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麻衣道祖在线阅读 - 第1504章 下云梦

第1504章 下云梦

        第1504章    下云梦

        离开嵩岳神域之后,飞不百里远,陈义山便止住了身形,对垕土娘娘说道:“干娘,孩儿得去一趟云梦山,你老人家便自己先回颍川吧。”

        垕土娘娘问道:“你去云梦山做什么?”

        陈义山道:“回干娘的话,那云梦泽里似乎锁镇着一个先天大神,孩儿想去瞧瞧。”

        垕土娘娘登时来了精神,忙问道:“锁镇的是哪位大神?”

        陈义山笑道:“也是干娘的老相识了——旱神女魃。”

        垕土娘娘大喜,说道:“昔年的火土之盟,女魃可是我们这边的!既是发现了她的踪迹,那这热闹,为娘岂能不去凑上一凑?”

        陈义山道:“干娘忙了一天,不觉劳累吗?”

        垕土娘娘道:“有什么劳累的,走走走,快引着为娘去!”

        陈义山笑了起来,当即前头带路,引着垕土娘娘共奔云梦山而去。

        到了云梦山,已是夜里子时,但见夜幕遮掩山峦,树影重重,云色苍茫,星河迢迢,颇为静谧安详。

        陈义山隔空施展千里传音之术,呼唤道:“冰娥可在?”

        片刻之后,一道倩影便从山巅金顶掠了出来,“唰”的直趋高空,飞落在陈义山和垕土娘娘跟前,盈盈一拜,道:“弟子冰娥参见师父!参见娘娘!”

        陈义山道:“不必多礼。

        夤夜来访,打搅你了。”

        冰娥笑道:“才多久没见,师父就变得这么客气了?”

        陈义山微微一笑,问道:“近日香火如何?”

        冰娥回道:“弟子谨遵师父教诲,实打实的为远近百姓谋福谋利,也做了不少惩恶扬善的事情,为此,百姓们都传云梦山神灵验无比,善罚分明,有求必应,所以弟子这里的香火很是旺盛!甚至,连不是云梦山附近的百姓,都冲着弟子的名头前来敬香拜祭。

        就在昨日,弟子还看见了一个老相识——河东郡的徐大官人!嘻~~他也跑弟子这里上香呢。”

        陈义山愕然道:“徐泰来?”

        冰娥连连点头。

        陈义山大乐,道:“那你该告诉他,当初在云梦山下遇到的雪女,就是你。”

        冰娥嗔怪道:“师父就爱说人家的不堪事。”

        垕土娘娘在旁边急得不行,忍不住埋怨道:“行了,你们两个说完没有?

        什么时候办正事?”

        冰娥收敛笑意,也连忙问道:“师父有什么事情,只管传香发讯,吩咐弟子一声也就是了,何须劳烦仙驾亲自莅临?”

        陈义山说道:“我要下一趟云梦泽,须得亲自过来。”

        冰娥吃惊道:“下泽去吗?”

        陈义山颔首道:“是的,事关一位被锁镇的先天大神,女魃。”

        冰娥骇然道:“她在云梦泽下锁镇着?

        !”

        陈义山道:“未必就在泽下,但须得从泽下寻觅。

        你若是无事,也跟着我和干娘一起下去吧。

        可能有遇到些凶险,但也是难得的锻炼机会,不可错过。”

        冰娥大喜道:“有师父和娘娘在,弟子还怕什么凶险?

        遵命!”

        于是他们三个便捏着避水诀,径奔云梦泽俯冲下去。

        甫一入得水中,便觉大力吸扯,各自提调力气才能抵御,垕土娘娘“啧啧”称奇道:“这里的水还真是古怪。”

        陈义山幽幽说道:“我原本也不知道这泽中的吸扯之力是从何而来的,直到前不久在江中探险的时候才算是明白——原来,这泽底与大江上游的一处禁地相互通联,两处的水都要下灌,却又因为盘古锁镇的结界存在,使得那通联处空空如也,两边的水都灌不下来,但又由于锁镇的是旱神女魃,不断消耗两处的水汽,因此便出现了极大的吸扯之力……”

        正说话间,忽有一道高大的人影从远处掠来,尖声叫道:“是哪个倒霉鬼又被陈义山给放逐到这里了?

        !”

        陈义山慧眼一瞥,早看见是殷元帅的幽魂,便冷笑道:“殷大太岁,好久不见了,别来无恙啊。”

        殷元帅认出是陈义山,吃了一惊,继而怒骂道:“是你这天杀的!”

        “是谁?

        !”

        又有一道幽魂浮现出来,却是迦梨,嚷嚷道:“不管是谁来了,先欺负他一顿再说!”

        陈义山摇头道:“迦梨,你怎么还是狗改不了吃屎呢?”

        迦梨也认出了陈义山,登时又惊又怒又怕,继而又忽然欢喜起来,叫道:“殷元帅,陈义山这是死了!他的魂魄也被丢到这里来了!哈哈哈~~~报应啊!咱们俩以后可以天天欺负他玩了!”

        殷元帅也不吭声,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迦梨。

        迦梨道:“你这么盯着我干什么?

        先咬他一口呀!”

        殷元帅冷冷说道:“你瞎了吗?

        睁大你的眼睛仔细看看,他是幽魂吗?

        !”

        迦梨一愣,渐渐的看清楚陈义山不是幽魂,她缩了缩脖子,但随后戾气上脸,叫道:“不是幽魂更好!夺了他的躯壳,咱们也能重见天日!”

        殷元帅迟疑了片刻,终究是鼓足了勇气,喝道:“上!”

        两个恶魂便一起朝着陈义山冲了上来。

        陈义山“哼”了一声,屈指连弹,但听“嗤嗤”两声,钉魂术施展开来,那灵气激荡之处,殷元帅和迦梨厉声惨叫,都被钉住了。

        垕土娘娘狐疑道:“这两个丑男女是干什么的?”

        陈义山笑道:“都是恶神,被儿子灭了肉体,放逐魂魄至此,本来是希望他们好好反思,如果有朝一日真的悔改了,或许可以让他们重见天日,可是看这模样,那是半点悔过之心也没有啊。”

        冰娥也说道:“都是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还想夺师父的躯壳!”

        陈义山道:“在这里呆的久了,怕是越来越暴戾愚蠢了。

        走吧,不必理会他们,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陈义山!放了我,告诉你一个大秘密!”

        殷元帅叫嚷起来。

        陈义山回顾他道:“什么秘密?”

        殷元帅道:“你,你先接触钉我的法术。”

        陈义山冷笑道:“你爱说不说。”

        言罢便要离去。

        殷元帅急叫道:“陈义山,我在这云梦泽深水处一方石壁上发现了一行字迹,是留给你的,你不看,准定后悔!”

        陈义山心中一动,森然说道:“你若是骗我,我便叫你魂飞魄散!”

        殷元帅讪讪说道:“岂敢?”

        陈义山拂袖一挥,解除了殷元帅的钉魂术,殷元帅呐呐说道:“把迦梨也放了吧,我自己在这里太过百无聊赖了。”

        陈义山也不为己甚,把迦梨也放了。

        殷元帅这才说道:“请随我来。”

        陈义山也不怕两个幽魂能搞出什么戕害自己的把戏来,当即跟着殷元帅和迦梨前行。

        垕土娘娘和冰娥自然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