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诸天影视世界逍遥行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出售药品

第十八章、出售药品

        吃完了晚饭,林文先去了浴室洗了个澡,今天在外面跑了一整天,出了一身臭汗,浑身黏黏的很是不舒服。

        从浴室里出来,见客厅里没人,林文直接去了刘思慧的房间,然后很自然的躺了下来。

        刘思慧靠在床上,看着手机里面一群病友在qq群里的聊天,她是思绪万千。

        就在一天前,她也是跟这群病友一样的绝望,但是现在她已经不一样了,她和她的女儿,以后的生活都会是充满希望了。

        看着林文躺了下来,刘思慧就直接递了一个厚厚的信封过来,“阿文,这是今天买药的钱。你弄那么多药回来肯定花了不少钱吧!”

        林文不但没有接,反而是直接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慧姐,这钱你留着,这张卡你也收着,以后我们家的财政大权可都交到你手里了!”

        刘思慧见林文眼神坚决,也不矫情,直接拿在了手中把玩,随意的问道,“阿文,这张卡里面多少钱啊?”

        林文笑道,“不多,也就两百六十万,你看着花吧!”

        刘思慧直接就傻眼了,“这么多!阿文,你到底是做什么的?不会是个隐形富二代吧!”

        林文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富二代,如果真要算的话,那我也是富一代!”

        “德行!”

        刘思慧也不多问了,直接白了他一眼,转身下床把钱和卡都收入了自己的百宝箱。

        她穿着粉色睡衣,本是松松垮垮隐藏完美的身形,但低头弯腰之时,美好浑圆的臀部却傲然挺立,随着她的动作上下起伏,摇曳生姿。

        林文看的一阵眼热,顿时热血沸腾,就直接化身狼人冲了过去一把将刘思慧搂在怀里,不理对方的惊呼,开始上下其手。这下子刘思慧也是动了情,顿时一个人的进攻变成了两个人的互动,房里顿时一片春色。

        第二天,林文便让刘思慧约着章哥和王姐两个人见面。

        时间定在午时,上午林文无事,便又找了个健身房锻炼身体去了。

        这几天事多,他没怎么运动,都感觉身体快生锈了,不过,林文并不是一个人去的,而是带着刘萌萌一起。

        小丫头很是黏人,很喜欢和林文在一起,她也很乖巧,林文打拳的时候,萌萌也在一旁跟着比划着,动作滑稽可爱,萌坏了健身房里的阿姨们,几乎成了团宠。

        很快一上午时间就这么悄然而过,到了约定见面的时间。

        两人先回了趟家里,洗漱一番,换了身干净利索的衣服,然后才赶往饭店赴约去了。

        位置是林文订的,就在不远处的一个饭店,那里面还算是上点档次,消费也还可以,但是胜在这里比较安静,而且还有包厢,适合谈事。

        林文到的时候,刘思慧已经是带着章哥和王姐两夫妻在里面等着了。

        见到林文带着萌萌进来,章哥和王姐赶忙起身。他们知道林文才是正主,因此很是热情。

        刘思慧给众人介绍之后,大家分宾主落座,并招呼服务员开始上菜。

        四个大人加一个小孩,却是点了十几个菜,摆了满满一桌,谁让林文的胃口是越来越大了呢。

        大家是边吃边聊,刘思慧说起了往事,引得众人是一阵唏嘘,章哥和王姐更是思及自身遭遇,双目之中亲满泪珠。

        这一对夫妻,男的叫章鹏,女的叫王桂花。两人都是三十多岁,正值壮年的时候。

        两人家里本来是小有积蓄,又没有孩子,小日子过的甚是幸福美满。但后来,王桂花被查出来了白血病,苦难便降临了。

        王桂花虽然不幸,却也万幸,有一个不离不弃,自始自终没有放弃给她治疗的丈夫章鹏。

        为了看病,家里积蓄花光了,房子也卖了,车子也卖了,但治病就像一个没底的窟窿,多少钱砸进去却看不到希望。

        也是如此,王桂花不想再拖累章鹏,便有了先前轻生的动静,若非发现的及时,她就真的凉凉了。

        后来,王桂花虽然救了过来,但看到没有希望的未来,和被自己拖累的丈夫,她的内心十分的煎熬,简直是痛不欲生,还是死了干脆。

        却在此时,刘思慧卖给了他们低价药,药价虽然还是贵,却也不是不能承受,让他们的生活又有了希望。

        而今天,他们被邀请过来,有些事情虽然没有明说,他们也能猜出个大概。

        很快的,午饭就吃完了,本来章哥还打算去结账的,但是林文老早就已经结掉了。

        酒足饭饱,准备谈正事了,林文就是朝着刘萌萌微笑着说道,“萌萌跟妈妈去那边沙发看故事书好么?爸爸这里有点事情要跟叔叔阿姨谈。”

        “嗯嗯!”刘萌萌是相当的乖巧,微笑的点了点头之后,牵着刘思慧的手,就过去了,一点都不吵闹。

        看着乖巧的刘萌萌,林文是一脸的微笑,等到他再次把脸转过来,对着章鹏和王桂花的时候,林文的表情变得冷然,态度也严肃且公事公办起来。

        方才听了两夫妻的遭遇,确实是很可怜,但是这个世界上可怜的人多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

        林文盯着王桂花问道,“是这样的,听阿慧跟我说,你们两个人想要找我买药?”

        看见林文忽然是变得严肃起来了,章鹏和王桂花也是点了点头,“是的。”

        林文笑了起来,“买药可以,没有问题。”

        就在两人放松下来的时候,林文继续说道,“但是,你们也知道,我这个药是从印度走私过来的,贩卖走私药,这本来也就是违法的事情。”

        “本来我是想让阿慧替我卖药,我只负责收钱就可以了,但是现在我和阿慧在一起了,便不想她在参与进来,恰巧你们两个需要药,也需要赚钱,而我这里呢也是需要一个代理商。”

        “咱们相互合作,互利共赢!怎么样?”

        关于此事,他们来之前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也思量过,并有了决定。此时见林文提起,王桂花便应声答道,“可以,我们愿意!”

        看见竟然是王桂花出面应答的,而且还如此果断,林文顿时便是笑了起来。

        看来人在困境之时,对于救命稻草都是相当敏感的。

        而且这还显示了一个消息,他们两人之中,真正拿主意的是王桂花这位弱女子,这一点让林文很是高兴。

        林文不会因为对方是女人便轻视对方,本来他就是想要找一个病人做代理人,只有这样,真有一天事情被曝光出来,警方也拿对方没办法。

        另外对方是一个女人,而女人往往都是心思缜密的,做起事情来不说滴水不漏,但会多方考虑,三思而后行,这样一来更容易隐秘行踪。

        关于这一点,各种宫斗剧里已经展现的是淋漓尽致。女人一旦狠起来,真没男人什么事!

        闲话少叙,书归正传。

        这些想法在林文脑海之中一闪而逝,他笑着开口道,“我的这个药是从印度来的,那边的销售价格折合人民币差不多是两千块,然后我又花了大价钱,才把药品运回来。”

        “等这个药品到我的手里,每瓶药的成本价格差不多是三千五百块左右,外面我们的销售价格就按先七千一瓶,每卖掉一瓶,我会让你们抽五百块的提成。”

        “不过,你们也清楚,这事是违法的,做事动静不能够太大,因为这很容易被人盯上。”

        王桂花沉思了一下道,“老板,就按你说的办!不过,关于如何售药我们先前也思量了,各大医院都有病友群,我们会借助这个建立病人名单,然后根据这份名单进行定向销售,并实行保密原则,不是熟人介绍不允许购买。不过,这个需求量极大,老板,你能保证有足够的供应量么?”

        林文是眼前一亮,这个王桂花果然是有些本事,若非是白血病拖累,至少在企业里混个高管是不成问题的。

        “药品的供应量,你们大可放心,我这次从印度带回的不多,这算是试试水,如果销售顺利的话,以后会有源源不断的药品进来。当然,我们这个药一经投放市场,必定会对正版格列宁形成冲击,到时候,瑞士诺瓦公司代表一定会报警,让警方出面追查印度药的来源,所以,万事安全第一,销售哪怕慢一点没有关系。”

        事情到此基本已经谈完,林文就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了王桂花,昨天去游乐场玩的时候,他又新买了一个手机,并办理了一张无记名电话卡,这个号码是他专门用来联系业务的。

        “初次合作,我先给你们五十瓶,卖完了之后联系我,到时候,我会去取钱,并给你们第二批的药品。”最后,林文又交代道。

        随后又是聊了几句注意事项之后,章鹏和王桂花两个人就起身回家了,回去的时候,他们手上多了一个背包,里面是五十瓶的格列宁。

        出乎林文的意料,这个药在有了门路之后,真的是特别的畅销,五十瓶格列宁,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是销售一空,而且不少人都是没有买到!

        第二天一早,章鹏就立刻联系了林文,“老板,药买完了!”

        “这么快?”林文此时刚起来,正准备出去跑步。

        章鹏点了点头,“是的老板,药根本不够卖,还有很多人是没有买到呢,我老婆统计了一下名单,就我们认识的这些人里,至少还缺口三四百瓶。”

        林文皱起了眉头,“怎么会有那么多的?”

        章鹏开口说道,“这次有便宜的印度药,不少人一买就是好几瓶,原来只能够吃一个月的钱,这次可以吃差不多半年了。”

        林文心中了然,这是人之常情,看到有便宜可占,当然会多买几瓶,他们也怕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不然像张长林一样的假药贩子也不会兴盛起来。

        想通此节,林文心中便有了计较,决定将手中的药品快速出手,然后再跑一趟印度,尽快占领市场份额,“章鹏,你把收到的钱准备好,对了,把你们应得的那份钱提前拿掉,再找一个大一点的行李箱,把钱放在里面,你不是有辆电动车么,就骑着车带着行李箱从你家里赶去附近的公园。”

        林文这里吩咐之后,便急忙出门去了。

        从章鹏家到附近公园,需要经过刘思慧家里附近,林文便准备在路上来一个偷梁换柱。

        林文出了门,沿着公路旁路的人行道跑步,双眼时刻关注着来往的电动车。

        不多时,林文便看到了骑着电动车的章鹏,在电动车后面,安放着一个黑色行李箱。

        在林文看到对方的时候,章鹏也看到了他,不过两人没有交流,装作没看见。

        两人交错而过的时候,林文果断出手,先是收了对方行李箱之中的现金,又将空间之内剩余的药品一股脑全部塞在了对方的行李箱呢。

        由于林文的速度太快,并未引起旁人的注意。

        也就章鹏感知到了异样,觉得身后的行李箱似乎突然变重了,但他也没有多想,而是继续骑车前行,毕竟,林文给他的安排可是要赶到公园的。

        看着章鹏远去,林文也没有停留,继续自己的跑步,只是在路口转弯之后,编辑了一个短信发给了对方。

        却说章鹏,按照林文的要求骑车赶到了公园门口,四下张望没有见到林文的身影。

        他拿出手机正要打电话,却发现手机上不知什么时候收到了一条短信,是林文发来的,内容是很简单一句话,“ok!”

        章鹏有些发懵,什么意思?这就结束了!

        他赶忙打开车上的行李箱,刚拉开了一个小缝,就从里面掉出来一盒格列宁。

        章鹏心中一凛,赶忙捡起来又塞了回去,顺便拉上拉锁,然后便着急忙慌的往家里赶。

        说实在,章鹏是有点被吓到了。

        先前,这背包里可是有三十二万五千块钱,对于现在的章鹏夫妇来说,这就是一笔巨款。

        而章鹏心里也是升起过贪念的,也和老婆王桂花提了一嘴,但是被她给奚落了一番。并给他进行了分析:第一,这个林文一看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敢玩走私的,这哪里能简单;第二,三十多万看起来很多,但对于治病就是杯水车薪,坚持不了太长时间,为了这点蝇头小利不值当;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低价的印度药只有林文能走私进来,得罪了就只能去买国内的高价药,那不等于找死么!

        基于这些个考虑,章鹏放弃了行动。可是,事是这么个事,理是这么个理,这些章鹏都清楚,但看着如此多的现金,心中还是不免升起一股贪念,想要据为己有。

        但是现在,章鹏连这一丝贪念也烟消云散了。

        章鹏仔细想了想,他就在半路上碰到过一次林文,如果真是对方所为,那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如果不是对方所为,那就更加可怕,说明林文手下还有其他人,就隐藏在路上的行人之中,趁他不备把行李箱给掉包了。他思来想去,只可能是后者。

        但不管怎么说,对于林文,章鹏内心里很是敬畏。而有了敬畏之后,这办起事情来,就更加的尽心尽力起来。短短数天时间,林文交给他的药品便全部倾销了出去,获利三百多万。

        而这次,章鹏夫妇拿了自己应得的那份之后,一点小心思也没有,赶忙通知林文给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