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朕又突破了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七章 溃敌【求订求票】

第五百三十七章 溃敌【求订求票】

        狂风呼啸,夜幕笼罩着大地。

        黄沙聚集的飞舟,贴地飞驰,在沙暴中倏忽百里,落在杨瑞和统率的秦军前方。

        当风暴开始减弱,飞舟散落的黄沙砰然坠地,变成西北万里沙海,无数矮丘中的一座。

        诸多月氏兵马,从漫天黄沙中露出身影。

        为首的大幕头,脑门上围着缠额,手里托着一张古老泛黄的皮卷。

        那皮卷上无数符号在闪烁,散布出来笼罩着月氏兵马的黄色光晕,也在缓缓淡去。

        “大幕头的祖灵祈愿之术,已经达到唤灵的境界?”

        大幕头没搭理身畔副将的捧哏,神色肃然,扭头查看周边地势。

        他之前当众说秦军没有预料中强大,其实有鼓舞士气的用意,实则本人非常谨慎,不然月氏和秦开战,至关重要,月氏之王也不会派他来前线掌军。

        其手握皮卷,带领月氏兵马落地后,立即派出斥候探查周边。

        这些月氏斥候,放出一种翎羽为黄褐色的沙鹰,盘旋在低空,洞察远近。

        大幕头更是亲自取出一个黑色的球状物,看起来像一只雄鹰的眼睛,黑色,拳头大,中间祭刻的咒文宛若瞳孔。

        当大幕头低吟出月氏的祈祀语言,祈祷神灵赐予自己力量。

        那眼睛般的球状器物上,便浮现出画面,却是周围百里的地势,被其探查的清清楚楚。

        落地后第一时间了解地势,派出斥候,这是一个征战多年的将领应有的谨慎。

        真到了实战的时候,大幕头显得小心翼翼,对秦军没有半点轻视。

        当洞察之眼和斥候沙鹰配合,确定了周围数十里内,没有异常。

        大幕头才真正放心,恢复从容,狞笑道:“诸部,随我去戳穿秦人营地。”

        一干月氏部众齐声答应。

        大幕头扭头看了眼夜空,黑暗无垠,星月无光。

        这是个非常适合袭营的夜晚。

        黄沙飞扬,大风呼啸。

        月氏部众皆以布匹围住口鼻,而布匹上沾着稍许事先浸湿的水,随着呼吸涌入口鼻,这样可以有效的在沙尘中保存体力,维持呼吸节奏,利于久战。

        月氏兵马在大幕头带领下,足下黄沙起伏,宛若站在沙海中冲浪,迅速往秦军扎营的方向杀去。

        当登上一座沙丘,秦军的营地在夜色中连绵起伏,遥遥可见。

        跟在大幕头身畔的副将,主动请缨:

        “吾愿充当前军,杀进秦军军营,戳穿秦人营地。”

        大幕头拨弄手里的眼球状器物,再次确定周围没有异常。

        那球状的法器以一个俯瞰的视角,清晰的呈现出秦军军营内外的布防。

        有负责警戒的岗哨在巡营,而营地内安静无声,看似毫无问题。

        大幕头却敏锐的察觉到有些不对:“秦人被我军在后追赶,一直处于溃逃状态,怎地这营地驻扎的如此结实,攻守兼具!连营地外围的木墙都有内外两道,还有一座瞭望塔?

        秦人如此扎营,绝非被追逃溃兵该有的迹象。”

        副将愣愣:“大幕头是何意?”

        大幕头目光炯炯生辉,狠盯着秦军军营。

        他再次取出那张操控沙暴,帮他搬运兵众的黄皮古卷:“试试便知虚实。”

        呼啸间,那黄皮卷内卷出一缕西沙,脱离黄皮卷后,骤然变成声势骇人的龙卷沙暴,往秦军营地卷去。

        月氏兵马齐刷刷地蹲在沙丘上,探头盯着远处的秦军军营。

        他们这支前来袭营的队伍,都是月氏精锐中的精锐。

        他们的目的是奇袭,而后方,月氏的大部队和安息联军,近十万部众正急速赶来,准备配合他们,一举吞掉秦军。

        呼!

        就在沙暴逼近军营的同时,那军营内亮起一层咒文交织的光壁,将黄沙抵御在外。

        ……

        稍早些时间。

        秦军营地里,杨瑞和与手下几个将领披甲执锐,安静地坐在黑暗中,蓄势以待。

        一个秦军将领舔了舔嘴唇,眼神嗜血。

        “这仗打的憋屈,为何要先撤诱敌?我军虽只有十万众,但杀溃对方联军绝无问题,正面冲杀,岂不痛快!”

        杨瑞和看了眼发牢骚的手下,轻叱道:“大将军难道不如你等知兵?

        我秦军过往百战百胜,是靠你们几个作战勇武,能横扫三军不成?”

        “若正面冲杀,我军全员压上,或可击溃对手,但损失呢,我军兵力本就不占优,正面冲杀,要折损多少,你等考虑过?

        还是你等觉得月氏和安息联军不堪一击,有轻敌之心?

        大将军要的是全胜,诱敌深入,让对手自行分散,逐一吞掉,既要杀敌,也要保全自身。”

        “将军,对方来了。”

        一个夜御府的小头目,从帐幕外进来,笑了笑:“之前杨将军佯作被对方所伤败退,今日让他们百倍偿还。”

        杨瑞和等人当即在黑暗中,贴到帐幕边缘,往外看去。

        而他们所在的帐幕里,有阵纹正在发出微光,护持着整个营地。

        杨瑞和道:“对手倒是够小心,袭营前先用法器探查我们的营地。”

        “可惜他什么也查不到。”

        对面的矮丘上,旋即有一道沙暴,往秦军营地呼啸而来,却被营地外升起的防御壁抵挡。

        杨瑞和道:“不等了,速战速决,吃下这队袭营的月氏精锐,回过头来还要对付后边追上来的人,动手!”

        下一刻,矮丘上的月氏部众,便看见秦军揭开了营帐。

        幕账内,兵马整备,秦军披甲以待。

        “他们察觉了我们要来袭营,早有准备。”

        大幕头迅速反应,毅然无惧,反而有些庆幸:“幸亏本座早有发现,没有靠近。

        动手吧,吾等缠住这些秦军,后军立即便会杀上来,形成合围……”

        他话音未落,就听见嗡嗡嗡的震响,极为刺耳。

        大幕头从声音就判断出入耳的锐响,是秦军在放箭。

        “这么远放箭有何用……”

        然后大幕头就发现眼前的黑影密密麻麻,铺天盖地,而他身边的月氏精锐接二连三的栽倒。

        栽倒后才听到惨叫声,可见箭矢的速度。

        变故来太快了。

        秦军的箭矢能射这么远……大幕头骇然思忖。

        他立即着手应对,手中的黄皮卷咒文交错,足下的黄沙蓦然升起,宛若一道土墙形成的盾牌。

        但来袭的箭矢瞬间射穿了黄沙聚集的土墙。

        月氏部众,在短短的两三次呼吸时间,被射袭重创的人接近小半。

        什么样的箭能有如此威势,射袭距离如此之远,之快,之密集?!

        惊骇於箭矢威力时,大幕头扬起漫天黄沙,准备掩护部众先撤。

        但秦军的转轮弩,因为祭刻了秘文,在黄沙中依旧稳、准、狠,不断射杀月氏部众。

        随着秦军攻势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只獠牙外露的可怕怪兽,形如碧玉狮子。

        那是大秦的守门兽年!

        秦军主力大多调集进入仙界,在和妖族开战。

        但并不妨碍留下几个守家。

        年出现后,张口吸气,漫天黄沙顿止。

        这一晚,秦和月氏各有算计,都有自己的谋划,月氏袭营的精锐被迅速射拉了,只有大幕头驾驭黄风之术,带着百十名亲军破空逃走。

        他在夜色下沙飞石走的疾行,虚空中,年的爪子不时探出,每次出现,必有月氏精锐伤亡。

        那年兽躲在虚空中,猫戏老鼠般,追逐大幕头等人。

        忽然,夜色里传来震耳的战号,是后方的月氏和安息联军,已经杀了上来。

        大幕头立即调整方向,准备汇合大部队,冲击杀溃秦军。

        但他驾驭黄风赶回秦军营地所在位置时,恰好看见秦军营帐全部掀开,内部铁甲森森。

        所有秦军前方,都是整齐排列的转轮弩。

        当年李牧在草原上用转轮弩对付匈奴时,转轮弩刚面世,弩箭不足,只射了三轮便停止攻势。

        如今两年过去,转轮弩已经进行了迭代,且弩箭充沛。

        第一轮齐射,第二轮齐射,第三轮齐射过后,便有过半杀上来的月氏和安息部众,死在冲营的路上。

        联军部众不断栽倒,鲜血飞溅。

        有秘文箭甚至在射穿目标后,仍势头不衰,继续射杀目标,残肢断臂和惨叫交织。

        而此时廉颇率部,从侧翼掩杀出来,与杨瑞和的部众配合,分从侧翼和正面对安息和月氏进行冲击。

        廉颇这支藏在侧翼的部众,大幕头战前反复勘察,为什么没发现?

        秦发展到现在,多年的打家劫舍,抄家灭门,家底逐渐丰厚。

        大幕头以法器探查周边,秦军同样使用法器,遮掩踪迹。

        要知道一直在与杨瑞和追击交锋的,是安息和月氏的十万前军。

        他们此次联军的总兵力多达三十万,廉颇的计划,就是规避与这三十万人正面交锋,以减少自身损失。

        所以杨瑞和才诱敌深入,拉长对方战线。

        直到此刻,秦军利用月氏的突袭,反过来设伏,转轮弩齐发。

        廉颇则率部从侧翼冲出,两相配合,瞬间便占据了战场主动。

        适时月氏和安息部众,被转轮弩射杀,伤亡极重,见到廉颇部又突然殺出,慌乱油然而生,几乎在廉颇的伏兵衝出来的刹那,就有部分联軍,出现溃逃后撤的迹象。

        这是联军无法避免的弊端,他们不可能齐心协力,为对方死战!

        随后的战局胜负,不难预料。

        利用袭营之战,秦军转守为攻,杀溃了安息和月氏的前军,整个联军三分之一的部众。

        这就是廉颇战前制定的拉开纵深,减少损失,先吃掉一部分的战术策略。

        此战过后,两军进入下阶段的对垒。

        咸阳。

        赵淮中在次日的早朝上,听取了前线的战報。

        “……廉颇将军故意留下对方万余溃兵,从后方驱赶,任凭其逃窜返回安息和月氏两方的中军大营,借机冲击联军的队列。

        刚传来的消息说,廉颇将军和杨瑞和,统领我军,已经顺势和联军的大部队展开交战!”

        尉缭作为秦军太尉,随时掌握战场变化,亲自对赵淮中汇报。

        “还有一支从西南杀过来的月氏部众,尔等小心应对,尽量避免扰乱西南地区百姓。”赵淮中道。

        朝会散了,他立即就去了仙界。

        人皇陛下这段时间可忙坏了,两界穿梭。

        仙界和妖族的交锋,双方已经打上头了,战况的激烈程度持续递增。

        进入仙界的同时,赵淮中打开照骨镜,和妖怪联系:“进度如何?”

        ps:求订求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