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在线阅读 - 第192章 探究

第192章 探究

        “嗯?”

        一大早张砚穿戴整齐,今天又是要去讲武院的日子。可当他刚走出门没几步便疑惑的顿住了脚步,扭头往斜前方的一座酒楼楼阁上望去,他觉得有一道视线不怀好意的落在他的身上,并且有种阴冷的味道。

        只不过张砚扭头过去的瞬间那股注视的感觉又消失不见,遂放开感知,也只能在那酒楼周边感应到一片阴煞残留再无其它发现。

        “鬼物?”

        张砚这段时间可没有掉以轻心,不论是家里还是他自己,一直都有着相当警惕的防备。就是要防一手那个白羽所说的圣域后面的动作。可等了这月余却并没有受到任何搅扰,正当心里疑惑之时没想到还真冒了头。

        那阴煞之气残留的痕迹除了鬼物不会有其它,这一点张砚很笃定。但对方居然会跑得这么快?一点犹豫都没有,甚至应该是看到他立马就跑,为什么?而且明显是与防备,不然不会选择在路上偷瞄他而是会直接切入家里去。

        对方跑得这么快,再想去追已经来不及了。不过对方大白天的就能露面还能到处跑,这份实力怕也不低。

        是前探吗?

        张砚虽不清楚那所谓的圣域里具体都有些什么厉害的存在,但既然对方已经找到他身边来了,那么后面的接触也就不远了。

        不过张砚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只逃走的鬼物对他可不陌生。就在他刚从鱼背山要塞脱编返乡的时候,为了试试自己关于鬼物的猜测和相关手段,他在重岚郡轩化城的乱葬岗上超度了几只野鬼。兴奋、新奇之余却忽略了一只藏着坟茔里靠着一只野鬼的掩护躲过了追邪符的鬼婴的存在。而他超度野鬼的全过程都被那只鬼婴目睹,而后逃之夭夭。

        甚至因为顿感世道凶险,死了也不安全,于是那鬼婴才入的圣域,靠着自己鬼婴的天赋顺利的拜入了一位大鬼王的座下。这次也是因为之前被张砚超度掉的那只鬼王的事情,所以前来探查情况。谁知又与张砚再次相逢。其中缘分也是不浅。

        等到跑了老远,那鬼婴回过味来之后还是后怕不已。它害怕的理由就是张砚当初超度那些野鬼时的手段,并不像那些妖贼一般蛮横的撕碎或者喂入兽口。而且让野鬼变成一种如生魂一样的状态,最后归于天地。看到那一刹那鬼婴第一次有种看到天敌的惊悚感。比那些可以噬魂的妖兽都要来得恐怖得多。

        “他好像变强了好多!”这是鬼婴的一种直觉,它甚至认为刚才自己要是再跑得慢一点就会被对方揪出来。它可不想变成生魂归于天地,这天大地大的它还没玩儿够呢!

        “怎么办?”鬼婴在确认自己安全了之后便在一处阴暗的山洞里焦躁的飘来飘去。不过没多久它又笑了起来。

        “呵呵,吓傻了都!我现在可是有靠山的。圣域那么大,里面圣王、大圣王那么多,还有茫茫多的灵将。不可能对付不了他的!嘿嘿!”

        这鬼婴存世已经很久了。它的恶念来自于把它生出来就遗弃掉当父母,后来成鬼之后反噬,生生吞了父母的生魂之后戾气就深藏起来,游荡世间。加上不错的运气,它开了灵智,也见识过圣域和妖贼的激斗,一直优哉游哉的靠着时不时吞几只野鬼慢慢的成长。如今加入圣域也是被吓的。开始还有些不适应,毕竟不如以前那么自由。这次出来就是办差的。可好处也显而易见。不会动不动就被再次吓得手足无措了。

        想明白了该怎么做,这鬼婴也不再耽搁,辩清了方向就开始慢悠悠的沉入地下慢慢潜行。

        等到当天夜里这鬼婴终于抵达了一处僻静的山谷。这山谷在靠近北江郡中间位置,在廊源城北边也不算太远的一小段山脉当中。也不大,方圆不过一两里。因为这山脉不大,但又险峻,所以里面连大一点的走兽都没有,猎户都懒得踏足,终年没有人迹。所以此山谷里诡异的模样也不为人知。

        之所以说这山谷模样诡异,是因为此地找不到一颗模样正常的树木或者草木,全都奇形怪状扭曲着生长,草本更是多是些有毒之物,即便开的花也如狰狞人脸令人悚然。至于鸟兽,自然在此地没有踪影,甚至连蚊虫都看不见。似乎是个禁地。

        即便白天,这山谷里也比外界会阴冷许多,到了夜里更是会在地面起出一层薄薄的霜。即便盛夏也是如此。

        险恶之地,倒是让飘到此处的鬼婴一脸的舒畅。这里乃是极阴之地,天地阴气汇聚难散的一个奇点。

        和地球传说时代留下来的那些茫茫多的道书典籍和杂文广记不同,荒天域对于鬼物的了解很少。对于极阴之地的了解也就更少了。

        一如龙虎山门里的描述:极阴之地多生障业,蓄鬼物,出恶果,也易勾连阴间鬼府。

        鬼婴不知道什么阴间什么鬼府,它只晓得这里是离廊源城最近的一处可以回圣域的地方。

        找到山谷中间,那里有一个深坑,如普通水井大小,但崎岖不见深处,站在地面上只能看到扭曲向下的石壁,但并没有湿气冒上来,可见里面应该是干的。

        没有顾虑,鬼婴头朝下的一下就扎了进去。那深井一般的地洞往下十余丈之后就到底了,远比地面上看起来要浅得多。可到底并不是土石,而是一层如油脂附在水面上的膜。漆黑漆黑的,当鬼婴去势不停的一头扎上去时立马就钻了进去,最后消失不见之留下这层膜起伏了几个涟漪之后又很快的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而钻入那一层膜的鬼婴眼前去又是另一番景象。

        前一瞬鬼婴还在深井中,可下一瞬它便从一扇巨大的石门里钻了出来。然后双脚踩踏实地。并且再没有如之前在外时那样飘着了。

        放眼望去,还在一座高山上。一条下山的台阶往下,顺着可以看到一座几乎看不到边际的巨大城池。

        此地便是圣域。一个完完全全由鬼物组成的地方。真就如那余文炳在《灵事杂卷》中所说,圣域就如“灵之国”。如今借着这鬼婴的视线,似乎余文炳所言非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