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危机四伏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第四章

        1

        张胜赤裸着身体,走到酒店的窗前。这是在哥伦比亚的麦德林,美丽的拉美城市。张胜的长发披散在身后,浑身的肌肉跟要爆炸出来的田鸡腿一样,却是东方人那种精瘦的健壮,跟光膀子的李小龙差不多。他的左臂上有个文身,是一个飘带,上面写着“ranger”—这是美国陆军75游骑兵团突击队员的臂章标志,是他的青春岁月度过的地方,也是他仅存记忆里面不多的温情年代。纷杂的枪声、直升机坠落声、体能训练的嘶喊声……那冰冷的步枪、年长的军士长、爽朗的笑容……一切都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自己—阴险狡诈的响尾蛇,被cia开除的外勤特工,一个游走在贩毒网络和恐怖世界的孤魂。

        昨天来到麦德林,老米格尔就安排了这两个女人。张胜毫不犹豫地笑纳了,虽然在性交的时候,他的右手始终没有离开在一秒钟之内可以抓住枕头下手枪的范围,但是还是肆意地放松了一下。在刀刃上游走的岁月,他已经养成了这种习惯—在享受极乐的同时,内心承受着极度恐惧。正所谓,不知死之哀,哪知生之欢?

        老米格尔要自己来,显然是为了他那不争气的孙子。小米格尔因为强奸了一个警官刚满十一岁的女儿,而被麦德林警察局群起而围攻,甚至老米格尔在司法部的内线都没有想到—他们会不顾一切地把这件事情追查到底……这个笨蛋,难道不知道警察的心理吗?你可以在麦德林肆意妄为,但是你别碰警察和警察的家人。一旦你真的越界了,警察会抱团跟你拼命。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了,后天就要开庭。而一旦小米格尔被定罪,米格尔家族就面临着空前的危机—小米格尔掌握了大量的家族秘密,缉毒警察和司法部可以慢慢撬开他的嘴。在监狱里面,小米格尔肯定会被单独关押在某个牢房里面备受折磨。然后……在哥伦比亚麦德林盘踞半个世纪的米格尔家族将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所以,小米格尔无论如何不能被关进监狱里面去。

        张胜喝了一口杜松子酒,伸手打开百叶窗的缝隙—对面就是麦德林法院。

        作为一个专门帮贩毒网络的巨头解决麻烦的人,张胜的收价不菲。但是显然这些巨头也不在乎到底付给他多少钱,只要他能解决麻烦,再多钱也在所不惜。所以他成为这个庞大的国际贩毒网络和恐怖网络的特殊自由人,当然像他这样的自由人还很多,只是响尾蛇是最出名的一个。他的冷酷和残忍,让意大利黑手党的执法杀手都觉得心惊胆战—所以,“别惹响尾蛇”成为半句玩笑话,下半句是—“他会割断你全家的脖子”。

        张胜不是他的真名,却是他使用最多的化名。他自己的真名是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是自己姓张,别的一概不知。他曾经向上帝祈祷,让自己可以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得到他们的爱和温暖。但是那只是短暂的时光,随即他就因为抢劫被捕。法官问他是选择美国陆军还是美国监狱?他毫无疑问选择了美国陆军。那时候他多大?十六?十七?他自己都不知道,因为从来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实年龄,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来到了美国。在他记事开始,那对胆小谨慎的华裔夫妻就小心翼翼地照料着他。一直到那群杀手闯入了他们的家,大开杀戒,自己因为淘气藏在储存柜的夹层里面,逃过了一劫。当杀手远去,自己跑出来看见一片血泊,自己一直叫作妈妈的女人在弥留之际告诉自己“你姓张”,就去世了。有人拨打了911,后来张胜就被送到了福利机构。在那里,他给自己起名叫张胜—“胜”在汉语当中,是胜利,是强者。他希望自己成为强者,永远胜利……因为,弱者和失败者的下场,就是那片记忆当中的血泊。

        美国陆军,游骑兵75团,因为华裔的特殊身份被cia招募,去干那些肮脏的勾当……然后也利用cia洗钱,在这个肮脏恐怖的世界生存……当他终于受雇暗杀了一个贩毒集团的头目以后,他才得知这是个fbi的卧底。他妈的,这是个贪赃枉法的卧底,老子怎么看得出来是卧底?他比谁都不干净……在fbi的强大压力下,cia终于跟自己断了联系,从此成为一个真正的孤魂野鬼。

        张胜并不觉得恐惧,因为那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他也掌握了cia某些高层行动官员的不干净勾当和洗钱内幕,所以cia对自己也是无可奈何。光凭借fbi的力量不足以对他构成威胁……他和cia依然有隐秘合作:杀掉那些恐怖分子,换来对自己的网开一面,只是国际刑警真的是越来越讨厌。

        21世纪的国际刑警不再满足于只是一个协调机构,执法能力变得越来越强。这是个危险的信号,张胜敏锐地感觉到了。但是响尾蛇跟别的通缉犯不同,张胜想到这里笑了笑—我是个间谍,最好的间谍,警察……想抓我,先省省吧。

        那两个女人起来了,张胜没有回头,还在看着大法院那雄伟的建筑。

        “你是想要战争,还是想要和平?”张胜盯着老米格尔的眼睛问。

        “和平。”老米格尔回答得很认真。

        “和平是需要代价的。”张胜淡淡一笑。

        “我经受不起战争,我不能和政府打一场全面战争。”老米格尔紧张地说,“如果和政府全面对抗,我不是对手。”

        “我知道了。”张胜点点头,“我来解决你面前的麻烦。”

        “真的吗?”老米格尔看着他。

        “我从来不说虚话。”张胜笑笑,“你别管我怎么做,我给你解决麻烦就是了。但是,你必须记住我的这句话—和平是需要代价的!”

        “我明白。”老米格尔说,“我马上打钱到你账上。”

        “不光是这些,你必须承受应该承受的代价。”张胜笑着说,但是很认真。

        “只要不要让政府毁了我和我的家族,我什么代价都可以承受!”老米格尔再次强调。

        张胜靠在沙发上:“那就好办了,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这是那个警察一家的全部资料。”老米格尔说,“还有他们的保护情况、详细计划—我都给你找到了。”

        “我拿来做参考,但是不一定用得上。”张胜接过来随手放在一边。

        “那你打算怎么做?”老米格尔很纳闷儿。

        “听着,米格尔先生。”张胜笑道,“我给你解决麻烦,你付出代价,最后的结果是和平,对不对?”

        “对。”

        “暗杀那个警察一家,你觉得会实现和平吗?哥伦比亚全国的警察都会成为你的敌人,跟你死拼到底。这不是暗杀个把警官和检查官,不会引起众怒,这是一个警察的一家,老婆,十一岁的女儿!”张胜强调,“将心比心,你觉得换了你是一名警察,你会旁观吗?”

        “那你要怎么做?”老米格尔额头都出汗了。

        “所以我问你—能不能承受和平的代价?”

        “我能,只要这件事情能过去!”老米格尔肯定地说,“一切都交给你去做,响尾蛇!”

        张胜高深莫测地笑笑,拍拍老米格尔的肩膀:“你会看见和平的,同样—我也要看到我的钱。”

        “没问题!”

        于是,张胜就住进了老米格尔安排好的房间。这里确实是个狙击法院入口的理想地点,但是这个笨蛋怎么会愚蠢到在市中心搞暗杀呢?张胜鄙夷地笑笑,把喝完的酒杯丢在了地毯上。

        现在时间还早,还有一些时间……可以和这两个女人再好好乐乐。

        2

        哥伦比亚麦德林医院。警察戒备森严,持枪便衣和军装警察的数量足以和外国元首来访媲美。但是这些警察不是根据总统的命令来到这里担任警卫工作的,而是自发来的—他们不属于一个警察局,甚至不属于一个警种……很多外地警察专程休假,赶到麦德林医院义务担任警戒,甚至连已经退休的老警察都出现在医院里面,手持猎枪虎视眈眈。

        他们在保护警察弗朗西斯科?德保拉?桑坦德尔的女儿delse。

        一个被麦德林贩毒集团当中的米格尔家族继承人小米格尔强奸的11岁女孩。

        哥伦比亚警察的女儿。

        哥伦比亚麦德林,是一个和犯罪紧密纠缠、苦难重重的城市。

        如果有人问世界上最有钱、最残暴、规模最大的黑社会集团是哪个?

        西西里半岛的黑手党?日本的山口组?

        错。正确答案是—哥伦比亚麦德林的毒品集团。

        麦德林集团主要由四大贩毒集团组成,米格尔家族其实还不算这四大集团里面的,只能说是麦德林集团这个金字塔的高层,而四大家族是塔尖。在大小近300名毒枭的操纵下,该集团的两万多名专业毒贩活跃于拉美、美国、欧洲、大洋洲甚至亚洲之间,组织之庞大,活动范围之广,是世界上其他任何犯罪集团所无法比拟的。鼎盛时期,它拥有设备先进的大型毒品工厂1067家及小型毒品加工厂4300多家,和与之配套的现代化的毒品运输工具与网络,为欧美,尤其是美国的毒品市场提供大量可卡因,是美国可卡因市场的霸主。

        它最有钱。每年毒品收益超过百亿美元,以致曾经在1984年与1985年分别两次向政府提出,为政府偿还l08亿~140亿美元的外债,以换取政府承认其财产合法化和取消对毒贩的起诉。

        它最凶狠残暴,豢养着大批武装人员与职业杀手,到处制造恐怖事件。他们有自己的杀手组织,每年死在这些杀手中的人数以千计,其中不但有平民,还有一些个体毒贩,甚至还有警察、法官、参议员和总统候选人。总之,凡是妨碍他们销售毒品的人就要杀死,凡是公开宣称要禁毒的就要除掉。

        曾任美国毒品管制局特别专员的威廉?尤持在与该集团斗争十几年以后得出结论说:“麦德林集团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凶恶、最危险、最残暴、最大胆,也是最有钱的一个犯罪组织。与这个组织相比,美国的黑手党就像小学里的学生,日本的山口组就像教堂里的唱诗班。”

        这个集团发展于70年代,当时哥伦比亚正发生经济危机,因人民生活贫困,在美国毒品市场需求的诱发下,逐步形成以麦德林为中心的卡尔德贩毒集团。后来发展成若干集团联盟,至今拥有三百多个大毒枭和两万多名毒品贩子,成为当今世界上最强大、最凶恶、最有钱的毒品王国。他们以武装暴力贩运毒品起家,拥有一支三万多人的精锐武装部队护毒贩毒,在麦德林地区层层设卡防卫,设立“禁地”,全球闻名的大毒枭埃斯科瓦尔就是这里的“皇帝”。他委任举世闻名的特级杀手慕尼奥斯担任总指挥官,把三万多名武装分子训练成了世界一流的敢死队队员,同时,配备了极强大的火力,拥有武装直升飞机三十余架,炮艇十余艘,潜水艇十余艘,装甲车、坦克数十辆以及现代化的轻武器,公然与政府军警对抗,致使该地区政府武装也不敢贸然进入其禁地。这个集团基本控制着美国80%的毒品销售市场,每年获利三百多亿美元。对阻碍查缉他们贩运毒品的人,不论阻力多大,他们都派人进行绑架暗杀。

        据美国联邦调查局公布,麦德林集团近十年来已绑架暗杀各国高级政府官员、法官、警察、记者四千多人。

        而今天,哥伦比亚警察跟米格尔家族宣战了。

        这是一个微妙的局势—哥伦比亚警队内部的很多警官,也没少收贩毒集团的黑钱,但是整个自发组织起来的哥伦比亚警察并没有针对麦德林贩毒集团全体,而只是针对米格尔集团。在这种情况下,其余的贩毒集团保持着观望态度,因为警队的众怒是最好不要惹的。至于老米格尔……反正他也年纪大了,一向不够意思,就让他自生自灭吧。

        所以,整个麦德林甚至整个哥伦比亚都屏息静气,看着这场大战前的紧张肃杀气氛。

        穿着西服的华裔年轻人手捧鲜花走入医院大门。

        不同位置的警察注视着他。

        年轻人笑笑,对义务把门的警察出示了自己的徽章:“dea(drugenforcementadministration,美国毒品管制局)。”

        警察好奇地:“你从美国来?”

        “是的,就为了送给delse一束花。”华裔年轻人摘下自己的墨镜,用西班牙语回答。

        警察对了一下照片:“georgegless?”

        “是的。”华裔年轻人笑笑。

        “进去吧,她在顶层特护病房。”警察把证件还给他。

        这位名叫georgegless的dea华裔特工接过证件,戴上墨镜手捧鲜花缓缓走入安检门。大厅里面和走廊里面到处可以看见警察的岗哨,他们穿着不同的制服或者便装,警徽都挂在自己的胸前。georgegless把dea的警徽也挂在了自己的胸前,四周的警察看见他都点头致意,georgegless也微笑点头致意。

        georgegless看见了走廊里面的摄像头,抬头报以微笑,甚至还摘下了自己的墨镜。

        在经过最后一道安检以后,georgegless把自己的配枪p228交给了门口的两名休假特警,走到了病房的门口。他捧着鲜花在犹豫着,这里已经摆了一走廊的鲜花。护士恰好走出来,看着他:“你是来看她的?”

        “是的,我从美国来的。”

        “我帮你问问,看能不能见她。”护士笑笑,转身进去了。

        georgegless在外面等待着,此刻他已经没有配枪,除了徽章,他的身上连一块金属都没有。但是他泰然自若,仿佛自己置身于警察的海洋犹如鱼儿回归了大海,没有任何的不自在。哥伦比亚警察对这个来自美国的同行也抱怀着敬意,没有再去询问他。

        “进来吧。”护士出来说。

        georgegless看着这个美丽的拉美护士,摘下墨镜笑笑。他抽出其中的一枝玫瑰花:“这枝是给你的。”

        护士接过来脸红了一下:“谢谢。”

        “这是我的名片。”georgegless把一张印着dea徽章的名片塞入护士的胸前兜里,触摸到了柔软的乳房。护士的脸红了一下,georgegless再次靠近她低声说:“上面有我的卫星电话,无论我在地球任何一个角落—24小时等待你的电话。”

        护士还没反应过来,georgegless已经捧着鲜花进去了。

        delse坐在病床上,她的母亲坐在床边。

        georgegless把鲜花放在墙根的无数鲜花里面,走过去伸出双手握住了delse的小手。delse抬头,这双手冰凉如同一条蛇。

        “你的手很凉?”

        “我的心很热。”

        georgegless俯身亲吻她的额头:“宝贝,我会为你报仇—相信我。”

        delse看着他:“法律会制裁他吗?”

        georgegless笑笑,没有说话。他把一叠美元现金交给delse的母亲。delse母亲惊讶地:“先生,这是一万美元!我们不能要!不能要!”

        “拿着吧。”georgegless说,“我的一点心意,希望她尽快好起来。”

        他转身就走,delse突然问:

        “美国人?你叫什么?”

        georgegless回头,淡淡一笑:“我不能告诉你,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他们都叫我响尾蛇。”

        “响尾蛇?”

        “是的。”georgegless轻轻给她一个飞吻,“我爱你,宝贝。”

        “谢谢,响尾蛇先生。”

        georgegless转身离开,轻轻带上了门。

        他走到走廊的电梯旁边,那个护士在等着自己。两人默默注视着,电梯的门开了。响尾蛇突然一把把护士推进电梯,撕开了她的前襟。丰满的乳房跳出来,护士闭着眼抱住了他强壮的脖子。响尾蛇头也不回,按下电梯开关。电梯门关上,响尾蛇一边吻着护士的脖子,一边拔出手枪旋转上消音器。护士根本就不看他,还在迷醉当中。

        响尾蛇拉开枪栓,护士害怕地睁开眼。在麦德林,人人都能听出来拉枪栓的声音。

        响尾蛇笑着伸出舌头舔过护士的脸蛋:“别怕,宝贝。”

        随即反手两枪,打碎了电梯开关。电梯一下子短路了,啪嗒停在半空当中,灯也黑下来。

        护士放松下来,响尾蛇一把把她的大腿抬起来,撕掉了她的内裤。护士抱着他,看着他进入自己的体内,发出尖叫:“啊—”随即迷醉地闭上眼,抱住了他的脖子疯狂地和他接吻……

        ……

        一个小时后,响尾蛇衣冠齐整走出医院。

        护士在楼上默默看着他的背影,拿起自己的电话和那张名片,拨打过去。

        短暂的嘟嘟以后,对方接电话,嘶哑的中年男人美式英语:“dea,georgegless。请问你是哪位?”

        护士一下子傻了,这不是那个华裔小伙子的声音。

        “喂?喂?请问你是哪位?你是在哥伦比亚吗?你是有线索给我吗?……”

        护士的电话掉在地上,看着那个小伙子的背影。他上了一辆奔驰轿车远去了,护士喃喃地:“你是谁?干吗要骗我……”

        张胜开车离开麦德林市区,带着狡猾的笑容。georgegless,他的死对头之一—接下来他都能想到georgegless会如何匆忙赶到麦德林,然后到处寻找自己,跟条狗一样疲于奔命。

        那时候,自己早就远走高飞了。

        3

        第二天的黎明时分,哥伦比亚皮塔监狱外的荒山上。

        一个带着长焦照相机的年轻白人来到了这里的灌木丛当中,他的打扮就是一个普通的外国旅游者。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他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只在腰间带了一把野外用的民版猎刀。显然这是一个山地攀登的高手,他可以在寒冷的夜晚爬到山顶,并且还没有任何的疲惫感。在他随身携带的护照上面写的名字是约翰?麦克戴维,另外的证明是一张《环球地理》杂志的摄影记者名片,他的专长是野外动物摄影。

        但是我们的摄影师显然对野外动物不感兴趣,他的长焦照相机对准的是监狱的建筑群。无线耳麦挂在耳朵上,连接着浑身是兜的摄影背心里面的高性能对讲机。

        “响尾蛇,这是麻雀。”白人低声说,“我已经到达1号监控点,完毕。”

        “收到,完毕。”

        麻雀看着脚下的皮塔监狱,拿出一块巧克力口香糖丢进嘴里。

        这里位于哥伦比亚麦德林市区南郊三十公里处,一片荒凉的丘陵地带,方圆十多公里内都少有人烟。但是在脚下这条笔直的柏油公路横穿这人烟稀少的荒漠和丘陵,一端连接着麦德林,一端连接着皮塔监狱。皮塔监狱可以说是专门为了麦德林贩毒集团建筑的坚固城堡,属于国家级监狱,在这里担任守卫的不是地方警察,而是哥伦比亚国防军的一个步兵旅,此外还有少量的宪兵。除非是里应外合,否则越狱而出和破狱而入都是不可能的。

        麻雀注视着监狱楼顶的停机坪,看见了那架直升机。这是一架属于陆军的绿色“黑鹰”直升机,直升机的旁边站着的是陆军特种兵,个个都是虎背熊腰如临大敌。麻雀带着一丝笑意,嚼着嘴里的口香糖。

        十五分钟以后,蒙着脑袋的小米格尔被两个宪兵拖到楼顶上。他被移交给特种部队,推上了直升机。摘下头套以后,他看着舱外并不紧张,甚至面对如狼似虎的特种兵也不紧张。因为他知道,祖父不会让他真的被判刑的,他一定会解决这个麻烦。

        “该死的!无论出点什么事,我第一个打死你!”带队的陆军上尉严肃地警告他,“你盯着他!不管什么风吹草动,毙了他!”

        “是,长官!”一个特种兵举起手里的自动步枪对准了小米格尔的脑袋。

        小米格尔没有害怕,反而发出爽朗的笑声。

        特种兵们跳上黑鹰,直升机起飞了。

        麻雀看着黑鹰起飞,在空中转向,飞向麦德林。他对着耳麦:“响尾蛇,确定目标在上面。完毕。”

        “收到,你可以撤离。完毕。”

        麻雀急忙收拾自己的装备转身飞跑下山,他要赶在哥伦比亚军队封锁整个戈壁以前逃出去。山下有一辆丰田陆地巡洋舰在等待他,他要直接开往机场。至于说响尾蛇,他有的是办法,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选择什么路线离开哥伦比亚。

        埋伏在戈壁上的张胜缓缓举起了手里的毒刺单兵防空导弹。

        他看着直升机进入射击范围,不紧不慢地发射了导弹。

        黑鹰飞行员惊叫着:“导弹袭击!”

        话音刚落,毒刺已经准确地击中了黑鹰直升机的机身。直升机在空中爆炸解体,化为一团烈焰。

        张胜笑着丢掉手里的发射筒,上了身边的一辆路虎越野车,径直向麦德林开去。

        在他的身后,坠落下来的黑鹰直升机还在燃烧着……

        4

        “呀—”

        胸前佩戴goodale军士长胸条的孙守江扭曲着脸,飞身起来一个屈膝顶。

        啪!

        赵小柱的额头被他的膝盖准确地撞击到,眼前一黑。孙守江毫不迟疑,又是一串组合膝盖和肘部击打,还带上头—泰拳的典型打法,而且招招狠毒。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