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 - 科幻小说 -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在线阅读 - 第644章 世上没有后悔药

第644章 世上没有后悔药

        钢琴声是从秦森家传出来的。

        秦森家的别墅和商陆家的别墅并排着。

        中间隔了一两百米远的位置。

        两家的别墅都在李宴家别墅的前方位置。

        李遇是绕了一圈,才绕到前面的两栋别墅院前的。

        但钢琴声在此刻戛然而止。

        李遇停在商陆家的别墅前,不太确定刚刚的琴声到底是从哪家传来的。

        他看了看商陆家,又看了看秦森家,甚至看了看柯以楠家,还有斜对面的云舒的别墅……

        琴声到底是从哪一家传来的?

        李宴和云舒追出来,跟在小遇的身后。

        云舒看着小遇挺拔的身影。

        记住网址

        小小少年,原本应该阳光活泼,开朗活力。

        可是那帧侧影却染着人间风霜。

        这么小的年龄,不该是这样的。

        但云舒能够理解这孩子,她也同样缺失了许多父爱母爱,同样心灵受过伤,知道这孩子为什么心事那么重。

        李宴要上前,被云舒服一把拦下。

        她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又摇摇头,示意李宴不要去打扰小遇。

        她小声说,“我们看看孩子想做什么。”

        小遇虽然接受了她这个养母,但她还是走不进孩子的心里,有许多话想和小遇说,但小遇总不喜欢讲话。

        他心里想什么,李宴和她根本无法猜测。

        就好比昨夜半夜,她去看小遇盖好被子没有,却撞见小遇躲在被子里一个劲儿的哭。

        平日里见小遇虽是沉默寡言,但至少是个坚强勇敢的孩子。

        大半夜的却哭得像个泪人儿。

        云舒是心疼的。

        耐心地陪着小遇,一番询问下来,小遇什么心事都不愿告诉她。

        连李宴这个陪伴了他两年多年养父,也不知道他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

        云舒想看看小遇到底想做什么。

        可小遇停在商陆家的别墅外,便没动静了。

        他静静的站在风中。

        明明是个小小少年,却满眼人间风霜。

        坐在钢琴前的秦君泽,同样心事重重。

        《梁祝》全曲大概二十六分钟。

        君泽挑选了其中的《十八相送》片段,弹奏了一会儿。

        这一段弹完,他再也弹不下去了。

        平日里只是在曲音中思念安安,今天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悲伤,趴在弹琴架上忍不住哭了起来。

        他不知道他的安安妹妹现在是生是死。

        如果活着,她过得好不好,有没有被人欺负,吃得饱吗,穿得暖吗?

        会不会遇到比苏静娴还要坏的坏人,天天折磨她?

        那么可爱的妹妹,却在外面颠沛流离。

        小的时候,他还信誓旦旦地说,长大了一定要娶安安妹妹当老婆,要疼安安妹妹。

        那个时候,他们才三四岁。

        他根本不知道娶老婆到底意味着什么,只知道老公和老婆是要在一起的。

        现在到了八九岁的年龄,加上心智早熟。

        早已明白,要娶一个女孩子当老婆,就是要对她负责,要跟她共度余生,成为她的天,为她挡风遮雨,为她扛下一切。

        可是,安安却在外面颠沛流离,生死不明。

        君泽的胸口好痛啊。

        越是痛,越哭不出声音,眼泪却止也止不住。

        他趴在钢琴前,从未像现在这么痛苦过,连被苏静娴用针扎用刀割用烟头烫伤时,也没现在这么痛。

        宋薇赶紧上前,查看他的身体,“君泽,你没事吧,你别吓妈妈。”

        着实是把宋薇给吓着了。

        “妈妈。”君泽抬起头来,强忍着泪水,“我没事,别太担心。”

        他哽咽着,擦了擦泪,又看向宋薇。

        从来没有向宋薇吐露过心声。

        今天却没办法再克制自己的感情。

        他扑到妈妈的怀里,抱紧妈妈,“妈妈,安安妹妹在外面过得好不好?她会不会受人欺负?我好想她,好想她,好想好想她……”

        宋薇忍不住泪目。

        安安离开的时候才三四岁,和君泽一般大小。

        如今君泽已经八九岁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谁也不知道安安到底在哪里,又是生是死。

        她哽咽着,轻拍着君泽抽泣时颤抖的脊背,“也许安安被一对善良的夫妇收养了,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她那么可爱,肯定会有善良的叔叔阿姨愿意收养她的。”

        “那她还记得回家的路吗?”君泽从宋薇怀里抬头。

        饶是平日里两母子的关系再好,君泽还是很少与她有这样亲密的拥抱。

        加上君泽面浅,又长大了,心智成熟了,就更少让宋薇抱了。

        今天,却想在妈妈的怀抱里找到一丝丝安慰。

        抬头时,君泽满眼都是泪水,“妈妈,安安会不会不记得回家的路了?”

        宋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在乔荞今天去机场送商陆了。

        否则要是听到君泽弹这首《梁祝》,不知道又会哭成什么样子。

        对于君泽的问题,宋薇心里有个肯定的答案。

        安安这孩子,肯定找不回来了。

        但她哽咽着,坚定道,“回的,安安一定能够回家的。”

        商陆家的别墅外,小遇失落地站在那里。

        不经意间的一个眼神,看到斜后方的李宴和云舒二人。

        他赶紧收拾自己的情绪,喊了二人两声,“爸爸,妈妈。”

        云舒没生过孩子,却当了妈,有些不太适应这样的身份,大步上前时还是冲着小遇温柔地笑了笑。

        轻抚小遇的脑袋,温柔地问,“我们家小遇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可以跟妈妈说说吗?”

        李遇摇头,微笑,“我没有烦心事,爸爸妈妈要举行婚礼了,我很开心。”

        云舒没有再追问。

        但这孩子明显是有着很重的心事。

        她想,想要打开小遇的心扉,可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这种事情,急不来。

        “你是不是想出去玩?”云舒又摸了摸孩子的脑袋,“这样吧,今天爸爸妈妈什么也不做,陪你去游乐场,好不好?”

        游乐场是小孩子才去玩的地方。

        李遇对那里根本不感兴趣。

        他已经是大孩子了。

        而且他很懂事,摇摇头说,“不用了,爸爸妈妈准备婚礼的事情吧,我们回家。”

        第二天。

        商陆注射第三针针剂。

        但这一次注射的地点,并不是在蝾螈再生细胞研究所,而是在鹏城的某家医院里。

        注射之前,秦森劝他,“商陆,你想好了,万一你这一针打下去,腿和眼睛还是能好,却突然有反作用让你有个什么好歹,跟那做实验的小白鼠一样没了命……”

        秦森不敢想象,“商陆,世上真的没有后悔药。”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