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穿成末世反派的掌心喵在线阅读 - 第189章 不要脸的狗男人

第189章 不要脸的狗男人

        蛟龙说完之后自顾自的沉入到水底,把姜芷瑛和谢安泽两个人抛在岸边。

        “感觉事情的发展真的越来越玄幻了……”姜芷瑛仔细梳理了下自己的思路感叹道。

        连传承都出来了,走向越来越像灵气复苏,修炼时代靠近,不过想想也是,本来就是灵气复苏,出现奇奇怪怪的事情也不见怪。

        “走吧,这里的主人已经不欢迎我们了。”谢安泽牵着姜芷瑛的小手准备离开。

        “等等……”姜芷瑛站着不动,她仔细看了观察了湖泊周围的景色,发现了不少好东西,各种各样的灵植生长得十分茂密,这里就好像是一个洞天福地,灵植扎根地长。

        “蛟龙蛟龙……你这里的灵植我可不可以拿一些啊?”她冲着湖面喊。

        蛟龙很快就回应她,声音懒懒的,“想拿都拿去吧,都是一些小玩意,我用不到。”

        有了主人的允许,姜芷瑛兴致勃勃地拉着谢安泽围着湖泊转悠,几乎把所有能用的灵植种类都采摘了一半,她还拿出了一个小本子,用鉴定技能把灵植的功效认认真真的整理记录下来,打算回去给舒晴和舒文两姐妹,让她们两个人认真的研究研究。

        “走吧……”把所有灵植都放在空间里后,姜芷瑛心满意足地拉着谢安泽的手,撒娇般地晃动了两下。

        “你想去哪里?”谢安泽询问道。

        “去哪里啊?随便走走吧……”姜芷瑛看了看天色,天快要黑了。

        “那我们就随便找个方向走,到天黑就在哪里扎营?”

        “好,听你的。”姜芷瑛没有丝毫犹豫地说。

        “上来吧,我的娇娇小猫猫。”谢安泽调笑着说,俯身蹲在姜芷瑛面前。

        姜芷瑛蹦到谢安泽的背上,轻哼了一声:“怎么,你不愿意?”

        “怎么会?”低沉悦耳的男声从前方响起,谢安泽的声音十分愉悦:“为猫猫公主效劳是我的荣幸!”

        一抹红云悄悄的爬上了姜芷瑛的脸颊,她笑得眉眼弯弯,眼眸亮晶晶的,嘴上却傲娇的说:“谁是公主啦,我是女王!”

        “好,你是女王。”谢安泽纵容地笑:“那我就是守护在女王身边的护卫,尊敬的女王陛下,可否让你忠心耿耿地护卫守护你一辈子?”

        “准了!”娇俏尾音微微上扬,带着点矜持的味道,谢安泽不用想都知道身后的猫猫肯定高兴得不行,尾巴都在摇摆呢!

        两个人插科打诨地慢慢的走着,没有哪只虫子敢不长眼的上前打扰,天色渐渐黯淡,天空的颜色从明亮到灰暗再到漆黑,像是被泼了浓稠的墨水。

        月隐星朗,可能是这几个月再也没有现代工业生产的原因,也可能是灵气充沛净化空气,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两个人走走停停,来到一片一望无际的原野,原野上长满了半人高的野草,茂密的草丛中生活着各种各样的小虫子,肆意地蹦跶着,一只指甲大小的小黑虫蹦到姜芷瑛的光洁的小腿上,锋利的口器狠狠地扬起扎进皮肤,嫩如凝脂的皮肤直接把它的口器崩断,小黑虫身体一僵,爪子一松,径直掉入草地里,它翻了一个身,展开背上的翅膀仓皇逃跑。

        谢安泽清理出一块地方,把帐篷扎上,迷彩帐篷在野草中浑然一体。时间还早,两个人也没有急着进帐篷,而是用几块厚实的桌布铺在地上,两个人紧紧地坐在一起。

        桌布上摆放着面包和一些水果,姜芷瑛拿着一个红彤彤的西红柿啃着吃,感叹了一声:“以前还嫌弃西红柿不好吃,现在却变成了稀有品,吃一个少一个。”

        “这个西红柿还挺甜的,你要不要尝一口?”姜芷瑛把西红柿举到谢安泽的嘴边。

        谢安泽看着汁水饱满的西红柿,挨着姜芷瑛的牙印轻轻咬了一口,轻轻咀嚼几口,他盯着姜芷瑛的樱唇意有所指地说:“很甜……但是我更想吃别的西红柿。”

        别的西红柿?

        姜芷瑛愣了一下,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两三秒后她才反应过来,脸色爆红,羞恼地把手中的西红柿塞到谢安泽的嘴里:“色狼!”

        被迫塞了一个西红柿,谢安泽连忙用手接住西红柿,淡粉透明的液体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我不对你涩涩还对谁涩涩?”谢安泽不以为意地说,甚至十分理直气壮的模样。

        脸上的红晕从脸颊上蔓延到脖子,两个耳垂热得发烧,姜芷瑛伸出手指狠狠地拧着他腰间的软肉,“不要脸……”

        似乎是只有两个人,谢安泽比平常大胆了许多,他撕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委屈又低落:“猫猫,难道我说的不对吗?难道你想看我对别人涩涩?”

        “想都别想!”姜芷瑛下意识地反驳。

        “那不就是了。”谢安泽轻轻靠近姜芷瑛,修长的身体倒在她的膝盖上,仰脸看着猫猫,俊脸上一直噙着笑意,平常冷峻的气质消融,整个人的气质如春风般和煦,带着对姜芷瑛独属的温柔,明亮的眼眸中满满的都是她的影子。

        不知不觉间,姜芷瑛被蛊惑了,这样高大帅气的男人是她的!她的心中忽然涌现出莫名的自豪感。

        “你是我的!”手指轻轻描绘着他的面孔,姜芷瑛霸道地说:“永远都是我的。”

        “好,我发誓,谢安泽永远是姜芷瑛的人,生生世世,永远相随。”谢安泽捉住她白嫩的手指,轻轻走到上面烙下一吻。

        夜空下,男人许下虔诚的誓言,声音随着微风飘了很远很远,星空闪烁,野草摇摆,世间万物皆是这一誓言的见证者。

        斗转星移,海涸石烂,虔诚的誓言将永远流传下去。

        “那就说定了。”

        姜芷瑛满足地笑,眼睛弯成了月牙,笑容幸福圆满。

        她看着不设防躺在她腿上的男人,忽然生了一个坏心思。

        毛乎乎蓬松的尾巴轻轻从后面绕了过来,尾巴尖扫在谢安泽的手背上。

        谢安泽微闭着眼睛,感到手背上轻柔的触感的时候,蓦地睁开眼睛,双眸对上姜芷瑛狡黠的眼神。

        “猫猫……”他拉长了语音。

        “在哦……”姜芷瑛微微低头,俏皮地回答,头顶上的猫耳朵微微露出一个尖尖,视力良好的谢安泽甚至能清楚的数清楚耳朵上的毛毛。

        蓬松的大尾巴在谢安泽的身体上到处轻轻的扫动,一直扫到他的心尖上,谢安泽心头酥酥麻麻的,泛起点点涟漪。

        嘴角轻轻上钩,大尾巴一路向下,灵活又柔弱地缠上谢安泽的小腿。

        “猫猫……”谢安泽再次出声,他眸色暗沉晦涩,语气危险了不少。

        “唉,在呢!”姜芷瑛嘴角含笑,和他对视着,两个人久久地看着。

        野草晃动的声音不断地在两个人的耳边回荡,但是此时,两个人的世界中只有彼此。

        不知道何时,点点淡黄、青绿的光芒在草丛中游荡,在天空中漂浮,光点越来越多,点缀在这一片大地上。

        原来是变异的萤火虫,到了它们出来活动的时间了。

        一些萤火虫围着两个人飞舞,好像在好奇这两个大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在萤火光芒的渲染下,暧昧的气氛渐渐升腾。

        谢安泽看着娇俏的猫猫,嘴角一勾,薄唇吐出两个字:“猫猫的胆子变大了啊。”

        看着整个人变得十分危险的谢安泽,姜芷瑛心里不断敲着小鼓,自己好像做得过火了?

        心虚的小眼神不断游荡,紧紧缠绕着双腿的尾巴也悄悄地松开,姜芷瑛端正了身板,努力做出一副很正经的表情。

        我什么都没有干哦!

        谢安泽清晰地从猫猫的眼神中读出这样的含义。

        啧,胆小猫……

        但是哪有撩拨到一半就半途而废呢?他又不是柳下惠……

        “猫猫,做事也持之以恒……”他淡笑着说,手臂一勾,有力的臂膀搂着她纤细的腰肢,稍微一用力就她柔软身体压下,紧紧的挨着自己的胸膛。

        姜芷瑛趴在炙热的胸膛上,双手努力的撑起,但是腰后的手臂似铁,牢牢的禁锢着她的身体。

        “你干嘛呀……”姜芷嘟囔了一句,眼睛看天看地就是不看谢安泽,她的双手贴在他的胸膛上,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炙热的体温透过衬衫传到她的手心,她被这高温烫的手指微微蜷缩。

        “猫猫,撩了人是要负责的,难不成你要做一只小渣猫?”谢安泽轻笑着调笑着姜芷瑛,语气中宠爱溢于言表。

        “我才不是渣猫!”姜芷瑛条件反射的回答道。

        “猫猫不是渣猫啊!但是你要怎么证明你不是渣猫呢?”谢安泽调整了下姿势,好整以暇的说,宽厚的手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一下又一下,和平常给她梳毛一样。

        坏了,落入臭男人的语言陷阱了!

        姜芷瑛的脑子里冒出这样一句话。

        她低头看着谢安泽的表情,眼中的促狭非常明显,像是在看好戏一样。

        噌的!

        姜芷瑛的好胜心就被就激起了,狗男人小看她!

        “你要我负责吗?”她动作变了变,从趴在谢安泽的身上变成了坐在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小表情特别的傲娇。

        跟个猫女王一样。

        高傲优雅。

        谢安泽眼底极快的闪过计策得逞的表情,他暗笑,猫猫还是那个经不起激的猫猫啊?

        “猫猫要证明给我看吗?”他微微偏头,眼里有着疑惑,眼神不停的在姜芷瑛身上打量,非常的不相信!

        轰的一声,姜芷瑛只觉得自己炸开了花,热血上头了……

        她轻哼了一声:“对啊,我要证明给你,我才不是渣猫和但小猫。”

        “好啊……”谢安泽躺在地上,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姜芷瑛坐在他身上,忽然卡了壳,呆愣了一瞬间,自己要怎么做?

        谢安泽捕捉到姜芷瑛瞬间的愣神,噗嗤一声笑了,只觉得猫猫太可爱了。

        “笑什么笑!”姜芷瑛恶狠狠的瞪了谢安泽一眼,岂不知她已然满脸红晕,这凶恶的眼神没有起到半分的作用,反而十分的可爱。

        炸毛的猫咪,张牙舞爪的示威,殊不知在别人的眼里可爱到爆,恨不得在搂在怀里狠狠的亲上几口。

        没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吗?

        姜芷瑛回忆着自己曾经看的言情小说中女主撩拨男主的手法,轻轻的抚弄着谢安泽,她的手法青涩无比,甚至只是胡乱的摸索。

        但是就是这青涩的抚摸在谢安泽看来比最烈性的春药还要强烈,身体紧绷成一块钢板,他躺在地上注视着姜芷瑛,任由他上下其手。

        抚摸着抚摸着,姜芷瑛心中的羞涩少了不少,一直飘忽的眼神也落在谢安泽的身上,手指好奇的戳戳他的肌肉,软软的,但是又能感觉到微硬,呼吸起伏间能察觉到肌肉中蕴含的强悍力量。

        这是我自己的男人,我羞涩什么?不知不觉间,姜芷瑛的心中忽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一个粉色小人在脑海里大喊:自己的男人便宜不占白不占!遵从你内心的想法,上!

        紧接着,另外一个白色小人也蹦了出来:姜芷瑛,你就是色!一只小色猫。

        两个小人在脑海里打架,一会这个小人占据了上风,一会那个小人占据了上风。最后,粉色小人把白色小人揍了一顿,威风凌凌的说:“涩涩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猫猫冲鸭。”

        小人打架结束,姜芷瑛抿抿嘴角,手指微微一用力,把谢安泽身上的衬衫撕的稀巴烂。

        身上一凉,谢安泽枕着双臂,挑眉看着姜芷瑛:猫猫这是雄起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谢安泽的表情多了几丝期待。

        把衣服扯下来之后,谢安泽近乎完美的身材暴露在姜芷瑛的眼前:宽厚的胸膛,平坦的小腹,整齐的腹肌随着呼吸不断的起伏,腰测的人鱼线清晰可见。

        身材真好啊!姜芷瑛感叹道,虽然之前也隐隐看到过铲屎官的身材,但是没有一次是这样清晰而又明了的。

        “满不满意?”谢安泽忽然问道。

        “满意满意……”姜芷瑛的目光盯在他的上半身,不由自主的说。

        噗,小色猫还说自己不色,谢安泽眼里的笑意更深,他诱惑的开口:“要不要把下半身的衣服也撕了?”

        “好啊好啊!”姜芷瑛条件反射的说,在反应到自己说了什么后,脸上热的几乎能煎鸡蛋。

        “你……你……”姜芷瑛羞涩的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男人畅快的笑容响彻这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