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在线阅读 - 第1929章?|?-?)散修之劫

第1929章?|?-?)散修之劫

        此时,金鼓原处的七大派和魔道六宗的纷争仍旧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且表面上看仍旧是七大派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所以,被七大派保护并视为食邑的胥国就仍旧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动乱的迹象。

        不过,普通人察觉不到动乱却并不代表修仙界也仍旧像以前那么平静。

        实际上,由于七大派忙着在金鼓原前线和魔道六宗斗法而暂时无暇他顾,所以,胥京周围的修仙界,特别是那些散修们,此时差不多就已经处于一个人人自危的混乱境地了。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从魔道六宗入侵和七大派开始出击金鼓原并抵抗的那时候起,胥京附近的那一个(或一群)袭击散修的恶徒的活动频率就变得越来越频繁了起来,以至于短短的半年,就有十余名散修遭了毒手,可谓是非常地猖狂和骇人。

        于是!

        在看到七大派不想管(实际上是没空管)后,不甘心等着引颈就戮的散修们便自发地组织了起来,并还建立了一个由练气圆满或大圆满的修士们组成的队伍,开始深入地调查散修们被袭和失踪的缘由。

        毕竟,那些个被袭击的散修们全都失踪了,而且还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只要不是傻子就都能分析出来,事情就绝对不是在修仙界常见的那种争斗或者杀人夺宝那么简单!

        而之前,那个练气圆满,想拜入火焰大仙门下却不可得,最后差点道心崩溃的赵姑娘就也加入到了那个调查事情真相的队伍之中,且这一查,就是足足三个月。

        如今,时间一晃眨眼就过去了,而那些个由散修精英们联合组织起来调查的队伍,也终于在今晚获得了一份极其重要的情报,那就是:失踪的散修与一个叫做‘黑煞教’的教派有关,而‘黑煞教’又似乎与胥国皇室有着某些不清不楚的关联?

        然而,还没有等他们继续深入调查并发现更多的情报,同时,也更没有等他们将消息给传回去,就遭到了黑煞教的疯狂反扑和围攻,以至于同行的队伍中的其余人在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就全部被抓或当场身死道消,就只余下了那个因为得到同行道友们的掩护而侥幸逃过一劫的赵姑娘得以从那黑煞教教徒们的包围圈下冲了出来。

        “呼!呼!”

        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这一幕:

        黑夜密林里,炼气期圆满的赵姑娘在前边奋力飞驰狂奔着,而在她的后边,则是一大群身穿黑衣的黑煞教弟子们。

        他们如同群狼一般,疯狂地在后边死咬不放,摆明了不会放任她活着离开这里。

        “该死的!”

        “这些邪教的败类!”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知道自己一旦被追上就绝无幸理的赵姑娘只得咬牙继续狠狠地压榨着自己那不多的法力,然后让自己的速度变得更快了一点,以便彻底摆脱身后的那些追兵。

        “……”

        快一点!

        必须再快一点!!

        说实话,那些黑煞教的教徒其实并不厉害,大部分就只是练气中期或以下的水平而已,要是一对一或者一对二,她都有信心教他们有来无回!

        但……

        奈何他们的数量还是太多了,而且后边似乎还跟着筑基期的大修士,刚刚自己的同伴就是被那些人给一个个拿下的,所以,一旦被后边的那些小卒子们缠住的话,等那些个筑基期的追上来,那她可就死定了。

        “!!”

        然而,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

        正当这个练气圆满,只差一份机缘就可以进入筑基期的赵姑娘准备再加一把劲摆脱身后的追兵,然后第一时间将她们历时三个月的发现告知胥京附近的散修们时,她却惊骇地发现,前方,竟早已有三个身影等在了那里,并堵住了她的去路?

        “你们!”

        不得已,她急忙停了下来,并在看清楚了眼前的那三人后,瞬间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来,此时站在她前边的就并不是谁,而是那馨王府的小王爷、管家以及那个光头的血侍!

        特别是那个光头的血侍,对方是筑基初期的高手,只此一人就足够让她万劫不复,那就更别提此时后方追上来的追兵以及对方身后的那两个难缠的家伙了。

        “!!”

        逃!!

        下一秒,她心下猛地浮现了那唯一的念头,并当机立断转身就往左边,想要趁着敌人后方的追兵没有围上来之前去搏取那最后一丝的希望。

        “想跑?”

        看到进入瓮中的猎物竟还想逃跑,那个光头血侍自然不依。

        “哼!!”

        只见他一个跳跃加速,便在极短的时间内转移挪腾,然后,电光火石之见,竟已然用那和粗壮的身体极不相符的速度拦截了过去。

        “!!”

        “急急如律令!”

        “雷!!”

        敕!!

        ?

        急切间,那赵姑娘也顾不上别的,直接急忙掐了一个自己最拿手的法决,然后在法力飞快流转间,一道晴天霹雳便从天而降,直接朝着那个光头的脑门处轰了过去。

        咔嚓!

        闪电准确地命中了,并还让对方身上缭绕着那一条条的电蛇。

        锵~!

        紧接着,知道一道普通的落雷可能奈何不得对方那种筑基期修士的赵姑娘就再次咬咬牙,不退反进,同时一抖手中长剑,就将手中那流光溢彩的剑尖朝着对方的咽喉薄弱处刺了过去。

        她打算利用落雷的麻痹和长剑的攻击威逼对方退让,然后,再去谋得那最后的一线生机,得到那逃出包围圈的路。

        然而……

        “撼树的蚍蜉!”

        “呔!!”

        那个光头筑基期修士竟冷哼一声,接着,还一伸手,直接以空手抓到了她的剑刃上,在摩擦起一阵阵的火花并控制住长剑后,另一只手猛地就朝着她的脖颈处抓了过来。

        “!!”

        “唔!!!!”

        一阵阵窒息感传来,不得已,她放开了手中的长剑,然后手脚并用,开始在对方的身体上使劲踢打着。

        铛!铛!

        然则,她怎么都想不到的是,眼前的这个血侍筑基高手,身体里竟如同是镶嵌了钢铁一般,任由她怎么打也都奈何不得一丝一毫?

        “呃……”

        再然后,随着咽喉被掐住,随着越来越强烈的窒息感袭来,终于,她的手脚渐渐脱力,并在最后,双眼一番,脑袋一歪,就什么也都不知道了。

        “恭喜血侍大人!”

        “又抓了一个练气大圆满的修士!”

        而看到光头得手,看到那个难缠的女人终于没法再跑之后,那个王府的管家便迎了上来拍着马屁道。

        “哼!”

        “你们,把她带回去,交给教主!”

        “不要再惹什么乱子了!”

        然则,那个光头血侍看都不看身后的人,只是将他手里的女人随手往地上一扔,便对那些此时终于围上来的黑煞教门徒们吩咐着道。

        “是!”

        “遵命!”

        很快,随着那赵姑娘被五花大绑并抗走,这片喧嚣了小半个晚上的密林终于又渐渐恢复了平静,而那远处的胥京就仍旧是跟往常一样,传来着星星点点的灯光,如同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仍旧是那一副熙熙攘攘的繁华景象。

        而事实也确实是那样,之后一连几天,胥京周围的修仙界也依旧很平静,那些散修们,甚至都还不知道,他们组织起来并派遣出去的那个由一群筑基圆满或大圆满的修士们所组成的精英调查队伍,早在几天前的某个夜晚,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这不?

        这一天,在胥京城外的那片竹林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只是沉浸在自己小圈子里修炼和生活的墨仙子,就又一次拿着茶水点心来到了竹林里的那个亭子里,准备等她的好友们前来相聚。

        是的,就是她的好友们。

        因为啊,墨彩环不仅邀请了她的萧翠儿妹妹,也同样给那个赵姑娘发了邀请,毕竟,她们是她在修仙界认识的仅有的两个朋友,所有由于某些原因导致有了些许的嫌隙,但她就还是打算好好地维护那份情谊。

        “师姐!”

        “这一次的点心,好像没有上一次的好吃嗯……”

        “嗯呜嗯……”

        竹亭里,不等客人们到来,那个死活要跟着的千年大妖锦小鲤便又一次先自顾自地伸手吃了起来。

        而且啊,她先吃了还不算,竟然还很没道理且含糊不清地品评埋怨着。

        “都是一样的!”

        “可能是因为你最近吃得太多了,所以便觉得没有以前好吃了。”

        说着,墨彩环便不再去搭理对方。

        最近这段时间,因为安妮师父拿出来的那块金子,她们就过得确实是还算不错,不管是吃的喝的还是用的,都提升了足足好几个台阶,让她从此再也不用为修炼之外的事情发愁了。

        不过……

        说起修炼,趁着自己的朋友们没有来,她便不得不再一次抬起手腕,将自己的神识给沉浸到了那个安妮师父给的火红色手镯里。

        ??????

        人物:墨彩环

        门派:五庄观弟子

        称谓:道家仙童(伪)

        等级:5

        体质:65

        魔力:60

        力量:60

        耐力:55

        敏捷:65

        门派基础法决:七星遁(等级10)、周易学(等级13)潇湘仙雨(等级17)修仙术(等级19)

        已领悟门派法术:斗转星移(领悟条件:七星遁技能达到1级)

        ??????

        经过几个月的艰苦修炼,墨彩环在修仙上已经获得了不小的突破,不仅人物等级提升了两级,那每日夜间必定打坐修行的‘修仙术’以及白日里苦练的剑法‘潇湘仙雨’都获得长足的进步,而时常翻看研究的‘周易学’也是受益匪浅,距离领悟无上仙法并成为一名真正的‘墨仙子’已经不太远了。

        反正,看着自己一点点的进步,虽说还是很缓慢,但是墨彩环却已经越来越有信心和希望了,并坚定自己有朝一日一定能成为一名真正的‘仙子’!

        到时候,如果韩大哥再看到她的话,相信,就一定会非常非常惊讶的吧?

        对此,墨彩环已经有些期待了。

        每每一想到自己仙气飘飘地从天而降,然后抬手间群魔消散以及韩大哥那惊愕的表情,她那小心肝就忍不住噗通噗通地狂跳起来。

        “喂!”

        “墨师姐,别做梦了,快醒醒!”

        然而,在墨彩环正沉浸在她那手镯里看着她那时隔三月又有长足进步的人物数据而沾沾自喜并想入非非的时候,突然,一旁的师妹锦小鲤打断了她,并很不客气地用脚丫子踢着她的膝盖,让她在一声痛呼中回过了神来。

        “??”

        “翠儿妹妹,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来?”

        顾不上去揉自己的腿,墨彩环赶忙站了起来并朝着那个如同一只鸟儿般从远处的竹林飘过来的萧翠儿迎了过去。

        “啊!”

        “赵姑娘还是没有来吗?”

        接着,当她看到那个赵姑娘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后,便不由得有些落寞地轻叹了一声。

        “不是的!”

        “墨姐姐,出大事了!”

        “本来,爷爷是不让我随意出门的,我这还是偷跑出来的!”

        然而,还没等墨彩环再说点什么,萧翠儿却先一步哭丧着脸哀声说着,且看她那样子,就差没有直接哭出来了。

        “??”

        “怎么了?”

        “出什么出事了?”

        墨彩环当然是有些不明所以,不过,看出苗头不对的她,就只是赶忙让对方到亭子里坐下,然后才一边给对方倒上茶水,一边坐在对方旁边并有些不解地询问起来。

        “呜!”

        “赵姐姐出事了!”

        “还有很多的人!”

        “他们……”

        “他们都……”

        就这样,在亭子里的墨彩环墨仙子担心的询问下,在那个锦小鲤好奇的目光中,萧翠儿呜咽着,将几天之前那赵姐姐和一整个调查的队伍都齐齐失踪,且已经基本确定是遇袭的消息给说了出来。

        “啊!”

        “赵姑娘失踪了?!”

        听到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理所当然的,墨彩环直接惊得瞪圆眼睛并站了起来。

        “快说说!”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接着,她又赶忙坐下并凑过去询问。

        “我也不知道!”

        “那天晚上,据说,赵姐姐跟着大家一起去调查,然后……”

        “然后……”

        “然后她就再没回来过,还有一起去的那些修士也是,到现在,我们也都没有得到那些前去调查的修士们的任何消息。”

        “现在不少人都离开胥京了!”

        “这里很危险!!”

        红着眼,萧翠儿呜咽着,将她知道的都给说了出来。

        最近两天,胥京附近的散修可是被吓坏了并开始人人自危起来,以至于,平日里可以自由出门的萧翠儿都受到了禁足,今天更是差点没能前来赴约。

        “竟然这么严重?”

        “这……”

        说实话,要不是小翠儿妹妹给自己这么一说,墨彩环只怕都还不知道,胥京附近这里的修仙界情况竟变得这么糟糕和严重了。

        “墨姐姐!”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能不能去救救赵姐姐他们?”

        接着,病急乱投医的萧翠儿便开始出声恳求起来,希望眼前的这个似乎已经到了筑基后期的墨姐姐能想想点办法。

        “我……”

        “抱歉!”

        “翠儿妹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

        虽然很想帮忙,但是,思虑再三,最终墨彩环就还是沮丧地低下了头。

        她并没有说谎,因为现在她确实是没有什么好的对敌手段,她的修仙术和潇湘仙雨等级都还很低,连最基础的仙法都没有能领悟,更没有任何的争斗经验,所以,对于那个赵姑娘,她就真的是有些爱莫能助的。

        “小鲤师妹?”

        于是,不得已,她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小鲤师妹。

        她自己是没办法,而师父又经常不着家,也更不敢轻易开口去恳求,可是,眼前的这个师妹可是千年大妖,如果还有谁能帮忙的话,墨彩环觉得,那就肯定是非对方莫属了。

        “嗯?”

        “要我帮忙?”

        “可是!”

        “你们知道她在哪里吗?”

        锦小鲤听到了俩人刚刚的谈话,所以,她当然知道她师姐那眼神是个什么意思,于是,她也不啰嗦,直接就开口问到。

        “……”

        墨彩环怔了怔,接着赶忙转头,看向了一旁的萧翠儿。

        “……”

        然而,萧翠儿张了张嘴,最后却什么也都说不出来。

        “那不就结了?”

        “你们自己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不知道她是不是被抓了,也不知道她是被抓到了哪里去,更不知道她死了没有,你们什么都不知道,让我怎么去帮?”

        “再说了,都那么久了,说不定早就被吃掉了!”

        咂咂嘴,锦小鲤一点都不介意地摊了摊手,示意俩人不用再去浪费时间了,该干嘛干嘛去,就比如,将眼前桌子上的东西给吃光?

        “嗯呢……”

        说着,她又拿起了一块点心吃了起来。

        反正,她锦小鲤没见过那个赵姑娘,对方是死是活她就肯定不会介意的。

        “……”

        “……”

        然而,不管是墨彩环还是萧翠儿,都没有锦小鲤的那种大大咧咧的性子,哪里还有心情去继续她们的茶话会?

        同时,也更没有心情去说点别的,她们就只是恹恹地坐在各自的位置上,低着头,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

        |??w?`)月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