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麻衣道祖在线阅读 - 第1506章 旱神

第1506章 旱神

        第1506章    旱神

        是旱神女魃在说话了。

        冰娥听她言语刺耳难听,准备骂回去,却被陈义山给制止了。

        他们一众继续上前,所行的隧道也越来越宽阔,及至豁然开朗,别有洞天处,陈义山终于看清楚了那结界的全貌!

        不同于他之前所见到的先天众神被锁镇的情形,眼前的结界居然不是球状的,而是梭子形的,其中一角好似被什么东西吸附着,拉扯的极长,余部则是椭圆形。

        陈义山一看便知道,是乌月钵的缘故。

        乌月钵吸扯住了结界的一角,才使得结界呈现出如此形态!

        之前他与花离骠从江中禁地下潜,曾发现了乌月钵,抠动乌月钵的时候,还险些放出女魃,花离骠甚至被女魃袭击,若非有再生之能,必死无疑!

        如今,女魃正四肢拉叉的躺在结界中,周边的岩层都成了焦酥状,仿佛一口气就能吹散。

        燥意透过结界,迎面扑来,纵然有先天元炁护体,陈义山也渐渐觉得口干喉痒,颇不舒服,忍不住“咳咳”咳嗽了几声。

        冰娥见状,连忙取出一个淑女瓶来,揭开塞子,往空中抛洒凝露,做起法来——刹那间,雪花纷纷飘落,一股沁凉温润的气息在四周弥漫开来,陈义山顿觉精神一震,冲冰娥投去了赞赏的目光。

        女魃则“唰”的起身,恶狠狠喝道:“是谁在老娘面前卖弄些雕虫小技?

        !”

        “呵呵~~”垕土娘娘冷笑道:“女魃,多少年了,仍旧是那副暴躁易怒的脾气!你还认得我吗?”

        女魃定睛一看,认出了垕土娘娘,顿时瞠目结舌,随后又狂喜而欢呼,叫道:“垕土!是你么?

        !你什么时候脱困的?

        !”

        垕土娘娘笑道:“是我,也刚逃出生天没过多久。”

        女魃激动的声音都发颤了:“垕土姐姐,你是特意来找我,救我的吗?

        !我,我快要疯了!真的,你赶紧救救我吧!”

        垕土娘娘说道:“我哪里会知道你被锁镇在这里?

        是我儿子,他带我来看看的,说有可能找到你的锁镇之处,没想到还真遇到了你。”

        “你的儿子?”

        女魃稍稍冷静了一下,狐疑道:“你什么时候有儿子了?

        你的儿子是谁?

        是跟祝融生的吗?”

        垕土娘娘一指陈义山,道:“他就是我儿子,求来的干儿子。

        你且瞧瞧,认不认得?”

        女魃便朝陈义山看去,只一看,便神躯剧颤,继而勃然大怒,叫道:“是你?

        !”

        陈义山诧异道:“你认得我?”

        “陈义山!”

        女魃厉声叫喊:“你就算是化成了灰,我也认得你!”

        女魃脸上的神情变得越来越愤怒,越来越扭曲,就好像是见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

        陈义山愈发奇怪,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并不认识我。

        虽然,在昆仑虚诸神之战的时候,我见过你,可是你没道理能看见我的。

        所以你怎么知道我叫陈义山,怎么认识我的呢?”

        女魃怒道:“你装什么蒜!?

        当初如果不是你用那破碗修补这结界,老娘早已经重获自由了!你个混账!”

        陈义山心中一动,连忙问道:“你是说乌月钵吗?”

        女魃不回答,却一个劲儿的辱骂他:“贱人!渣滓!龌龊!恶心!下流坯子!”

        陈义山相当无语。

        冰娥用充满怀疑的目光盯着陈义山,道:“师父,你把她怎么了?”

        陈义山没好气道:“你看看她的样子,我能把她怎么了?”

        冰娥仔细打量女魃,见她满头稀疏的短发如同枯草,脸上、脖子上的肌肤如同干涸的裂土,鼻孔朝天,白唇外翻,丑陋的实在不像人样,心中暗道:“师父也不至于如此不挑……”于是便呵斥道:“恶神,休得对我师父无礼!”

        垕土娘娘也不悦道:“女魃,你好好说话!”

        女魃恨恨说道:“垕土,你这儿子不是个好东西,你不要被他给骗了!”

        陈义山问道:“前辈,我究竟做什么事情了,让你如此恼恨我?”

        女魃“呸”了一声,骂骂咧咧的一阵,忽然又恍然似的说道:“老娘明白了!你们就是故意来看老娘笑话,来羞辱老娘的!滚吧!”

        陈义山对垕土娘娘苦笑道:“干娘,你看,孩儿真是不知道怎么得罪这位旱神前辈了,以至于让她对孩儿的误会如此之深。”

        垕土娘娘便说道:“女魃,你先消停一点,    别骂了!义山如果真有什么地方做的对不住你,你只管说出来!你我又不生分!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被义山给救出来的!还有东王公、金乌、月精等先天大神,也都被义山给救出来啦!甚至在来到这里见你之前,我们娘儿俩还刚刚帮助燧人氏、伏羲氏、神农氏破了盘古锁镇!所以,我们不是来看你的什么笑话,羞辱你的,我们是真心想要来帮你的!”

        女魃微微有些动容,却仍旧不敢全信,狐疑着问道:“垕土,你说真的?”

        垕土娘娘道:“你了解我的品性,我什么时候说过谎话?

        我这儿子也着实是良善之辈,且有志于救出被困的各路先天大神!机会就在眼前,你不要错过!”

        女魃瞥了陈义山一眼,怨恨的说道:“既然如此,三千多年前,你为什么要坏老娘的好事?

        !”

        陈义山已经猜出大概是怎么回事了,准定是神分身干的!

        可期间的缘由和过程究竟是什么,陈义山还想不明白,略一沉吟,他缓缓说道:“旱神前辈,这世上有一种法术,叫‘如意仙诀’,能随意变幻模样,以假乱真;另有一种面具,戴上了,也可以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真假莫测!不信,你且看——”

        言罢,陈义山从乾坤袋里摸出来一张女子的活面具,戴在了自己脸上,刹那间,他就变成了一个女人,嗲声嗲气的问道:“旱神前辈,我是谁?”

        女魃愣住了:“这——”

        垕土娘娘也吃惊道:“还有这种本事?

        !”

        陈义山摘掉了活面具,恢复了本来模样,诚挚的说道:“旱神前辈,看见了吗?

        模样是能变的。

        三千多年前,绝不是晚辈坏了你的好事,应该是旁人假扮做我的模样为非作歹!你不妨说出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女魃将信将疑,默然不语。

        垕土娘娘不耐烦道:“算了,你既然是不想说,我们也不浪费时间了,再会!”

        女魃连忙叫道:“你怎么比我的脾气还急躁?

        !好啦,我说!我现在就说还不行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