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奥苏亚的战旌在线阅读 - 0524:鹿灵

0524:鹿灵

        肯恩回到帐篷以后便沉默不语。

        弗伦冈铎的宣战令他有些措手不及,虽然是可以预见的挑战,但没想到对方竟然要做到这个地步,以至于他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或许……

        兽人战旌是真的想将自己置于死地?

        珍贵的锻造材料和厚实的毛皮方堆摞得老高,食物种子足足有三箱,用来沃土的魔法萃取物在缝隙中露出发光的瓶口。

        “这里的物资足够桑顿卡亚消耗了,虽然吧……够迅速转变成资源的东西并不太多。”

        席琳娜很认证地帮他检查过了战利品。

        战旌集会以后,    数辆马车被分配给肯恩,用来带走他应得的奖励。

        可只有肯恩自己知道,战旌集会的分赃并不重要。

        弗伦冈铎不清楚他的底牌。

        金银财富和满仓物资根本无法抵消经验值造成的亏损。但因祸得福,鄂若德·赫尔的力量被吸收,魔法上限连翻数倍,见识过霍叟的铸剑术以后,    对于冰魔法的掌控也更加纯熟。

        霍叟和弗伦冈铎还没有从战斗中缓过劲来……

        但肯恩的实力,    已经远远超过在黄昏决斗场上的自己。

        “还不够,想要扛住弗伦冈铎,    我还需要更多的东西,除此之外,还有时间。”

        肯恩攥紧拳头,开始规划自己变强的道路。

        他必须要在兽人部落大军压境的时候,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生机。

        席琳娜分布在周围的揭惘者随时会给她传递南方的消息,暂时没有听见什么值得注意的传闻,同时弗伦冈铎也表现得并不急切。

        “他要给北境战旌们缓口气的时间,等各自收拾好,再发动战争。”

        肯恩知道弗伦冈铎不会立刻出手的。“红枫高地满目疮痍,散落在外面的宝藏,重新规划战争时期的资源调动,都需要时间。”

        【你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在兽人凶骑兵临城下之前,    珍惜这短暂的筹备时间。】

        肯恩捂着脑袋开始头疼了。

        他此前从未想如此渴望过力量。

        席琳娜似乎开始理解肯恩心中的想法,其实他在意的是桑顿卡亚,    而作为朋友却没有办法公然出手制止战争的发生。

        且不提揭惘者本身恪守的原则,    北境局势的混乱也需要有人去拨正。

        随着战旌集会上双方的怒目而视,到洛克萨妮尚未露面,就借助格马摧毁了红枫高地,部落和揭惘者之间的信任正在迅速崩塌。

        现在弗伦冈铎全力筹备战争,揭惘者当然是不会赞同的。

        席琳娜将要率领揭惘者们重新回到历史的幕布背后,将混乱的北境重新校正,可是“全知”带来的消息却打乱了她的计划。

        随着鄂若德·赫尔的力量接连出事,有些家伙也开始插手北境的发展。

        揭惘者创立之初并不是用来对抗洛克萨妮的,维持平衡,发掘历史真相并且正确处理,才是组织长久以来运作的核心内容。

        历史真相往往隐藏在无数载体的沙尘之下,被朦胧的岁月所掩埋。

        弗伦冈铎将烘炉遗产的真相公之于众,却没有忽略到偏激的信息会激起多大的仇恨,随着亡灵潮的退却和战旌们陆续返回,很多矮人遭受了偏见,甚至有小规模的屠戮事件发生……

        大多数人都是怀着满腔怒火回到家乡的。

        谁都没有仔细地去思考过烘炉遗产的其他作用,反而开始宣泄,开始无差别的进行攻击,糟糕的事情在帕洛图斯比各个地方上演。

        一股不详的力量飘进了北境。

        冻港过夜的船上开始出现尸体,古老的文物接连失窃,而祈愿师们居然不约而同地梦到了月亮。

        无比接近的满月。

        “你看起来跟我一样烦躁。”

        肯恩兜着外套,    开始问候席琳娜。

        女术士从思索中回过神来,说道:“您也是揭惘者的成员,有些使命也应该由你背负。”

        “呵呵,说吧,需要我知道什么。”

        席琳娜开始讲述:“我们致力于发掘历史,辩证地去看待过去和未来,但有些疯子的想法会更极端一点,他们也在挖掘过去的故事,但每个被他们造访的地方,都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没有痕迹是什么意思?”

        “就是抹去历史。”席琳娜开始说起这群人。“梦月使徒认为,只有完全抹掉过去,才能够迎来真正的未来,世界是被记忆束缚住的,所以想要解放它……”

        “呼~”

        肯恩像是吹了口热汤。

        他露出困难的表情坦言道:“我甚至才刚刚拿到揭惘者徽记,还没有准备迎接新组织的洗脑。”

        席琳娜也露出果然如此的笑容,随后才说出自己真正的遗憾。“我有得忙了,没有立场,也没有办法帮助你守护桑顿卡亚。”

        “我理解。”

        肯恩点点头,并没有其他意思。

        席琳娜的表情却突然变得轻松起来,淡淡地继续说道:“还记得我当初拜托你照顾麦格吗?把她安然无恙地送到红枫高地。”

        “亏你还说得出口,现在看来,还不如呆在桑顿卡亚来得安全。”

        “哈哈哈哈,我可看不见未来。”席琳娜说得好像全无悔意,她没有告诉肯恩,自己是接受了全知的命令才怂恿他来到遗迹。

        她叹口气,继续说:“既然你完成了委托,我要兑现给你的承诺。”

        肯恩这才从备注的词条当中获得提醒,想起被席琳娜坑的事情,但他的思路也被突然打开……

        既然要变强,就要从自己最大的优势开始挖掘。

        荒原塚的秘密能够被备注检索。

        虽然不知道最终集齐兽灵能够获得什么好处,但每次解锁新的荒原塚动物,都会让自己跟狼灵更加契合,让【附魔】变得更加强大。

        肯恩知道这是揭惘者对自己最后的偏心。

        他为了能够让对方没有负罪感,故作轻松地开起玩笑:“我还以为那是你用来骗我的谎话。”

        “嗯哼?”

        席琳娜笑着挑挑眉头,精致端庄的外表下,总是迸出其他东西,充满变化,令人难以离开目光。

        她说:“我们去见见尤荻特吧。”

        ……

        肯恩居住的帐篷虽然偏远,但是却在部落联军的最里侧,跟南疆人的驻扎地之间隔着帕洛图斯比最强大的军队。

        巡逻的夜枭在徘徊,亚龙飞禽和哼哧带响的野兽交替巡逻。

        弗伦冈铎将肯恩留下来,是想要让南疆人陷入未知的恐惧,虽然不能将这些家伙全部宰杀,但也要好好地恐吓几天,让他们日后不敢造次!

        肯恩跟着席琳娜通过岚雾空间离开。

        他没有想要逃跑的意思,但也不愿意就这样任人摆布。

        雪峰底下临时搭建的营地全都是各个部落的人民,忙碌的景象超过任何一次盛大的节日。

        实际上如果没有亡灵潮爆发,战旌集会和遗迹开放,两者任一都能够点燃冰冷的北境。

        肯恩和席琳娜身处【岚雾】内部。

        旅雾仆役像是鬼魂一样在周围穿梭,这些岚雾的原住民非常惊慌。

        根据魔法使的介绍,现在岚雾里面一团糟。

        洛克萨妮的未知行为,还有冲抵【深渊冰牢】的塌陷,让这片空间变得不再稳定,崩解的裂缝需要有人去耐心的进行修补。

        从肯恩的帐篷出发。

        他们沿着褪去颜色,抽象接踵的岚雾移动,最后抵达远方并不显眼的一间帐篷。

        肯恩刚刚回到现实的维度,就看见了帐篷最顶端的庞大鹿角。

        【传说:鹿希波】

        【描述:帕洛图斯比的森林里居住着数量庞大的生物,山民相信神鹿希波是祥瑞的化身,那比月色还要狡黠的白鹿会在月夜下奔腾,枯萎的鹿人骷髅则会惩罚偷猎者。】

        肯恩看见周围活动的部落战士都用兽皮和布料制作服装。

        负责拉动车马的是苔背鹿。

        骑手胯下是成年的角峰鹿。

        不管是盛放物体的箱子,还是绣在帐篷上面的图案,全都有【希波】的影子。

        部落的成员从小跟鹿一起长大,但是他们也会穿戴用老死的麋鹿尸体做成的皮制品,在他们的文化当中心怀敬畏并不意味着可以浪费。

        只有珍惜每寸资源,才是对自然和希波的感恩。

        弗伦冈铎的战争决定令各个部落彻夜难眠,原本集中在猎季以后的交易狂潮被提到了现在,庞大的物资在各个车马之间流转。

        大家都希望能够做好最充分的准备。

        ……

        尤荻特是个非常成熟的战旌,两鬓斑白,但好像是染出来的。

        她的四肢比部落中的其他女人要粗壮,很显然也是纵横雪原的女战士,十来封拆开的羊皮卷轴被陈放在木桌附近,凭借着几盏兽油灯照明。

        尤荻特目光炯炯,似乎在贸易对象之间徘徊不定。

        席琳娜没有急着出现,反而是很“贴心”地用魔法传递自己的声音,把专注的战旌给吓了一跳,伸手就攥住了腰间的齿刀。

        肯恩注意到她的腕部有个很明显的伤疤。

        尤荻特很快就从惊讶中缓过劲,摇着头吩咐外面的士兵守好大门,然后抱着胳膊坐在嘎吱作响的临时靠椅上。“你就是乐此不疲,对吧?”

        席琳娜穿过波动的空气现身。“别这样说,尤荻特,这是我对你的偏爱。”

        女战旌脸上的笑容转瞬即逝,因为她看见了魔法使身旁的家伙,帕洛图斯比讨论最多,也最避而不及的风云人物。

        “你可没有说过,要带人来我的营帐。”

        席琳娜却很自然地居中涡旋,“我说过,尤荻特,很早就说过……”

        女战旌的表情变得更加复杂,然后用狐疑的目光盯着肯恩·布维尔。

        【态度:怀疑、惊讶】

        肯恩从对方的表情中能够读出很多信息。

        尤荻特显然属于中立派,并不期待战争,也不惧怕它,对于肯恩的态度也是在敬而远之。

        她握着骨刀伸出自己的右拳,表情严肃,声音自然:“感谢你打死郫斯顿克的混球,当时黑理铁骑离我的孩子很近。”

        【常识:拳器礼】

        肯恩眼中浮现出备注,还有相应的文化注解。

        他没有将晨昏从背上摘下来,而是将【律典指环】取出后握在掌心,跟女战旌的拳头轻轻碰撞。

        尤荻特眼中透着满意。

        席琳娜的目光很温和,又带有一点骄傲,对自己的朋友说:“肯恩比大多数人都了解帕洛图斯比的传统礼节。”

        “我知道。”尤荻特说。“他在遗迹里面当着众人的面说过。”

        【森灵部落的好感度上升。】

        遵守规矩能够在信仰繁杂的北境获得信任。

        【如果你选择合适的中间人搭建关系,会更容易提升部落之间的好感,外交开放程度也会相应的提高很多。】

        席琳娜之前跟尤荻特铺垫过。

        森灵部落曾经拜托她寻找鹿灵的秘宝,并且曾经无限接近过希波,随后尤荻特便欠下了席琳娜一个人情,最终答应配合揭惘者探索荒原塚的秘密。

        “我见过你的狼,肯恩……战旌,说实话,在鹿鸣回应我之前,我都以为那是魔法。”

        尤荻特回忆起战场上驰骋的黑狼,还是惊叹不已。

        她也是位干脆利落的战旌,本身就对肯恩没有恶意,在加上席琳娜的存在,很快便答应了请求。

        尤荻特将骨刀放回鞘内。

        随后帐篷里面的泥土地上竟然开始生长棕色藤蔓,森林的草香裹挟在充足的氧气当中,清冽的晨间露水沿着顶部的支撑梁柱滑动。

        肯恩心中的传来了轻微的狼嚎。

        兽灵之间是能够互相产生影响的,只是肯恩能够更加直接地获取好处罢了。

        肯恩似乎感受到了召唤。

        他缓缓闭上双眼,随后在静谧当中失去了席琳娜的声音,在黑暗的冥想里遥行,随后听见了现实世界中并不存在的水声。

        积雪从松针上掉落,随后比极光还要烂漫的光绸穿过自己。

        肯恩睁开眼睛。

        他最开始只能够看见刺眼的光,就像是直面日出,周围是森林的剪影,随后伸手缓解眼部的刺痛抬高自己的视线。

        比底渊巨兽还要高大的巨鹿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它便是信仰的化身。

        是流光的结合体。

        是希波。

        是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