靶场上,响着“砰砰砰”的枪声,队员们在进行运动速射训练。李二牛跑回来,何晨光抬眼:“哎!什么事儿啊?电话都打到部队了!”李二牛满脸春光:“俺媳妇的电话!”王艳兵笑:“翠芬?翠芬怎么了?着急结婚了吧?”李二牛不好意思地挠头:“哪儿有?!她们老板带她出海去玩,坐大游船嘞!”何晨光想着什么,李二牛看他:“咋了?你想啥呢?”何晨光笑笑:“没事,可能我联想力太丰富了!”

        “你不会想到蝎子了吧?”王艳兵说。

        “还有察猜。”

        李二牛紧张起来:“对啊!海盗!她们不会遇上海盗吧?!”宋凯飞正好回来:“什么海盗?打海盗吗?pc游戏还是来真的?”

        “没有没有,瞎聊呢!”何晨光看着他说,“你打完了?”

        “对啊!该谁了?”

        “我。”王艳兵起身,拿着武器过去了。宋凯飞坐下来:“二牛,你怎么愁眉苦脸的呢?”李二牛皱着眉:“俺媳妇要是遇到海盗咋办呢?”

        宋凯飞嗤地一笑:“别闹了!那你赶紧买彩票!海上那么多条船,被海盗撞到的概率不是跟中彩票差不多吗?你以为谁想遇到海盗就能遇到呢?!”

        李二牛笑了:“听你这么一说,俺好多了!”何晨光也笑了:“有你的啊,飞行员。”宋凯飞一扬手:“我说的是真的!哪儿那么巧啊?快快快,给口水喝,渴死了!”

        何晨光把矿泉水丢给他,宋凯飞大口喝着,那边枪声已经响起来。

        4

        夜晚,月牙岛上寂静一片。沙滩边上,察猜面如死灰。蝎子若无其事,王亚东站在他身边:“看起来察猜是受不了了。”

        “他会习惯的。”

        “我们真的就一直在这儿做海盗吗?”

        “等机会吧,现在我们总得找个安身的地方。”蝎子叹了口气。

        “那下一步怎么办呢?”

        “非洲,只有火热的非洲是我们容身的地方。那是无休止的战场,雇佣兵的天堂。我们休整一段时间,就去非洲。”

        “非洲?”察猜回头。

        “那块大陆上的战争,从第一场开始就没有停止过。那里有我们生存的空间,也有我们的用武之地。”

        “我们在那儿,为什么而战?”察猜看着蝎子。

        “为自己而战。”

        察猜苦笑:“雇佣兵……我真的做了雇佣兵。”

        “被国家雇佣,和被独裁者雇佣,有什么区别?信仰?荣誉?使命?骗人的幌子罢了—迟早你会明白的。拿了钱、钻石、金条,留给老婆孩子一个安身之地,这才是真的。”

        “那我们自己呢?”

        “生为战士,死在战场吧。”蝎子面色平静,“起码你知道,你是为什么死的—为自己死的。”察猜默默地看着大海,王亚东苦笑,没说话。

        虎鲨在指挥部大快朵颐,这时卫星电话响了,他拿起来:“喂?”

        “是我。”

        “有什么情报?”

        “明天有一单大买卖!一艘刚进口的游船,明天早晨第一次出航。老板请了很多有钱人和记者,起码有六十多个,是一单大买卖!”

        虎鲨笑道:“哟?好啊!航线呢?”

        “在中国近海航行。”

        “不在公海?那等于没说!你想让我去中国领海抢劫吗?这不是找死吗?!他们的海警和海军,哪个是吃素的?!随便两颗炮弹,就给我掀翻了!”

        “我可以上去,破坏船的导航系统,让游船开到公海上去,然后你再动手。这笔赎金不得了!”

        “你能做到吗?”虎鲨问。

        “船上的大副是我的发小,我早就把他买通了!他经常趁工作便利去境外赌博,连老婆都输掉了,被压在境外做了妓女!以前有很多情报就是他给我的,他早就不满足小打小闹了!这一次,有了发财的机会,他眼儿都绿了!你就在公海等着吧,我们肯定会办到的!”

        “那就好!这一次,肯定少不了他的好处!当然,你的钱也少不了!”虎鲨挂了电话,露出笑容,“这可真是一笔大买卖啊!”

        清晨,码头上,张丽娜和翠芬兴高采烈地登上船。翠芬看什么都觉得新奇,兴奋不已,不停地和张丽娜说笑着。“呜—”游船鸣笛,离开了码头。游船在海上航行,张丽娜和翠芬兴奋地看着海面。翠芬笑着:“真美啊!我还是第一次在船上看大海呢!”

        “哈,那还不赶紧好好看看?!以前我经常带孩子出国……”张丽娜突然停住了。

        “张总,您……您怎么了?”

        “没什么,刚才突然想起我儿子了。”

        “啊?您还有儿子呢?他在哪儿呢?怎么从来没见过呢?”

        张丽娜看着大海:“他……不在了。”

        翠芬张大嘴,半天:“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张总……”

        “没关系,都过去好多年了。其实我早就想跟你说的,要嫁给特战队员,得做好一定的思想准备才行。我以前的丈夫,也是个特战队员。”

        “嗯?”

        “我和儿子被绑架了,因为我的前夫得罪了敌人,他们用我们母子来报复。在国外,我的儿子……被杀害了……”翠芬呆住了。张丽娜稳定住自己的情绪:“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仍然没办法忘记……只是,已经强迫自己麻木了……你选择嫁给特战队员,就要做好各种心理准备,尤其是要保护好自己和孩子。我就犯了这样一个错,没有保护好孩子……”

        翠芬看着张丽娜,不敢说话。

        “这是我一生都无法原谅自己的事情……希望你吸取我的教训。”

        “张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没关系,你不用安慰我。我告诉你这些,就是希望你能记住这个血的教训。”张丽娜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眼泪慢慢滑落。

        5

        海面上,三艘渔船停泊在那儿等待着。虎鲨站在船头,蝎子、王亚东和察猜站在他的身边。王亚东问:“我们到底要干什么?搞得神秘兮兮的。”虎鲨看看手表:“一单大生意!”

        “什么大生意?”

        “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虎鲨对着部下说,“都记住了,没有我的命令,不要伤害船上的人!这是大买卖!明白了吗?”—“明白了!”海盗们回答。

        “搞得神秘兮兮的,不信任我们吗?”蝎子说。虎鲨笑笑,说道:“这次不一样,不是普通的货轮,我必须确保万无一失。蝎子,你会理解我的。”虎鲨默默地看着手表。

        游轮上,船长走进驾驶舱,大副赶紧站起来,笑着:“船长,吃完饭了?”船长点头:“嗯,现在怎么样?”

        “一切正常。”

        船长看着他:“你怎么满头是汗?”大副赔笑着:“感冒,可能还有点儿发烧。”船长走到舵前:“那你去医务室拿点儿药吧,休息一会儿。今天是试航,我自己盯着就可以了。”

        “谢谢船长,那我去了。”大副笑着转身出去了。船长看看前方,又转头看了看gps:“我们按照既定航线走吧。”

        “是!”水手长操舵,游轮在海面上继续前行。

        大副走上甲板,擦了擦汗,拿出卫星电话:“虎鲨,我是梦之舟号游船大副!”

        “我知道你。”虎鲨接电话。

        “我已经按照约定好的做了,钱什么时候打到我账上?”

        “好歹要等到我抓住这条船吧?”

        “……好吧。大概一小时以后,这条船会到达公海,我们约好的位置!”

        “我知道了。事成以后,款会打你到账上的。”

        “好,我先挂了,找个地方藏起来!”

        “记住我们的暗号,不然会误伤你。”

        “我记住了,挂了。”大副挂了电话,拿出白手套,匆匆戴在左手上,转身走了。

        甲板上的游客们浑然不觉,正悠闲地聊天、拍照。他们丝毫没有想到,此刻温柔的大海中正蕴藏着无数的凶险。张丽娜和翠芬在甲板上照相,大副匆匆路过。张丽娜纳闷儿地问:“他怎么只戴了一只手套啊?”翠芬走过来,笑着:“兴许另一只手受伤了呗!张总,来,我给你照相!”张丽娜笑笑,没有多想,继续和翠芬拍照。

        海面上,虎鲨抬手看表:“快到了,大家准备!”海盗船马达隆隆地发动起来。王亚东看着他:“我们到底干什么去?”

        “目标—中国游船梦之舟号!出发!”

        王亚东一愣,蝎子不动声色,察猜低声问蝎子:“去绑架那些手无寸铁的游客吗?”

        “察猜,你不能不干,已经走上这条路了。”

        察猜无语,一脸痛楚。王亚东若有所思,很着急,但是一直不吭声。

        游船还在海上航行,高挂的中国国旗在海风中飘扬,游客们在甲板上悠闲地喝酒聊天。驾驶舱里,水手长看着gps:“船长,有点儿不对劲,今天的gps好像出了故障似的。”船长走过来,看着gps:“为什么这么说?”水手长说:“今天的风向是西南。可是船长,你看咱们航行的方向,再看那国旗飘扬的方向,跟风向不符合啊!”

        “再看看。”船长拿起望远镜,海面一片平静。

        水手长说:“如果天气预报没错的话,我们现在……已经航行到公海了!”

        “嗯?gps怎么会错呢?”

        “不知道啊!”

        “我相信天气预报!我们马上掉头,往海岸线方向走!贸然到公海,太危险了!公海最近不太平,有海盗出没!”

        “是!”水手长正准备调掉转航向,一抬眼,“船长!你看!”船长定睛一看,三艘渔船正高速驶来。船长呆住了:“快!发警报!”水手长拿起话筒:“海警!海警!这里是梦之舟号……船长,电台被破坏了!”

        甲板上,游客们也注意到了快速靠近的三艘渔船,议论纷纷。张丽娜纳闷儿,拿起数码相机,长焦钓上去,定在蝎子的脸上。张丽娜一惊:“啊?!是他?!”

        “是谁啊?”翠芬问。

        “就是杀我儿子的那个人!坏人!”张丽娜大喊,“是坏人,快跑啊—”

        渔船上的虎鲨带头,海盗们对天放枪,游客们尖叫着四散逃跑。虎鲨拿起扩音器:“梦之舟号听着!我们是海盗!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完全逃不出去的!为了不徒增伤亡,你们立即熄火!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两个海盗拿出40火箭筒,对准了游船。

        驾驶舱里,水手长大惊:“他们有重武器!”船长咬牙:“熄火!我们完了!”游船熄火了,渔船靠拢过去,虎鲨带着蝎子等人纷纷上船。甲板上,船长看着他,面无惧色。虎鲨走过去:“船长,我现在接管你的船和你的水手、游客。”

        “海盗先生,我希望您可以人道地对待我的水手和游客。”

        虎鲨笑笑,说道:“前提是你们不要做无谓的反抗,把你的水手和游客都集中起来。”船长叹息一声:“我尽量吧。你能理解,有些人可能藏起来了。”

        “我知道你的船上有多少人,所以不要跟我玩花招。少一个人,我就杀一个人!全给我找出来!”游客们陆续走过来,蝎子和王亚东突然同时呆住了—张丽娜跟翠芬走在一起。蝎子看着张丽娜:“这个女人,别伤害她。”

        “谁啊?”虎鲨问。

        “就是她。”

        虎鲨看过去,张丽娜怒视着蝎子。虎鲨笑笑,说道:“你的老相好?”

        蝎子笑笑,说道:“算是吧。”

        “把她带过来!”

        两个海盗过去,一把抓住张丽娜。张丽娜挣扎着:“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翠芬抱着张丽娜:“你们别伤害她,啊—”一个海盗举起枪托,直接砸在翠芬的额头。旁边,王亚东和察猜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王亚东的手摸到了手枪上,目光冷峻。张丽娜被带到蝎子面前,蝎子冷冷地看着她。张丽娜一口唾沫吐到蝎子脸上:“刽子手!”蝎子不动声色,笑笑。

        虎鲨笑道:“看起来,你的老相识对你不怎么友好啊!哈哈,蝎子!”

        “我杀了她儿子。”

        虎鲨一愣。张丽娜尖叫着:“你这个浑蛋,我跟你拼了!”她突然挣扎着去抓蝎子。蝎子一只手就把她控制了,慢慢放在地上。张丽娜跪着,一口咬在蝎子的手上。蝎子没有吭声,血流了出来,蝎子平静地看着她。张丽娜咬得没了力气,哭着松开嘴,软在地上:“你还我儿子……”蝎子的手在流血,他看看,放下手:“我杀了她儿子,这不算过分。虎鲨,答应我,不要伤害她。”

        “你的老相识,当然由你处置。”

        “这儿还藏着一个!”海盗大声喊。

        “我是自己人!自己人!”大副挥舞着白手套,被海盗拖过来,站在虎鲨面前,“我、我是接头的人……”虎鲨笑笑,说道:“我知道,看见暗号了。”大副举起白手套:“对对对!这是暗号!我的钱,我的钱该到账了吧?”虎鲨笑笑,说道:“当然,你的钱马上到账!”大副兴高采烈:“真的?!好啊好啊!”虎鲨突然拔出手枪,对准大副脑袋。大副呆住了:“我……我不要钱了,我不要钱了—”“砰!”大副倒下了。虎鲨若无其事:“从我的嘴里拔牙,门儿都没有!”海盗们驱赶着乘客上了渔船。

        船长站在甲板上,脸色平静,整整衣服:“我知道你要干什么,请善待我的旅客。”

        “是条汉子!可惜我没那么多粮食养你们!”

        海盗们举起枪,王亚东看着:“蝎子,一定要这样做吗?!”蝎子看着他们:“走吧,这里没有我们的事。”虎鲨回头:“怎么?蝎子,不想帮帮忙吗?”

        “虎鲨,虽然我们的手上都有血,但是不要勉强我和我的人。我们不能对手无寸铁的水手动手,除非他们威胁到我们。虎鲨,不要勉强,好吗?”

        “好吧,咱们交情深嘛!你下去吧。”

        蝎子看看王亚东和察猜:“我们走吧。”王亚东默默地看着水手们。船长面无惧色,站在水手前面。蝎子一拽他:“走吧,我们无能为力。我带你们走,不是因为我看不下去,是你们两个看不下去。”

        虎鲨打了一个口哨,“嗒嗒嗒嗒……”船长和水手们在弹雨当中抽搐。王亚东闭上眼,一滴眼泪流出。蝎子没有表情。察猜在旁边祈祷。水手们倒在甲板上,血流如注。

        6

        红细胞基地上空,凌厉的战斗警报拉响了。队员们全副武装,登上直升机。范天雷最后一个上去,关舱门,直升机迅速拔地而起。机舱内,队员们注视着范天雷。

        “昨天,梦之舟号游船首航,导航系统出现故障,进入公海,被海盗袭击。二十一名水手身亡,三十二名游客失踪,据悉已被海盗绑架。梦之舟号在公海漂流,我海军救援人员登船以后,触动地雷,有人员伤亡。梦之舟号失去航行能力,正在被拖曳回港。”

        队员们静静地听着。

        “我不用跟你们多说,你们也能知道这一仗的艰难。从海盗的行动方式来看,他们不仅装备精良,而且具有战术头脑。更多的情报还在汇总当中。这不是一次简单的人质救援行动,我们要在远离大陆的海洋作战,作战地点是海盗船还是海岛,目前还不清楚,甚至有可能是境外某地。对手的背景和作战水平,也是未知的。军地有关部门已经成立了联合指挥部,海军陆战队也做好了战斗准备,海军航空兵和空军正在全面搜索整个水域。总部首长亲自点名,由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担任本次营救人质行动的第一突击队。”

        “海盗?蝎子吗?”龚箭问。何晨光问:“察猜也在那儿?”

        “现在还不知道。”范天雷看着他,“这是我从未遇到过的情况,我们没有准确的情报,也没有任何线索,可以说这是一次特殊的行动。但是,我们的人在海盗手上,我们必须救他们出来!红细胞—”队员们举起武器高喊:“做先锋!”

        海军军港,国旗和海军军旗在风中飘舞。四周戒备森严,有陆战队员在站岗。范天雷跳下车:“你们在这里待命,马上就会有命令!”然后就匆匆进去了。红细胞队员们打量四周的陆战队员,何晨光、李二牛和王艳兵都有点儿发蒙。龚箭笑而不语。李二牛看着:“这海军陆战队咋那么眼熟啊?”王艳兵也纳闷儿:“是眼熟啊……好像是……”穿着海军陆战队迷彩服的老黑走过来,三个兵都站起来,呆住了。李二牛一脸兴奋:“老黑班长!”老黑转过脸,三个兵立即站好:“班长好!”龚箭笑着站起来。

        “你们三个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你们没有别的事情干了吗?!在这儿打酱油吗?!你们难道以为铁拳团就是吃干饭的吗?!海上的事情,用得着你们陆军来凑热闹吗?!回答我,是不是?!”

        三个兵异口同声:“报告!不是!”

        “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来?!想抢铁拳团的饭碗吗?!回答我,是不是?!”

        “报告!不是!”

        “在你们的眼里,就没有铁拳团了吗?!”

        “报告!没有!”

        龚箭站在旁边笑:“你打算把他们都吓死吗?”老黑也笑了:“指导员,我只是开个玩笑。”

        “你这样开玩笑,你带过的兵可真的会被吓死的。好久不见,老黑!”

        老黑跟他拥抱:“好久不见,指导员!”三个兵放松下来,老黑挨个跟他们拥抱:“好小子!好小子!又见到你们了!争气!真给我老黑争气!你们是我训过的最好的新兵!”

        “老黑班长,这次真要跟着你打仗去了!”何晨光笑着说。老黑笑道:“哈哈,别取笑我了!我老了,是跟着你们冲锋才对!中尉了啊?!好啊,你们有出息了!不错!”

        “谢谢老黑班长!”何晨光笑。李二牛左看右看:“神枪手四连呢?在哪儿呢?”老黑转身:“神枪手四连!”那边的战士们急忙集合。何晨光看看:“哟?老连队就在这儿啊?认识的真的不多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改编为海军陆战队以后,又补充进很多新的精锐。神枪手四连现在是海军陆战队的一把尖刀了,换过血了!但是他们都知道你们!神枪手四连—”

        “狭路相逢勇者胜!”陆战队员们齐吼。

        “怎么样?老连队的精气神不错吧?”

        龚箭笑:“我很欣慰,神枪手四连的精神没有丢!”王艳兵左右张望着:“那六连呢?”老黑说:“六连已经在船上待命了!不过,这儿还真的有你俩熟人!”

        “哪儿呢?”突然,后面有人捂住了他的眼,王艳兵忙叫道:“谁啊谁啊谁啊?”

        “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真让我伤心啊!”

        “蔡小心?!”蔡小心松开手,他已经是海军陆战队的下士了:“没想到吧?”王艳兵惊讶:“你……你怎么到四连来了?”

        “还有我!”黄班长已经是上士了,笑着站在他面前。王艳兵回头:“班长!你也在这儿啊!你们不是登船待命了吗?”

        “臭小子,出息了啊?!”黄班长一把抱住王艳兵。老黑走过来:“全团改编为海军陆战队以后,重新进行了整编。你的班长和蔡小心,因为军事素质过硬,被整编到神枪手四连来了!现在,你的班长是一班的班长,蔡小心是一班的班副,还是狙击手!”

        王艳兵一愣,看蔡小心:“就你?还班副?!狙击手?!”

        “哎!去了特战旅还瞧不起老战友是怎么的?瞧瞧!”蔡小心举起88狙击步枪,“正宗的第一狙击手!你以为呢?”黄班长笑着说:“他还要感谢你啊!如果不是你这个前任班副给他做了榜样,他早就退伍了!如今,他也在部队踏踏实实干下去了!”

        “对啊!我当时想,王艳兵素质那么差,都能去特战旅!我这么棒,军政全优,连个士官都干不了吗?”—所有人都哈哈大笑。

        7

        指挥部里,巨大的电子显示屏上不断播放着卫星传输回来的公海海域画面。海军少将一脸严肃:“梦之舟号就是在这里遇到了海盗袭击,我们在距离袭击位置30海里的水域发现了自由漂泊的船只。”范天雷问:“船呢?”

        “在港口。”

        “我要带人上船,勘察现场,还原袭击行动全部过程。”范天雷说,“我们的勘察需要时间,而时间紧迫,我们现在就要去。”

        “已经有不少单位在勘察现场了,各部门的详细报告很快会来,你们可以在这里看。”

        “让他们都撤下来!他们不懂特种作战!他们是在破坏现场!我们需要还原整个袭击行动的过程,一个细节都不能错过!”

        “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现在对敌人一点儿都不了解,通过还原袭击行动过程,可以知道敌人的武器装备、行动手法、人员数量!”

        少将转向一个参谋:“让他们都撤下来,特种部队登船!在特种部队勘查现场期间,任何人不许登船!”“是!”参谋领命去了。

        范天雷敬礼:“首长,我没有时间客套了!随时都可能行动,时间对于我们来说非常宝贵!”少将还礼:“你们去吧,我会全力配合你们工作!”

        码头,梦之舟号停靠在岸边,水兵和海军陆战队员们层层警戒,船上已经空无一人。

        猛士车开来,范天雷带队匆匆下车:“准备勘查设备!我要你们搜索每一寸甲板,挖出每一个弹头,找到每一个脚印!我要知道他们是怎么干的,他们的武器是什么,他们可能是谁!去吧!”队员们拿着自己的背囊和武器下车,匆忙上船。范天雷正准备上船,一辆军用吉普车闪着警灯开来。看到温国强下车,范天雷急忙迎上去:“哟?老温,你怎么也来了?”

        “这次虽然是军方行动,但我也得到了通知,赶来做情报支援。”

        “有什么准确的情报吗?”

        “我知道是谁干的,也知道他们在哪儿。”

        “真的?!是不是蝎子?”

        “你说得真对,就是蝎子。”

        范天雷冷笑:“果然没猜错!这一次,他的死期到了!”

        “还有一个情况。”

        “什么?”

        “我带来了人质的名单。”

        “有什么问题吗?”范天雷说,“人质当中有什么关键人物?老温,你了解我,在我眼里,人质就是人质,我不会—”温国强拿出一张照片,范天雷呆住了。

        甲板上,王艳兵捧着一把挖出来的弹头:“有5.56毫米的,也有7.62毫米的,还有9毫米的。他们使用的武器很杂,不是制式装备。”何晨光看着地上的血迹,画着人形:“杀害二十多条人命,眼都不眨一下,确实是悍匪。人质被劫走了,凶多吉少啊!”李二牛有点儿心神不定,左顾右盼。这时,范天雷大步走上来,径直走向李二牛,脸色铁青。

        “李二牛同志。”范天雷走到他的面前。李二牛傻了,何晨光一拽他。

        “到!”

        “这儿有一个不幸的消息,我希望你坚强起来。”

        李二牛傻眼了。范天雷拿出照片材料递给他:“如果你不能参加这次行动,我会理解你。”李二牛看着翠芬的照片,手颤抖着。

        “其余的同志继续工作。解散!”范天雷转身走了,李二牛还傻在原地。弟兄们围过来,宋凯飞仔细看看:“翠芬……是人质?!”

        何晨光拉着李二牛下来,扶他在车上坐着。李二牛看着翠芬的照片,眼泪出来了:“俺应该阻止她的……”何晨光安慰他:“现在什么都别想了,你好好休息。放心,我们一定会救出翠芬的!”

        李二牛哭了出来。何晨光拍拍他的肩膀:“记住,我们是战友,是同志,是兄弟!我们一定会保护好翠芬的安全,一定会把她带回来的!坚强点儿,二牛,你应该相信我们!我先去工作了!”李二牛低头,眼泪落在翠芬的照片上。

        8

        指挥部作战室里,海陆空三军的高级军官正在商议着。康团长笑着走过来:“怎么?你们这帮小兔崽子不认识我了?”何晨光和王艳兵呆住了,龚箭立正:“团长好!”康团长还礼:“好,好!看见你们真好!铁拳团是这次联合行动的先锋,而你们是先锋当中的先锋!怎么样,老范?我的兵,你挖走也没有用,又在我的麾下了吧?”范天雷笑道:“对对,我也在你的麾下。”

        “那我就真的头疼了!哈哈!哎,李二牛呢?他在哪儿?”

        “李二牛他……他有点儿个人情况。”

        康团长看范天雷:“二牛他到底怎么了?这时候怕死了吗?”

        “他的未婚妻也是人质。”

        康团长一惊:“不会吧,这么巧?!”范天雷苦笑:“无巧不成书……很多事情都很巧啊!不说这个了,等警方的报告吧。”

        这时,温国强走进来,敬礼:“各位首长,同志们!我奉命前来联合指挥部,提供情报支援。时间紧迫,我不再说客套话。五个小时以前,我的一名代号为不死鸟的特情发来密电,告知梦之舟号被劫持人质的去向—就在公海上的月牙岛。”

        投影幕上出现月牙岛的地图。

        “月牙岛位于中国领海以外,七号海峡附近,盘踞在此的是罪行累累的国际海盗集团—虎鲨集团,国际刑警早就对其发布过红色通缉令。而根据我们的最新情报,现在虎鲨集团当中,有三个高手加盟—蝎子、王亚东和察猜。”

        何晨光皱了一下眉。温国强继续说:“这三个高手的资料马上下发给大家。请千万不要掉以轻心,他们不是普通的海盗,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前特种兵,而且作战经验丰富。在战斗当中,参战官兵一定要小心。我的汇报完了,详细资料马上下发。”

        “我们代号为不死鸟的特情,也在海盗当中。请原谅,由于没有得到授权,我现在不能将他的真实姓名告诉你们。我只能告诉各位,有一个明显的接头暗号—他会穿着黄色的巴西队队服!所以希望各位参战官兵,无论如何不要向穿着黄色巴西队队服的海盗开枪,那就是我们的特情!希望你们把他带回来,完整无缺地带回来!”官兵们看着他。温国强强调:“拜托了!我一定要带他回家!记住,黄色巴西队队服!”

        月牙岛上,丛林密布,王亚东拿出一件黄色巴西队队服套上。他抬头看着月光:“我要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